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飞骑尉百户 ”康文举

浏览: 次 作者:康凤民 日期:2020-04-17 09:46

 

清朝初年,康文举出生于元氏县西同下一个武术世家,他和父亲康喜田、堂兄康文斗的事迹,《元氏县志》都有概述。该县志记载,康文举字“云鸿”,性情豪迈,喜读兵书,干戈陈战之事无不精通,18岁被授予“飞骑尉百户”(从五品),“清朝初年元氏等地土匪蜂起,民不聊生,众议平贼,非文举不可,府县亦素重其名,驰送兵符,再三恳请,辞不获已,率乡勇数百人,踊跃争先,马鞭所指,群盗悉平”。为此,还传诵《西江月》一首赞之:“匪盗蜂起汹汹,遍地民不聊生。侠肝义胆飞骑尉 ,敢擒猛虎蛟龙。  韬略运筹帷幄 ,除恶刀快枪锋。马鞭指处烟尘净 ,一身浩气铮铮 。”清代以来,当地有关康文举的传说很多,今特将其事迹加以认真整理,以慰古人,以励后人,以飨族人。
 一、初受命组建乡勇营  摆盛宴无人来问津                                                   
    清初,元氏及周边地区土匪蜂起,给百姓生活带来极大干扰。人们纷纷议论,应该让康文举组织人马,剿平匪患。于是元氏县知县便出面请他为民除害,但康文举没有爽快答应。因为明朝崇祯六年康文举堂兄康文斗,在本县时家沟村擒拿匪首“抹罗一盏灯”时战死,所以康文举曾推诿不愿接受府县颁发的兵符。经当地百姓及上司再三劝说,最终接受了剿匪任务。接着,他便抓紧时间,组织起县内精壮青年数百人,从中选出300来人。然后,他就带领这300人昼夜如法操练,并派出几支精明干练的人员,明察暗访各处匪盗窝点。过了一段时间,他又派人向各匪盗头目送去请柬,邀请他们十一月初三来西同下自己家赴宴,意欲晓之以理,先在道义上压倒他们。
    十一月初三那天,康文举家张灯结彩,杯净盘明,早早摆设好盛宴。但远近各路土匪、头目却无一人前来。因为这些人早已听说康文举要组织人马剿灭他们,一个个心怀畏惧,接到请柬,心里也忐忑不安。虽是宴请也以为一定是黄鼠狼给鸡拜年的鸿门宴,大家唯恐避之不及,谁敢前来赴宴?所以康家宴会闹了个尴尬的大冷场。
   二、浑身胆踏入虎狼穴  耍石瓜慑服王德雄
   邀请不到匪盗头头们,康文举只好按照查明的匪盗窝点逐个登门拜访。这一招很有效,经他上门劝告后,大部分团伙都散了。但跑了一冬天仍有未到之处,过罢春节,正月初八他又开始上路了。康文举带了随从康文焕、魏过棺三骑快马来到临城县王庄村口,向守门庄丁递上名帖,说明要求见王庄主,庄丁急去禀报。这庄主名叫王德雄,祖上亦是土匪,传到他这一代已是远近闻名、坐地分赃的响马头,长得人高马大,说话声如洪钟,确有一身功夫,善使一条铁棍,人称“罗汉棍”。王德雄听庄客禀报后说:“既然不带兵马,不带武器,拒之无理,那就请。”庄丁引康文举三人来到大厅,见王德雄坐在虎皮椅上,两手握拳插在大腿上,二目炯炯,虎视眈眈,两旁站立8名侍卫都腰挎短刀,手持长枪,像唱戏的一样。康文举近前拱手搭话,王德雄并不起身,只是挥挥手让康文举坐下, 康文焕、魏过棺站立身后。王德雄说:“鄙人王某与康府素无来往,敢问康客官来访寒庄,是要我出银子哩,还是要削我山头?”康文举答道:“王庄主说哪里话来,虽你我两家素无往来,但久仰王庄主罗汉棍在绿林中以仗义著称,为交个朋友,两月前邀王庄主去我宅一叙,但未赏脸,今趁正月特来拜访,讨杯茶吃,不料康某一腔热心,却碰了个冷脸,惭愧呀,惭愧呀!”王德雄说:“王某鲁莽,冒犯客官,咱就是喜欢交个有头有脸有肝胆心肠的朋友。”说完哈哈大笑。起身离座,握了康文举的手,喊声:“快!上我的‘碧螺春’。”
茶话间,王德雄说:“本庄五十年来,不管他大明朝、李闯王,还是清鞑子,咱概不认他的帐。他做他的皇天子,咱住咱的小庄园,咱就是大碗喝酒,大块吃肉,大称分银子,他们找来,咱能打胜就打,打不胜就跑,他走了咱还回来。”说完哈哈哈咧着嘴笑起来。康文举见大厅刀枪旁有一个木墩,上面摆放着一块冬瓜型的大青石,油光油光的,约有200来斤,不知这有何用处,便请教王德雄。王指着石头说,这是幼年间异人传授俺石瓜功的练功家伙,咱不分寒暑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每天练一遍,它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腹内固丹田,周身通督任, 对身子骨十分有益。康文举听了,很觉新鲜,要求王庄主演练一番石瓜功,一饱眼福,以长见识。王德雄见康文举说话礼貌,举止得体,确实想交这样的朋友,便起身拱手说:“好,从命了”。王德雄令庄丁铺下四张苇席,自己脱去衣帽鞋袜,只穿一条短裤,托起石瓜在苇席上演练起来。只见硕大的石瓜被王德雄自由灵活地周身转动起来,前胸、后背、腰、肘,蹬、踹、搓、磨,什么狮子滚球、仙鹤拨卵、黑熊蹭树、浣女携筐……好一阵功夫,一套功法练完了,虽是正月尚未出九,抱了个冰冷的石瓜,王德雄也是浑身上下津津微汗。收功时,他双肘托起石瓜往起撂了一下,足有一尺多高。康文举见他练罢,便问道:“王庄主这石瓜能撂多高呀?”王德雄没有回答,反问道:“你也想试试吗?” 
