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禹后治河又一人——康基田》选载(七)

浏览: 次 作者:牛寨中 牛苑 日期:2019-09-02 10:31

 

第六章 二赴江南
一、淮徐嘉道
乾隆五十一年春,康纶钧补为内阁中书,梳理《四库全书》档案。康基田得悉,十分高兴,便从开封送纶钧眷属入都。入返不久后的六月初,即卸河北道,二赴江南淮徐道。
淮徐道置于清康熙十五年,道治徐州,领徐州一府。这里是明清河防和漕运的关键地区,黄河、运河从河南、山东经此流向东南,至清江汇淮河入海。历史上这一河段屡决屡塞,几乎年年泛滥。清政府调康基田到此任职,足见对他寄予了“保黄利运”的厚望。他刚莅任, 桃源县南岸的司家庄黄河堤决口。“到官日,正筹议堵筑”。
桃源县即今江苏泗阳县,因与湖南桃源县重名而改为泗阳,意为泗水之阳。这年七月初三、四日,桃源境内大雨滂沱,洪水倾注,清水、黄河、中河之水同时并涨。初七、八日,桃源厅属南岸之司家庄,外河厅所属北岸的烟墩漫溢。江南总督李世杰。河督李奉翰、巡抚书麟会奏分别堵筑,康基田受命赴司家庄。
是时,山盱五坝全开,南关、车逻等坝亦启放分消泄洪,多处弥漫,汪洋之势未减。汤家庄、李家庄漫溢后,河湖仍在加长,司家庄、烟墩又有续漫之事。康基田赴工后,只见司、烟漫口俱宽至一百一二十丈及一百八九十丈。司家庄与洪泽湖仅一堤之隔,堤内洪水已涨满,测量黄水尚高湖水尺许,湖水引泄必致倒灌,洪泽湖志桩,亦涨至一丈六尺三寸,河湖同时并涨,情势危急,应速行堵闭。他又查接连司家庄的张福口引河,当年春刚疏浚深通,黄水一旦倒漾,亦难免黄沙淤垫。他当即令弁员运送物料,但工所物已尽用,附近尚无存料,康基田心急无措。就在此时,徐州府丰砀通判师彦公率领十余只满载物料的船只赶来。
这师彦公,陕西韩城井溢村人,曾任常州府通判、徐州府丰砀通判,后任外河同知、淮徐道、淮扬道,主管过河防及水利等事。七月初五早晨,师公见黄河水位骤降,便想到下游可能决口,于是立即率十余只满载堵水物料的船只,顺流而下,至桃源境司家庄,大堤果然决口,急需堵河物料。对师彦公的及时援助,康基田无不感激。后得知其三子人品端庄,才学俱佳,尚未婚娶,便将四女许配之,这当然是后来之事。
康基田一见物料已到,急忙制定堵筑方案,呈送在烟墩工次的李世杰、李奉翰阅示。
他在呈文中言:“司家庄料已运送到工,可资接济。先将司家庄漫口开工兴筑,俟料物稍充分筑李家庄,至料物敷用,在赶堵汤家庄。水深处先用船捆扎软镶,至口门以渐收窄,水势湍急再相机下埽。各漫口堵合后于补还,大堤外并添筑堤以为重门。此查办之大略也。”李世杰、李奉翰审阅后,同意实施。
司家庄开工后,康基田昼夜守工督办。至九月二十八日,口门存宽四十二丈,即相机开放引河,水头高于引河五尺六寸,引溜入河,湍急直趋,漫口水势渐缓。两坝并进,每进一埽,跟厢边埽,步步稳实,昼夜加紧堵筑。四门收至四丈后挂缆合龙,柴工追压到底,逾日闭气。其汤家庄在黄河下游,巡抚书麟专驻该工督办。司家庄合龙后物料宽裕,连夜催办,于十月十六日合龙竣事。烟墩、李家庄先后次第堵合。康基田从而“治河有声”。他在总结此次成功经验时说:“迄功虽由人事齐力,亦由豫省协济之船、苇荡、浚船往回转运,助成其事,得襄赞之力为多也!”
