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文学艺术 >

巧遇劳作休工的大哥

浏览: 次 作者:康文财 日期:2020-10-14 15:44

 

清明时节回乡下的路上,看到一位大哥背着一根杉条(可作柴火用)走在路上,看样子是劳作休工回家。
这画面太熟悉了,这就是我参加工作之前,在乡下时跟着大哥一起从山上劳作休工时的场景。触景生情,我立即停车,用相机记录了下来。
 

 
 劳作休工回家的路上
 
手里的相机定格了眼前的画面,也打开了记忆深处的闸门。参加工作以前,我经常会跟着大哥去山里干农活,因为山上丛林茂密,杂草横生,避免划伤,我们砍杂开路这时候要用上刀,所以习惯在腰上系一个刀架,刀架上又总会别一把柴刀以作备用。劳作休工回家的时候一般都不会两手空空,肩上也不会忘记背一根(或一把)柴回家,放下柴之后也是到门口的小溪里将鞋子及劳动工具洗干净。这样才算是完成了一天出工劳作的所有“程序”。即便斗转星移,日新月异,这样传统的劳作习惯在农村一直延续着,看着让人眼热亲切,如山风拂过。
 

劳作休工回家的路上
 
 在县城生活久了再加上年纪增大的原因,这些年来每逢节假日,我总是喜欢往乡下跑我喜欢乡下的山,欣赏山的坚定沉稳;喜欢乡下的水,向往水的灵动自由;更喜欢乡下的人,懂得乡亲的质朴无华。特别是看到一些遥远而熟悉的生活场景,总是想慢慢走近寻找机会留下的印记,有时候甚至有点恍惚,分不清它是出现在我的梦境里,还是藏匿在我真实的记忆中。这种场景非常熟悉,而且透着农村的真实和纯朴,我喜欢这种真实,更喜欢这种纯朴,并且这种真实与纯朴让我远离闹市的浮躁,也饱含着我对乡的眷恋,它慢慢地成了我近几年来摄影记录的主题。
也许,记录定格这些熟悉的场景是可以复原我曾经的记忆,但这种时间记忆的长久积淀,在滋养回馈我,赋予了我源源不断的创作灵感。
 

 
 劳作休工回家路上
 
我静静地观察这位大哥,生怕会打搅他的世界。从走路、丢柴、跟人聊天说笑到洗手洗工具,接连几个动作一气呵成,那是多么的亲切而熟悉。我不由自主地连续按下快门,定格了这四张熟悉的影像。当我拍完这位大哥之后,他发现了我,我用方言向他问候,他没有抵,而是笑呵呵地跟我打招呼,仿佛我是一位旧识,一位从外乡归来的游子。

 


溪边清洗
 
是的,摄影应该是安静的、自我的,摄影的魅力就在于客观世界的景像与作者内心世界的碰撞,从而引发作者心灵的感悟与思考,再通过影像的形式呈现给观者,引起观者的共鸣。美国摄影家罗伯特·卡帕说过“如果你的照片拍得不够好,是因为你靠得不够近”,我理解这里的近不光是物理距离的近,更是心理距离的近。作为一名从农村走出来的摄影,我应该经常深入生活、接近百姓,去理解并认同你拍摄的人物和情感。
我喜欢摄影,更喜欢寻找和自己有缘的拍摄对象和题材,记录那些可以唤起内心情感的东西喜欢用相机记录那些熟悉的人与事,用影像去触摸勤劳与友爱,去复原那即将消失的记忆。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