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草鞋”县长康冻

浏览: 次 作者:康继 日期:2019-10-26 15:27

 

在抗战中期的国统区,在兵匪横行、贪污遍地成都平原,曾有一位康冻县长他被土豪军阀诬称为“疯子”,老百姓尊称为康青天”,有点墨水的人则他取了一个颇为别致的雅号:“草鞋县长”以示他和那些穿革履的县太爷们的区别。
康冻又名素寒,四川西充青狮乡人,1906年生家境清贫幼读经史,即深海瑞之为人,长怀救国济民大志,考入黄埔第五期。学习期间,康冻深受共产党人影响,思想激进;毕业后,被排斥不用。他满怀忧愤,只得浪迹天涯,以绘画练字,寄托思想情操。
卢沟桥炮声一响,康冻急急返川,冀有所为。四川第十一行政区专员鲜英知其才委为南充县区长康一上任即致力于繁烟賭抑豪强除迷信,修路,励农商,工作极勤奋。1938年南充大水,区辖下河坝村有60多农民被洪水围困在房顶、树梢上,康亲率区署人员,驾木船、顶风麻、战洪流、奋力救出全部被困民众。县人颂其政绩,鲜英亦赞其“严于律己、勤于治事,不避豪强、不徇私利,敦灾恤民,有汉盾吏之风”,向当时四川省主席王缵绪呈报这年冬,康冻被任命为新繁县长
1938年底,康冻偕夫人曾翠轩自成都步行赴新繁上任。两人均戎装草履,与历来新到县长骑马乘轿、前呼后大异。在县城南桥迎候的各界绅耆代表,竞迎面不识,让其昂然走过南桥,直抵县衙到任,即树新风、肃吏治、惩豪强清匪祸、禁烟赌、兴学校、办水利、恤孤贫,雷厉风行,说到做到。不到一年,就把一个土匪猖獗、劣绅横行烟緒泛滥、正气不张的新繁整得井然有序,面貌大变。
康冻到县半月,即走遍了县屑乡镇,每到一处,常亲自呜锣聚众,宣传抗战建国道理阄述兴利除弊主张,慷慨激昂,使民众耳目一新。第一次下乡是到禾登场,乡长陈俊卿备了酒席,请乡绅作陪;待康向民众讲演毕即请入座。康断然拒之,称“抗战期间,一切从俭,不讲应酬。这饭,我不能吃!说罢,带着卫就小饭摊吃点青菜饭而去后到其他乡镇,乡筷长们再也不敢设宴招待他清匪重在宣传教育,促使过自新,问时掌握情;不分昼夜,亲自带队出击。知康县长是个敢说敢为的清官,有的远走他乡,的洗手不干。几个月后,竟然四乡安靖,匪警少闻.他禁烟赌、更是走村串巷神出鬼没,弄得烟客赌徒们惶惶不安。令人佩服的是他不避权贵。邓锡侯的參谋长牛范九在县城东街有座公馆,绅眷们常聚在内室玩麻将,以为康不会查到这里康通过卖烟小儿获悉,一次突然闯了进去,当场问她们愿改还是愿罚;罚则端起麻将游街,改则只没收赌具。女们大惊失色,齐声恳改。消息传开,全县震动赌风骤衰。青年农民胡琨一次来新繁贩卖陶器,被镇政府抓去
    当兵,关在玉皇观。胡琨妻子携儿抱女来衙前喊冤康冻—听她诉说,立即带她去玉皇观认夫,让她夫妻团。根据民众举报,康早已知道镇长素有劣迹,便立刻撤了镇长的职,拘留审查新繁从来没有办过幼稚园,仅有一所初中又停办已久。康来后,即一面积极恢复初中,一面创办幼稚园,并亲选江西馆前殿为园址这里房室宽敞院落幽静,是办园的好地方,但当时被驻军旅长李树华占为私宅。人们都说李有兵有枪,惹不起。康冻却径直去找他交涉,要他让出前殿住后殿,让出前门走后门。李树华怒气冲冲说:我是驻军长官,谁能限制我住哪里?谁能规定我走哪道门?大殿我不让”康亦发怒说:“你是旅长,你只可以管你那一旅人。我是县长,地底下我都要管三尺深我动用这里公房为民众办学,你意我要办;你不同意,我亦要办!”