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文学艺术 >

我的童年

浏览: 次 作者:康金铁 日期:2021-05-07 10:04

 

退休了,有时间尽享天伦之乐孙女常缠着我给她讲故事,尤其喜欢听我讲讲自己过往的事儿。遂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
作者早年留影 
 
 
  我出生于河北省涉县原马布乡北乱石岩村,一个贫农——后成为中农的特殊困难家庭。因为爷爷的爷爷的爷爷,都世代生活在给富人扛长工、打短工的时代靠省吃俭用买下了前小院(也称小南院)、里上院(上房)、后北房(也称后堂屋)……到我爷爷父亲的时候,方有了一处属于自家前后院的完整院落。但是,好景不长,在爷爷和二爷爷先后结婚并生下父亲、姑姑的喜悦时刻,家中突遭变故。一时间,喜在家中祸从天降……先是在父亲刚满三周岁年,老姨带着父亲玩跳高时,蹾坏了脚掌而终生跛脚残疾。父亲九岁时,爷爷急病走了,而且在走的前一天,让父亲去求同样并不宽裕的曾祖父,想讨要一块纯玉米面窝窝头未果而遗憾离世!第二年二爷爷因病(可能是肺病)无钱医治上吊而亡……二奶奶离家另嫁他人……一个刚见到起色的农村家庭两年内折毁了两个顶梁柱……真是漏房偏逢连阴雨行船又遇顶头风………可能是老天爷还嫌这个家破败不到位,那年冬天上房扫雪,曾祖父摔断了右腿而永远丧失了重体力劳动的能力……原本红红火火的一个家庭,留下了曾祖父的母亲、曾祖父母、奶奶和父亲、姑姑一家老小六口……在父亲十二岁年,因为协助八路军军械科科长的勤务员销毁弹药,不幸炸伤了手(母指、食指、中指各缺一卯)眼(近乎失明)……后来,赶上土地改革,根据人均的土地、房产情况,被确定了中农成分……
    在奶奶和父亲历尽千辛万苦,先后埋葬了高祖母和曾袓父母等三位老人后,父亲也与童养媳(过去女方家特別困难,提前将订了娃娃亲的女儿送到男家生活,待到了结婚年龄再举行婚礼……)的母亲举行了简单的结婚仪式组建了家庭并先后生下了我和妹妹小叶……
    我出生在一个特殊的年代——1958年。因为,1949年新中国刚刚成立1950年至1953年又经历了抗美援朝战争……国家困难百废待兴……家庭也同样困难没有余粮……
    我的幼年,生活在特殊的三年困难也称三年自然灾害(1959至1961年)时期。由于大跃进、办食堂……连年收、民不聊生……
    家里没有余粮(家有粮食自觉拿去充公,没有一粒私藏),更没有鸡蛋和小吃。那时仅靠食堂分配的淀粉(玉米骨头粉)窝头、野莱汤度日……母亲生我满月后时间不长断了奶,因为母亲有了妹妹。我只能靠野滋养成长………所以在我呀呀学语时,扒着奶奶的碗边说:奶奶还有一个念欠儿(面片,一碗野菜汤里难找二片白面面片)……
    我的童年,没有母爱。因为,父母感情不和在我三虚岁时,妈妈带着刚满周岁的妹妹离家而去……所以,在我孩童期,有困难的时候总是哭叫奶奶……
    我的童年,没有新衣、没有童装。记忆中,我穿的全是父亲穿旧、穿破的衣服大裁小以及姑姑的女儿大我一岁的表姐留下的女孩儿服装。尽管奶奶用深色染料,了又、染了又染,但我终遮盖不住女孩衣服上的点点红花而同奶奶哭闹……
    我的童年,没有大米白面、没有面包、牛奶、鸡蛋和小糠蛋儿……
  我的童年,在陪小脚奶奶挖野菜的经历中成长的,因而小小年纪就认准了各种野菜的名称,知道哪种有毒、个香甜……
    我的童年,没有童趣。最好的玩具是就地取材的打碗儿(原材料是石头块儿)、踢毽子、挠子(石头子儿)、跳绳儿、捉迷藏……
    我的童年,没有衬衣、秋裤。每当换季(春、夏、秋、冬季节转换)过年,我和父亲都要提前钻被窝。因为,冬春交替时要去掉棉衣中的陈旧的棉花,抢时间要在年三十初夕夜,折洗、染色、烘干、缝制……到正月初一天不亮(俗称起午经)拜年时也能穿上干净整洁的新衣………
    我的童年,因为家庭贫穷而使我过早成熟并知道为父分忧。父亲脚疼,走路担水有困难,每每看到他担水行走的艰难痛苦样子,我心中都涌起难抑的酸楚……因此,我九岁磨着奶奶、父亲同意,给我准备了小号水桶和钩担(担水的担子),早早接过了父亲的担子。
    我七周岁那年。奶奶用父亲的半截裤脚设计了一个书包,找到半个木板(做小黑板用)和烧柴剩下的黑炭块儿………就是我上学的全部用具……
    尽管条件艰苦,但我还是刻苦努力,完成了小学初中的学习并以优异成绩考入了西戍高中(区片中学)。虽然入高中半个学期后便开始了批林批孔反击右倾翻案风的伟大运动但是,由于那一届的学生是通过考试录取入学的,整体素质还是不错的……
    我的童年至今记忆犹新,往事如云,然皆历历在目!略记于此,也许对康氏后昆有一定启示和裨益。
 

 
作者(前左一)高中毕业与恩师张青海(前中)和同学合影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