康文举从容地接过石瓜,掂了掂,猛地向空中抛去,足有七、八尺高,看着石瓜下落,康文举鼓着肚子去接,只听“嘣”地一声石瓜落到肚子上。只见他肚皮猛地一鼓,身子一侧,嗖一声石瓜弹出一丈多远,落在地上杵了一个大坑。周围观者连连鼓掌、喝彩。王德雄十分惊愕,翘起大拇指说:“飞骑尉大人,真神功呀!真神人也!在下愿高攀大人交个朋友,今后有用得着王某之处定当效力。”康文举则谦虚地说:“献丑了,岂敢,岂敢。”王德雄、康文举二人携手步入大庭,洗漱后酒宴摆上,席间推杯换盏,谈得甚是投机。康文举从明朝腐败、闯王无治国方略,说到当下清朝治理国家、安抚民心的现状,天下大势已由大乱趋向大治。进而劝说王德雄,绿林人也应义字当头,以安民为本,应解散团伙,各归本分,并保证官府对其有适当任用。王德雄一直细心倾听,不时点头称是,并说:“听君宏论,茅塞顿开,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啊!”他当即表示,一定遵从文举所嘱。自此,这一地方几十年的匪盗横行局面结束了。
三、越寨河砍断吊桥绳  躲飞镖生擒邓一雕
井陉县一处土匪山头,山头大王为邓一雕。他手下人多势众,为人极其凶残阴险,打家劫舍,杀人很多,其武艺未遇到过敌手,惯使暗器,左、右手发镖十有九中。为了制服邓一雕,康文举带随从来到寨外,先查看情况。只见寨墙高筑,护寨河上吊桥高挂,河岸上遍布铁蒺藜、据马刺,寨墙的望楼上初见人影,一喊人影也不见了。看来,想进寨见到邓一雕很难。康文举只好写一封书信,约定五日后再来求见,用箭射过河去。
五天后康文举率300多人在寨外不远处驻扎,然后,只带了30多人又到寨河边,随从们几番喊话一直无人应答。
原来邓一雕早有准备,已设下圈套智杀康文举,寨门内埋伏了五十多名短刀手,房上埋伏了三十名弓箭手。他本人在寨墙望楼上窥视着河对岸康文举等人的一举一动。
寨河过不去,众人面面相觑。康文举只好下马来回踱步,一会,他把注意力放到吊桥边唯一的一棵槐树上,对着槐树凝视了很久,突然两眼一亮炯炯发光,急命随从解下两条马缰,康文举脱去长袍,腰掖马缰,背插一口单刀,攀住槐树像猴子一样蹭蹭上到朝向河对岸的树枝上把缰绳挽牢,手抓缰绳,脚蹬树干来回晃了几下,突然用脚猛蹬树干,两手撒开,嗖地一声飞过河去,像雄鹰一样落了地。随从们十分担心,万一飞不过去,落到河岸的铁蒺藜、据马刺上,非死即伤,庆幸飞过去了,好险呀,真是神功天助呀!