司家庄工竣,时届十月,康基田又赴微山湖疏浚漕运。
微山湖位于山东省南部微山县,和昭阳湖、南阳湖、独山湖共同构成中国十大淡水之一——南四湖,是“中国荷都”、“北方水乡”、“铁道游击队”的故乡。微山湖南北长一百二十公里,东西最宽处二十五公里,水域面积达一千二百六十六平方公里。它像一条狭长的玉带,镶嵌在江苏和山东两省的交界处,京杭大运河由此穿越,直达长江各口岸,是我国重要的“黄金水道”。
是时,微山湖蓄水无多,重运不足资浮松。康基田与属巡查邳州至宿迁运河的猫儿窝以下,见自张伯行建河定成三闸后,又增建了亨济、利运二闸,水势乘高直泻,浮沙流注,下多砂砾,难挑挖,不济交。他查五闸中的河成闸至利运闸,计程七十里,拟选于中间马庄集地方添建石闸一座收蓄;亨济闸至宿汛坡墩地方,计程二十五里,添建石闸一座收蓄;两闸节节关束济运。于两闸左右各建越河一道,以便节宣。使新漕到时,先由越河行走,二闸加紧建筑,使灰浆干老结实,回空南下时便可工竣接济。他将议上呈江督李世杰、河督李奉翰。
十一月,两督据以入告皇上。疏称:“本年重运漕船经过邳宿运河,虽无阻滞,而明年重运亟宜妥为筹备。今年微湖存蓄之水比往年较少,八闸层层关闭,江境自河成闸下至杨庄运河三百余里,地势建瓴,河流易于宣泄。上年所建亨济、利运二闸,本年空重往返相机启闭,甚为得济。而河道绵长,水行迅驶,两闸尚不足资擎蓄。臣与淮徐道康基田悉心筹度运中河情形稍异。中河地本平衍,水有停蓄,运河地势高下悬殊,泄泻甚易,且上段浮沙流注,下段砂砾古浅挑捞,多不济事……拟于马庄集、坡墩二处添建石闸各一座,更于建闸地方赶挑越河一道,加紧建造,回空南下可接济。”得旨:“所议行!”阅三月,新建二闸工竣。乾隆帝赐名“汇泽漾流”。自是节宣有度,上下节节关束,操纵由人,可资擎蓄。
接着,康基田又详在邳州、雎宁县各建河道厅一处,以免鞭长不及之虑,不久,工部批复准建。这年冬,康基田又巡历各厅,逐处探量水势,并将黄河北岸茅家山一带悉皆疏通,以备春运。司家庄漫口自堵塞后,黄淮二渎合流,涤去泥沙,并注入海,海口浩瀚,洪波滔天,掣吸之势甚重,而海口遂通,不需束水攻沙,而归咎于海。“海无可浚之理”。康基田十分折服明代河臣潘印川之言,后来他在江苏、广东、河南主持修筑和修复的十三项大项、三十余小项水利工程中,效仿潘公治河之策,河防筹略得以施展。
二、江苏臬使
乾隆五十二年三月,康基田任淮徐道九个月后,又升任江苏按察使,成为巡抚之下专管法司的正三品官员。
按察使古称“臬台”或“臬司”,主要负责一省的刑狱诉讼,同时又有纠察地方百官之责。康基田抵任苏州后,清理积案,发现有旧僚女孙某仳离蒙难,志节坚贞。他在堂上极力为其湔雪,洗刷冤屈和耻辱,不久又主婚择配于人。
康基田到任前,苏州民妇方氏被杀,一个叫吕青的人被诬陷定罪,鸣冤叫屈。康基田经过明察暗访,将真凶查出,并提请为吕开脱,但巡抚不准,并以“吾不能劾汝”相挟。康基田严词以对:“畏劾而枉杀人,吾不为也!”遂将吕无罪释放。其不畏强权、秉公执法的义举,到参加江南乡试士子们的称颂。
康基田历来重教,他曾在昭文为令时,就闻知苏州紫阳书院是人才荟萃之地,此番赴任臬司后,循其声威,前往巡历。紫阳书院创设于清康熙五十二年(1713)十一月,三十多年来,科第不绝,声誉日隆。他来至书院,发现“不独江南人士,即浙江、福建、江西、山东等地学子亦多负笈来者”,观风各属,对“肄业士子之资格、名额、膏火、考课、优劣、治学、仪范等”,皆为之厘定,以资遵循。他见书院“地窄,生舍至不能容”,便拔其优者,如吴光悦等十数人,皆招致署中饮食而奖励之,并为吴光悦操办婚事。吴光悦乃常州人,好学不倦,但家贫,为报康基田的知遇之恩,遂相从十余年治河。嘉庆元年考中进士,官至河南河北道、湖南按察使、左副都御使、江西巡抚。
