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文学艺术 >

朝 歌 诗 文 之 美

浏览: 次 作者:燕昭安 日期:2017-07-20 10:38

     西周时卫国在各个受封的诸侯国中,受封时间早,受封疆域大。朝歌原为商纣王的都城,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民众整体文化素质较高,经济发展水平也居各国之前,所以整个西周时期,卫国都是相当强盛的,卫为“诸侯之长”,保持了长时间的方伯地位,显赫一时。与之对应,卫国的文化也比较发达。特别是诗歌和音乐的盛行举世瞩目。

    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中,采自卫国一带的诗歌有近五十篇之多,其中收入“邶风”“鄘风”“卫风”中的就有39首。康叔受封的卫国,本是由原来的邶、鄘、卫三地合并起来的,因此三地的民歌(风)也就是卫国的民歌。这一点是诗经研究者的共识。清末大学者王国维在《北伯鼎跋》中认为“以卫诗独多,遂分隶于邶鄘”,就是说卫国的诗歌特别多,而邶、鄘则很少,当初编《诗经》时,把卫诗分给邶和鄘一些。今人金启华说:“邶、鄘、卫是武王克商后所封的三国,以后邶、鄘为卫所并,故而邶、鄘两部分的诗,实际上是写卫国的事”(《诗经全译》)。他还说:“所以我们说《邶风》、《鄘风》、《卫风》,从地区的毗连和事实的描写来看,虽然分之为三,但实际上可以说就是卫国的诗。” 清代著名的经史学家、训诂大师孙诒让在《邶鄘卫考》中所言,“周公以武庚故地封康叔,实尽得三卫全境,……故采诗者于三卫不复析别”,就是说周公将原来武庚所在的朝歌封给康叔作卫国的都城,而卫国其实包含原来的邶、鄘、卫的全境,所以采编《诗经》的时候,邶鄘卫三地的诗就没有严格的界限和区别。

淇河流经卫国,《诗经》中有许多写淇水的诗,比如《卫风·竹竿》把淇水描写得清丽秀美如同年已及笄的少女那样可爱,读起来使人无不蜜意荡漾,生出无限的缱绻热切的向往。

淇水悠悠,   

    桧楫松舟。

    驾言出游,

    以写我忧。

    再看《卫风·淇奥》,写淇河边的竹子,并以此为比兴,来赞美君子的文采风流,歌颂君子的翩翩风度和内在的美德:

    瞻彼淇奥,

绿竹猗猗。

有匪君子

    如切如磋,  

    如琢如磨。   

    《鄘风·桑中》则是写朝歌(沬邑)郊外的爱情故事,一个美丽姑娘那种对爱情和美好生活的无比向往:     

    爰采唐矣?

    沬之乡矣。

    云谁之思?

    美孟姜矣。

    期我乎桑中,

    要我乎上宫,

    送我乎淇之上矣。

《卫风·硕人》把一个美女描写得这样楚楚动人,可以说是千古绝唱:

 

    手如柔荑,

    肤如凝脂,

    领如蝤蛴,

    齿如瓠犀。

    螓首蛾眉,

    巧笑倩兮,

    美目盼兮。

《邶风·击鼓》中,有两句写爱情的诗:

    执子之手,

    与子偕老。

    至今让人击节叫好,著名学者于丹曾经说过所有写爱情的诗句中,最让人感动落泪的就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还不知多少人写文章抒发读这两句诗的感慨!使之成为后人赞美忠贞爱情的千古名句。

    《诗经》作为中国历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在向世人传承诗歌艺术精髓的同时,也传承着古卫国和朝歌的地域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