众人惊魂未定,康文举拔下背上单刀,望着吊桥绞绳一刀砍去,噌地一声绞绳断开,吊桥板从三丈五尺的高度猛地拍下来,轰隆一声巨响吊桥落岸,掀起一团烟尘,随从人马趁着烟尘踏过桥去。
河边的一切,邓一雕都看得清清楚楚,吊桥落地,邓一雕急开寨门,快步走到康文举面前连连拱手说:“不知飞骑尉大人来得这么急,邓某有失远迎,恕罪,恕罪。”又假惺惺地说飞骑尉大人前次来寨,本人外出,昨日刚回,听说大人要来,小寨已备酒水,请大人赏光,到小寨一叙。说着拉住康文举的手,向寨门走去。康文焕、魏过棺跟随其后,将出寨门时,康文焕看见邓一雕左手动作异常,急喊一声“防”。康文举把头一侧,只听“嗖”的一声,一只飞镖擦耳飞过,咣一下打在寨门的劵石上,火花四射。随从魏过棺急抢一步,扭住邓一雕左臂,康文举喊一声“摔”,二人一齐用力,把邓一雕往前一按,按了个嘴啃泥。邓一雕被二人擒住动弹不得,身后随从把邓一雕四马团蹄绑了起来。正在这时,邓一雕的随从向门内喊了一声“来人呀,杀”。门内短刀手蜂拥而至,康文焕从随从手里接过一条长枪堵在门洞内,几十名短刀手不能近身,康文举的三十名随从个个手持长枪也立即拥入门洞,双方展开混战。门洞内厮杀,毕竟短刀不胜长枪,为头的几个短刀手被纷纷刺倒。门外康文举的随从,轰隆、轰隆放了三声号炮,埋伏在不远处的近300名乡勇一齐呐喊,像潮水般向庄寨扑来,庄寨内这伙土匪见首领被捉,几个头头躺在门洞内非死亦伤,知大势已去,都不再拼杀。埋伏在房上的弓箭手一箭未发,康文举喊了一声“缴枪不杀”,众勇士也齐喊“缴枪不杀”,土匪们只得放下武器,跪地求饶。
一个时辰的时间,康文举即率部把盘踞此地的一伙顽匪剿平了。抄出金银财物数车,连同邓一雕一并拉到真定府,财物入国库,邓一雕被问罪后斩首于市。
据县志记载,军门马公闻其事把康文举召唤去,安排他在旗鼓司(仪仗队)任职。康文举胸有大志,嫌在此难展抱负,此后便回乡务农训子。康家有良好家风,后世子孙繁茂。近代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中,有很多人为国家、民族做出了突出贡献。抗日战争时期的区长、后任福建省水利电力厅厅长的王明路曾说:“抗战时期西同下没有汉奸,这与西同下干部高度爱国和积极工作是分不开的。”解放战争中,西同下涌现出了很多杀敌英雄、人民功臣,有烈士20人,烈士之多居全县之首,其中康氏子孙就有12人。由于全村民众对敌斗争的坚强,受到了人民政府的表彰,赠授了“小延安”的光荣锦旗一面。康氏后人现有副处级以上干部12人。陈家庄的康福晓为正师级,在二炮驻包头部队服役,军功突出。据记载:清朝乾隆年间康文举子孙一支迁入赞皇县陈家庄,陈家庄的康氏是康文举的后裔。
四、飞骑尉单手抓飞箭  王知县席前劝农桑
时已五月,各处盗匪团伙均已平息,原拟在府城正定召开“平逆贺功”大会,后经反复斟酌,决定不在正定召开,也不在元氏县城召开,还是以康文举个人名义,在其原籍西同下召开。康文举书写了请柬40多封,派快马向各路头头送去,诚邀五月五日赴西同下寒宅吃茶,共商安家卫国之事,望提前一日赶到。
五月四日各路头头陆续赶到,下午茶会,有人提出“久仰飞骑尉大人弓马娴熟,望能演练一二,使我等长长见闻”。康文举则推辞说,诸位都是武林同仁皆知功夫嘛,平时常习练也都平平,危急之时,方能显出神异,现在大家都气静心平,其乐融融,练不出什么彩来。无奈大家一直要求,一定要他显一下身手,康文举只好又说:“诸位要我班门弄斧,那只有从命了。望诸位必视我为敌,置我于危险境地,试试吧。”言罢,便派出三个人,各自手拿一箭执弓,到村外马道两边50步处埋伏,等见到康文举时要往死里射。随即康文举骑上他的青鬃马,撒开马缰,催战马跑开,突然一箭从左飞来,康文举侧身躲过,随即右边二箭又到,康文举蹬里藏身,箭从额前掠过,三箭自后飞来,康文举蹬底翻身伸手抓住。定睛一看原来是枝无头箭,待把远处的箭拾回来一看三支都是无头箭,康文举唉了一声说:“让我险遭一场虚惊呀!”众人都哈哈大笑,皆翘拇指称赞康文举“接箭神功”。
五月五日当天,西同下一带热闹非凡。西同下、东同下、胡泉三村都黄土垫道,净水泼街,悬灯结彩,妇孺老幼,皆喜气洋洋。西同下沙沟街高搭戏台,府县赏戏三天,吸引远近村民聚集观看。戏台后感圣寺内,集中了众多僧尼,鸣钟诵经,祈愿太平。
沙沟街排开60席大桌酒席,各路头头和参战乡勇人人入座,大家有说有笑,一派喜庆景象。稍时,府衙用马车送来赏银2000两,奖赏参战乡勇,每人赏银4两,有功者另加赏赐。王知县登台讲话,他说:“府台大人因公务繁忙,在下王某代表府台向众位致意。前明朝国祚数尽,纲纪败坏,官贪吏刁,逼民生变,现在有恶者已惩,除此既往不咎,大家已皆为大清子民,应守法务本,勤于耕读,永息干戈,天下太平。”并展出府台赠的对联一副,标于明柱,上联是“安桑梓保黎庶千家同乐”,下联是“固国本扶社稷万代永宁”。围观者人山人海,全场鼓掌,欢声雷动。宴罢会散,大家各自回家赶着收割麦子。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