书院有一苏州学童,名吴廷琛,字震南,号棣华,兄弟四人,他最小,少年时便显示出出众的才华,十六岁时参加县试,一举夺魁。康基田视察官学,在众士子中,独欣赏吴廷琛,遂把侄女许配于吴。吴之祖父吴士楷、父吴文堂皆为太学生,但未入仕,吴廷琛因兄弟多,家穷困,衣帽不整。康家“少女颇有以寒酸为者,余笑置之。”并对侄女言:“世之妄攀高门,不问其身家之所来,但取肥甘可以食我,锦绣可以衣我,声势可以庇我,斤斤焉惟目前是计。而不知富贵不能常。贤否难预必其后,婿或不肖,仗金作胆,而不能善保其室家;女或不贤,夫慢夫不能恪守妇道,以至伦理乖舛,家道衰落者,何可胜数?”伯父言词皆切中世俗时弊,侄女听后遂从。乾隆五十七年,吴廷琛参加乡试中举,十年后的嘉庆七年(1802)三月八,在壬戌科会试中一举夺魁,成为会元。四月二十一日殿试,读卷官评判试卷后,选出十份最佳考卷,排定一至十名的名次,进呈嘉庆帝裁决,吴廷琛的考卷排列第一。嘉庆帝览后觉得第一份最好,遂于卷首朱书“第一甲第一名”六个大字。吴廷琛成为清开国以来集会元、状元于一身的第六十七位魁首,被拔为浙江金华知府、杭州知府,后又任云南省布政使。人皆言康公慧眼识才,吴廷琛方能出人头地。
康基田兴学重教,惠泽诸郡,子侄耳濡目染,亦得其惠。乾隆五十二年,侄纶钧考中丁未科进士,上谕即以知县用。康基田闻知,“令呈请仍留中书任”。康伦钧听其言,仍留在内阁参与《四库全书》的资料整理工作,后出任陕甘学政。
康基田虽官居臬司,但乾隆帝在他赴任时谕旨:“康基田补授江苏按察使,伊有河南河北道调任江南徐淮道,于河工事宜最为谙习,且办事认真,不辞劳瘁。每年伏秋大汛时,仍应令其赴淮一带帮办修防,庶于河工有俾。”因他兼有“帮办河务”之职,故在五月大汛之前赴徐州防汛。
他从徐州返苏州后的六月份,汛期即至,河水骤长。河东河督兰第锡、河南巡抚毕源奏报:“黄河南岸雎州下汛十三堡堤工漫水,筹办堵筑事宜。”
豫省自改河后,新河淘刷未深,溜势南北坐湾,去来不定。兼新筑大堤尚未经伏秋压实牢靠,土性沙松,水渍辙溃,是以复有。雎州十三堡之漫决,自六月初三日以后,逐日增长,万锦滩陡长水七尺五寸,洛河陡长水三尺三寸,沁河节次长水八尺。下游积长,至初八九日长水九尺至一丈一二尺。李六口以下新堤北岸至南岸,拍岸盈堤,一望汪洋:南岸雎宁厅属雎州下汛十三堡,原无埽工,至初八日夜间,漫滩水势,忽加增长,直平堤顶。该厅营竭力抢护,奈土性沙松,水势浩大,适值月暗之时,急风暴雨,竟夜滂沱。至初九日寅时,水头涌高,大堤平漫过水,人力不能施,漫开两处,塌宽各二十余丈,经行故道下注安徽之涡河,入淮经由归德府境内雎州、宁陵、商丘、鹿邑四县。水经鹿邑时从枣子河利民沟两处分流出境,岸高河阔,并未出槽,雎州只经东北乡一路宁陵、商丘,黄水入境,县城俱有护堤,水未入城。所过村庄,早晚秋禾及民居田舍多有淹,幸未损伤人口。经康基田连日督率抢筑,将滩内进水沟槽逐一圈筑堵截,两处堤口盘坝进占,西首一处已抢护断流,东首一处水势甚大,大河分流之处,跌塘湍猛,直注堤头,洄旋汹涌,随裹随蛰。又将东坝退让数丈,刨槽下埽,并于大河分溜之处的上水一边,酌做鸡嘴挑坝,以期逼溜归河,但地势北高南下,土沙水急,一时难以施筑。乾隆帝阅折后,于七月初二日,谕旨“大学士阿桂来豫督办,巡抚书麟赴工协理,康基田驰工所协办建坝挑河各事务”,并令“尅日赶筑,加筑挑坝,逼溜归河,攒催进埽,以期蒇事矣。”