李树华考虑到康上有他的西充同乡省主席王缵绪的支持,下有广大民众的拥护,只好怀恨让出了大殿幼稚园建成,县党部书记长要求任其没有文化的妻子为园长,康拒绝;中学恢复,温江专区某专员推荐某人为长,康又拒绝;均另选孚众望的教育界人士担任。新繁劣绅对康冻怀恨在心,于1939年夏,向省政府诬告康。王缵绪屈从地方恶势力决定调康去乐至县。民众闻声齐集东湖公园,组织苦留团,去省府请愿。反孔英雄北京大学教授吴莫这时退隐在家,也亲到公园在请思书上签名,并写上康是“民从其化”的好县长,不宦调走等字。几百名代表步行60里到省府,当着王缀绪的面,历陈康来县半年政绩,苦求留康,声泪俱下。王甚感动,即答应民众要求康感谢民众支持写了告民众书,坦陈夙志遍贴城乡,工作益振奋。两河口修灌溉渠他亲自与民工一起劳动。县府职员抗属胡继升逝世,他亲为治丧带孝,扶柩上山。大墓山青年黄贵德家失学,他亲自资助他继续去中学读书。他还动用公益款修建几十间平民房,安置流亡;用罚奸商的钱,资助一贫苦老人因此不但广大劳苦民众喜欢他,开明士绅、知识文化界甚至袍哥社会中都有许多人尊敬他,有老人还专门写诗赀颂他的政风政绩。康冻亦在忙中灿暇,吟诗作画与老人们往来酬唱。一次他宴请县中名流,军长黄隐、旅长李树华皆旁坐,独留上座吴虞。一时传为佳话:他生活俭朴;夫人亲自炊饭、洗衣人均呼为康大嫂不准呼太太康冻居室简洁,有条幅郑板桥诗云;
衙斋卧听萧萧竹,疑是人间疾苦声
些小吾曹州县吏,一枝一叶总关情
这是他的追求,也是他自身的写照然而在污浊的社会,腐朽的官场,无论是郑板桥还是康冻这样的人都是呆不长的。1940年5月,康冻终于被排挤,调去汶川。离县那天,李树华宣布全城戒严,大街上架着机枪.不准民众欢送。康冻昂首大步,一路拱手告别人民。许多百姓、学生,不顾威胁,一直依依送他出了县境。
康冻在汶川两年,用同样精神为各族人民兴利弊。汶川人民象新繁人民一样,至今怀念着他并传诵者他的许多除暴爱民故事。其中“抬滑竿惩戒连长”一事,尤令人津津乐道。那时军队过境,经常拉夫扰民,一次康独自从成都开完会步行回汶川,在县境内遇到开拔去松的一连川军一—他们沿途拉夫运行李物资,还要四个人给连长和连长太太抬滑竿康冻布衣草鞋,像个庄稼尺,且体格健壮,被连长看中,要他抬自己坐的滑竿。康冻一声不吭,抬了就走进了汶川县城,康冻请连长夫妇到县衔歇脚,长才知此人是县长,十分尴尬,赶忙道。康冻却说:不知不怪,还坚持要尽地主之谊,设酒肉招待,留住一宿康又招待连长夫妇吃早餐。待全连士兵都已动身开走,才命令连长与连长卫兵抬自己下乡视察工作连长不肯,康说:“昨日我抬你今日你抬我,公平合理,你有何话说?”连长无奈抬了几里,便汗流浃背,两肩酸痛准忍,苦苦哀求康冻才下了滑竿,康冻同连长一路返回县城,一路向他讲说抗战军人要爱民不得扰民的道理。连长连声称是,与太太称谢而去,连滑竿也不坐了,民夫也放走了。打这以后凡军队过汶川县璄都很收敛,不敢再放肆扰民
1942年冬,康冻又因遭劣绅土豪污吏之诬陷去职。高开汶川时,汶川各族人民携酒带饼,放花炮,献红绸簇拥着康冻夫妇走到接官亭。康慷慨陈辞告别父老,老人、妇女放声痛哭.青壮年亦无不悲愤流泪,目送着这对依旧戎装草履的夫妇并肩大步远去
康冻回到家乡即与夫人起终生以敦书、书画为乐。解放后康曾得到当时的北行政公署负责人胡耀邦同志的关心照顾,1969年病逝。1987年西充县人民政府拨专款为其修葺陵墓。这个小小的草鞋县长的流风余韵将永远留在人民的心里!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