康基田于七月十五日行抵工次,会同兰第锡、毕源逐加屡勘。该处西首业已挂淤断流,大溜全由东首漫口下注,口门刷宽二百余丈,黄水至此,势成入袖,不使仍就堤头进占,自应往外就崖岸筑堤进占堵合。他认为所定坝基形势尚顺,且漫口以内即系四十九年二堡漫水时黄流故道,自堵闭以后曾经受淤,堤外地势高于堤内不过数尺,此次漫水仍从故道而出,流行不甚汹涌。当即按既定办理。
当时,东西圈堤已分段委办,两岸坝基盘定。康基田提醒两位同僚:“东首最为着重,现在溜势侧重东岸,应先于东坝进占,不使滩面再有塌宽。西坝亦酌进数占,至水深处,再行察看情形以次进做。”料物亦源源运送至工所。该处系新河,恐一时未能冲刷宽深,必须正河去路畅顺,堤工始不着重。估挑引河从河头新筑土坝,至商丘河尾长九千七百六十丈,估土一百八十余万方,复加确核面询,开放时可过水七尺。当即委州县分段承挑,先令挑出十丈子沟一道,掣放水平地势,以此就下,使启放可掣大溜,大河溜势紧靠引河头生湾。十九日,阿桂公至雎州下汛十三堡,同勘议定,尚无疑义,遂将议案及所绘图上疏皇上。谕旨“于西坝进占,斜向东北,接筑挑水,挑溜逼归正河,引河必更得力”。七月二十九日,江南巡抚书麟亦至,再次会同筹商无疑。
连日来,两坝分移进占,层土层柴,步步追压坚实,并于上下镶做边埽,以资保护。大河溜势仍由引河头坐湾下注,河崖日见刷塌,测量内外已有就下之势。康基田见东坝着溜较重,严令必须追压到底,西坝过溜亦大,也须盘压坚实,不使稍溜罅隙。近千民夫昼夜抢筑,半月间两坝又做出三十余丈,口门存宽六十余丈,仍相机进做。霜降后水力稍绵,引河将成,即分头赶进埽个,不使口门收窄时冲刷过深而工顷。
九月十六日,大学士阿桂、东河督兰第锡、江南巡抚书麟、河南巡抚毕源俱到工所,与一直坐镇指挥的康基田一起向皇上奏报:“雎州十三堡开放引河,水势畅顺,进埽堵筑。”至十六日,黄水出豫境,引河两岸亦俱见塌陷,坝前水势较前平缓,口门水深三丈余。至二十七日,口门仅宽三丈,加高坝台,水深至五丈。西坝下首回溜尤大,众臣督率工员分头镶压,料土云集。二十八日寅刻,西坝坝台忽陡蛰,抢厢不及,冲失两埽,并往后掣去坯厢数层,口门冲宽十余丈。引河溜势东注,尚无淤垫,康基田即令将坝头裹住镶做完整。至三十日,引河下游长水二尺,流行迅驶,十月初二、三日,两坝进埽,多进一埽即添一分之溜。初四日,两坝复各进一埽,口门收窄,水势湍急异常,两坝上首边埽先后陡蛰,几与水平。西坝坝身亦屡经蛰陷,立时抢筑,至初九日始定,口门存宽三丈余尺。是时,连日长水,又值南风吹送,大溜全行掣入,流行如驶,随于初十日挂缆,几经危险而竭力抢厢,大坝合龙,渐次闭气竣事,河归故道。康基田在《河渠纪闻》中曰:“以人治水,不若以水治水。堤成则水合,水合则流速,流速则势猛,势猛则新沙不停,旧沙尽刷,而河底愈深。于是水行堤内,而得遂其就下之性。方克安流耳。开放引河,必使坝内蓄水高出下流水面数尺,有吸川之势,方可一泻直达,水不涌坝。”
雎工合龙,康基田即于中句返回苏州。没几天,乾隆帝觐叠蒙召对,命其赴京随班陪祀天坛。这是皇上对他的恩赐,他立即起程进京。天坛,乃皇家祭坛,每年春节前,皇上都要率领文武百官去天坛祈年殿举行祭祀活动,向上苍表达敬意,祈求来年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待天坛祭祀完毕,他即于十一月下旬始返苏州。
三、江宁藩司
康基田返回苏州不久,即由江苏按察使奉调江宁左布政使,仍兼管河务。
左布政使之职始设康熙六年。是时,每省设布政使员,不分左右,均为从二品。但江苏有两个省会,一是江宁,即今南京市,两江总督驻守于此,管辖江苏、江西、安徽三省。因而江宁即是三省行政中心。江苏巡抚驻守苏州,但只通过江宁布政使管辖半个省。因两个布政使,一在江宁,称江宁左布政使,辖江宁、淮安、扬州、徐州、通州、海州六府州和海门一厅;一在苏州,称苏州右布政使,辖苏州、常州、松江、镇江、太仓五府州,受制于巡抚。清代的一省行政长官为巡抚,布政使为巡抚的僚属,略如现代的副省长,主管一省的财赋、民政、人事,与主官刑名的按察使并称两司,即“藩司”、“桌司”。江宁布政使全称为“江南江淮扬海通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受制于两江总督,与它省布政使隶属上截然不同。
康基田赴任后的六月,即赴徐州防汛,抢筑邳北赵家马路等河工。邳北赵家马路向无工程,因多年黄河溜势坐湾,由上坝侧注,刷及下坝堤根如只从下坝镶做,水已入袖,势更着重,必接塌不已,反致棘手。康基田视之,令从上坝展宽,埽段坚筑,大坝、二坝挑溜,斜向东南,则下坝水缓无虞,尽力抢镶,遂保平稳。他向在工弁释曰,“此因地制宜之法,非必定于患处着力也。”未几,事完。
邳北堤工刚竣,湖北荆州又发大水,冲决郡城,护城堤沿江堤漫缺二十余处。湖广总督舒常上疏请“发帑项修办,以次报竣”。同时言称“城垣基址松动闪挫,须另修建”。
乾隆帝接疏后谕旨:“特派大学士阿桂前往勘办,江宁藩司康基田协办。”并称“据舒常奏驰抵荆州查明被水情形,并绘图呈览,详阅图内沿江堤工,漫溢至二十余处,各宽十余丈至数十丈不等。此次荆州被淹较重,皆由堤塍不固所致。该处堤工于四十四、四十六两年被水后,均曾借项兴修,如果工程坚固,何至屡被溃决?著阿桂会同舒常等查明严参,并著定限保固十年。此次应修各工,竟著动项兴修,官为办理。该处城垣自以不移为是。”
康基田与阿公到荆州后,只见郡城及满城被淹浸,城垣不坚,城厢内外淹毙大小男妇一千二百余名,城上搭棚居住者尚有一万余人。他俩和舒常查明,急请户部速解银二百万两,加意抚恤。其余各灾户及濒江灾民,亦一律无遗赈济。同时请发内帑二百万两,筑堵二十二处决口,一律官为承修,派及闾阎集夫兴事,尅日功成。
随后他随阿公又查询荆州水患成因,该处官员兵民人等咸以“窖金洲侵占江面涨沙逼溜”为言,且言“不自今日始”。经他二人亲往屡勘属实。并查有本地民人萧姓,于雍正年间至乾隆二十七年,陆续契买洲地,种植芦苇,逐渐培植。每遇洲沙涨出,芦苇即环洲而出,阻江流,芦面渐阔,江面就愈窄狭,是以上流壅塞,所在溃决。窖金洲涨沙逐年增长,侵占江面,逼溜北趋,以致郡城屡有溃决之事。康基田与阿公亦认同“其受病之由,定由于此”。该处官民人等众口一词,且其说相传已久。传唤萧姓子,言称祖业。
在折返寓所之途,康基田反复思索:该省督抚等经四十四、四十六年,两次被水之后仍不留心查察,置若罔闻,所司何事?又萧姓置买洲地种植芦苇,牟利肥己,已非一日。此项洲地原因涨沙而成,何得谓之祖业?必系贿求地方官薄认轻租所致。现在荆州被水,数万生灵咸受其害,情节甚属可恶。至寓后,他即与阿公上疏言“伏查滨江临海之地,近地奸民贪得租利侵占谋买。事所常有,定例昭然,律有明禁。凡江河淤滩涨出或在河移水涸,查非阻塞河道,亦令执业经营。窖金洲横出中流,日增月长,形势宽大,势必逼溜北趋,洲地慢水填淤,遇涨更甚,洗在东崖,则沙迴而西;淤在南腾,则波漩而北,堤岸湾环受敌,当冲波之激荡,加以风浪震撼掣曳,未有不随之俱溃者也。沙洲挑溜之害,其势必出于此。图一时之安享,误数万生灵之命,穷究始末,绝其根株,实之于理。一家哭不能偿一路哭也。”
乾隆帝阅疏后,当即“饬令阿桂、康基田等将萧姓家产查抄,并交刑部按例治罪”。不久,又将舒常革职,相关属劣也受惩。
四、篆理南河
乾隆五十四年三月八日,江南河督李奉翰调任东河总督,康基田奉命以江宁布政代理江南河道总督。
河道总督始设于明成化七年(1471),驻守山东济宁。时黄河为患尚轻,朝廷以管理漕运的都督兼任总河,旦有洪灾,临时遣总河前往治理,即毕即撤,并非常设。正德四年(1509)以都御史充任,嘉靖十三年朝廷将河、漕分设,直至明亡。清朝设河道总河专职,掌管黄河、京杭大运河、永定河堤防、疏浚等事项,治所于山东济宁。康熙十六年,总河衙门由济宁迁至江南省淮安府清江浦,总河驻守清江浦。是时,河南武陟、中牟一带常有河患,总河往往鞭长莫及。故于雍正二年四月设副总河,驻守武陟,负责豫省河务。两年后,黄河险段由河南逐渐下移山东,朝廷又将山东与河南接壤的曹县、定陶、单县、城武等处河务交由副总河管理。雍正七年,改总河为总督江南提督军务,简称江南河道总督或南河总督,治所清江浦,管辖江苏、安徽等地黄、淮、运三大河的河防。副总河改为总督河南、山东提督军务,简称河东河道总督,驻守开封,后迁济南。雍正八年,设直隶河道总督,管辖海河水系各河及运河防治。
康基田于三月八日至清江浦接印后,次日便视察查勘河湖工程、水势情形,返署即奏请“疏玉皇阁引河督理陈家庄老坝工、马起营各埽坝事宜”折他在疏言中称:“臣视事之初,正值春工兴举,随赴高堰、山盱、裹河、外河、山安海防各厅属,挨工严查,督伤厅营照估如式修做,务期处处坚实,以备大汛防守。臣查河工机宣,清口最为关键;察看高堰志椿,现存湖水四尺二寸,与上年此时水势相等清口束清坝口门已收十二丈,御黄坝口门已收存十八丈,束清抵黄甚为合宜:此时黄水微有加长,会清东注,形势甚顺;测量外河山海一带河道中浤水势,现深一丈七八尺至二丈四五尺不等,畅达归海。上年外河厅属之南岸陈家庄新生工段并旧有老坝工,逼近淮城,关系要紧;又海防厅属之马起营埽工均作挡迎溜顶冲,大汛时形势着重。各该处窄狭撑越,堤身卑矮单薄,或应加培高厚,或应帮筑裹戗。经督臣书麟与前河臣李奉翰于今春商定确估,委令山阳、阜宁二县承办。今臣到彼查勘,人夫云集,现督上紧办理,汛前可期一律完竣,足资捍御。又顺黄坝对岸之玉皇阁引河,上年大汛时开放分泄溜势顺黄坝迤上,险工均获平稳,今岁伏秋水涨,仍需开放。查引河头微有淤垫,现在量为疏治,将来开放,更必畅顺得力。以上各均属险要,皆汛前应急赶紧之工。”他在疏言末尾写道:“臣不敢因暂时署篆,稍有迟误,惟督令迅速儹办,以备防汛。臣勘过黄河下游各厅,事毕。现赴上游淮徐等处査勘,督办至重运漕船。截至十四日,已渡黄一千三百二十五只,头帮船于三月初八日出黄林庄,入山东境。上下运河水势深通,各帮粮船均衔尾前进,湍行无阻。理合一并恭折奏。”
乾隆帝览折后,朱批“欣慰览之”,又旁批:“告之兰第锡大汛时汝原应来工也。钦此!”
三月二十二日,康基田又上疏,“奏请疏浚唐家湾引河并茅家堤錾凿卧石、骆家营,攒办月堤事宜。”当月二十五日,兰第锡接任南河督,他便遵旨“交卸回江宁”,仍署江宁布政使,兼管河务。
六月初,黄水异涨,毛城铺以下泄水,各闸次第开放,将下游陶庄新河北岸的玉皇阁引河,及王营减坝并会经开放,李家庄陆续启坝宣泄,而水加涨不消,周家楼俱报漫溢。
十三日,江督书麟、河督兰第锡会奏,疏称:月初九日夜,狂风骤雨,雎南魏家庄坝阵水涌溜高起数尺,漫过堤顶,抢护不及,致将堤身刷开,塌宽一百余丈。大河溜势已有一半分趋入口,该处雎宁南岸周家楼堤工漫水,陆续塌宽二百三十余丈,水归洪泽湖,开放智坝宣泄,赶紧裹护缺口两头。口门河形扫湾溜势侧趋,议于上游对岸酌挑引渠,长六百五十余丈,并于西坝上首修筑挑水埽坝,逼溜归河。口门溢出之水,由雎宁东南乡、宿迁南乡会归桃源县之归仁堤,各闸递达入湖。口门至湖边一百五十余里,黄水为洪湖顶托,不致穿入湖中,循张福口引河而出。高堰志椿长至一丈三尺三寸,清口束清御黄,两头全行拆展,运中河内,水势盛涨,开放骆马湖尾闾,并将双金闸草坝及头二、三坝全行起除,使由六塘河并杨庄口门分泄,漫口两头裹护,遂危而得安,获保平宁。并绘图呈览。
乾隆帝览疏折后谕旨“在淤漫口迤西往东北,再筑鸡嘴坝,挑溜多入正河”。
康基田奉命协理河务,闻讯后带领雎南营守备卓采,及兵役、家丁等,于十一日晚赶赴工次。他于暮色中巡历堤周,只见周家楼已漫口,雎宁魏家庄堤工在漫口上游十五六里处,若魏工不守,雎宁县城正当顶冲,险情隐伏。他便与弁员急忙赶赴魏家庄堤工。
是时,魏家庄堤工各段埽坝蛰塌,正在连夜抢护,其十七段系挑溜大埽,尤为通埽关键,必须慎防。康基田一到,便与卓采及兵役人等上埽镶压抢护。忽黄水急流直射,埽裂一缝,若地陷状,埽冲翻倒塌,站立埽墩上指挥的康基田、卓采及兵役、家丁随埽翻入水底。康基田为埽所压,自疑必死。此时已昏黑,岸上人措手不后,幸值急流洄旋,埽复冲起,他随埽上浮,溜拥身起,高出水面,手触船缆,攀缘登岸得生。官吏奔赴见之,只见他扬扇含笑,坦坦如平日,众皆惊,以为神也。江南总督书麟怜其劳瘁,劝还寓小憩。康基田则曰:“不可。官散则夫散,某若去,堤今夜溃矣。某身受国恩,愿与此堤同存亡。”遂闭车帷易湿衣,旋即登岸督办。众夫闻其言,见其志,颇受感动,争先踊跃抢筑堤工。至夜半,埽定而功竣城保。
康基田获救,其余兵役人等,跪抢上岸。惟卓采、兵丁胡锦二人及康基田家丁李全、任瑞,随埽浮荡,当将李全、任瑞二人随时捞起,并用小船赶于数里外的雎宁城,抢救脱险,胡锦亦获救,卓采因天昏夜暗赶救不获,打捞无踪。
时在江宁“随园”退隐养母,号称“乾隆才子,诗坛盟主”的著名诗人袁枚,得知“诗友”康基田大难不死,急赴江宁藩司看望之,并作《为江宁方伯康公歌》诗一首。
他在诗首有序云:乾隆己酉夏,江宁方伯(古称河道总督)康公奉天子命,随制(总督称制)、河帅防汛南河会,河水暴涨,如马逸不止。六月十日,将决魏塘,公闻信奋曰:“魏塘者,雎宁保障也。倘有不戒,万民为鱼。虽现在周家楼亦复漫溢,然其处人烟稀少,且近洪泽湖,水有所归。智者,当务之为,急不可缓也。”遽诣魏塘,督夫下埽,立堤上指挥。忽埽裂缝,若地陷状,竹楗芻泥压公而下。时已昏黑,救者愕眙莫措。仓促间,急溜冲去所压泥沙,拥公而上,手有所触,乃埽船缆也。遂援之登岸,官吏奔赴,见公扬衡含笑,坦坦如平时,冠不驰襻,带不移孔,水不入口,手仍摇扇。群惊以为神。制府书公怜公劳瘁,劝还寓小憩。公不可,曰:“官散则夫散,某若去,堤今夜溃矣。某身受国恩,愿与此堤同存亡。”遂闭车帷易湿服,旋即登堤督办。夫役兵丁,壮公之节,争先踊跃,邪许之声彻天。甫至夜半,埽定而工成。上流既治,周家楼得以并力合作。不数日,雎南水患悉平。制上其事,天子嘉之,手解荷囊,以赐。枚按汉王遵守东郡治河堤坏,立水中不动,吴子颜溺荆门,援马尾而起。古之名臣屡险如夷,往往相似。然而公之初心,岂望及此哉?当坠落时,洪涛掀天,自分无生理矣。私念人谁不死,死为民而死犹不死也。此念甫动,若有扶之而起者,立水中如立土上,登岸后观所援之缆,尚离丈余,不知何由入手。庄子称:“至人,入火不热,入水不濡。”宋子京称郭令公忠贯日月,神明扶持。今观于公,信矣。枚,旧史官也,感公奇迹,可备国史之遗,故纂而纪之,俾后人有所矜式,且知仁。为己任者,忘其身而身存,危其身而身安,人定胜天,转不在脱其带腰舟,兢兢为自全计也。意所未竟,更为之歌其词曰。
异哉方伯,猛不畏死。直走龙宫,夺还赤子。
所夺何地?淮雎之交。河决魏塘,人心动摇。
公命驱之,急则治标。具乃畚筑,下乃芻茭。
身立于堤,表率群僚。突然堤裂,水拥公去。
虽去不去,公如砥柱。公非善泅,有沉必浮。
公非轻鸥,立水上头。人道死矣,公乃起矣。
万目睽睽,惊且喜矣。虽有智谋,不如一胆。
虽有慈航,不如一缆。涔涔者袍,峨峨者冠。
炯炯者目,飘飘者髯。公之自视,逌然淡然。
人之视公,气定神完。吏民爱公,牵衣而泣。
争取瓣香,为公礼佛。大府敬公,以手加额。
劝且离工,小为休息。公曰不然,事须及热。
民命所关,千金一刻。请贾余勇,与水一决。
尽力今宵,将河堵塞。河伯闻之,嗒然色沮。
夫役闻之,蹲蹲起舞。鱼鳖为桥,蛟龙捧土。
顷刻堤成,漏才三鼓。天子曰咨,嘉汝勤劬。
赐朕杂佩,以光汝躯。公拜稽首,仗主威灵。
从此雎南,永庆安宁。贱子有言,请叅未议。
前圣后贤,事同一例。湖名召伯,堤号康公。
盍易新名,以垂无穷。
雎南河患平息,江南总督书麟上奏皇上,乾隆帝疏奏,谕旨:“守备卓采因塌埽落水淹毙,殊可怜悯。著该督等咨部照阵亡例议恤康基田翻入水底,为埽所压,幸复冲起,捞救得生,著赏给大荷包一对,小荷包两对,以示奖励。”另赏“书麟、兰第锡、康基田奶饼共一匣,随报发任。其落水救获兵丁、家人等,著加奖赏。钦旨!
荷包,其实就是中国传统服饰中人们随身佩带的一种装零星物品的小包。因为古代人的衣服没有口袋,但有些物品必须随身带,因此便有了这种荷包。荷包大的可肩背或手提,小的可挂在腰间。其材质多为羊皮,清代改为丝织。皇上赏给大臣们的荷包,大的一对,内装各色玉石八宝一份,小荷包对,内装金银八宝各一份。康基田得到皇上亲解御佩黄辫大、小荷包及奶饼,慌恐不已,顿稽顿首,叩头领赏,当即上折恭谢天恩。
朱家海河势自北转西,又由西转南而向东,水曲后洄淤。南面一带,埽坝处处着重。康基田在任淮徐道时,曾于上游西岸稍高处筑挑水坝,长六丈余,挑溜势使对冲北首沙滩,顺东直去,南岸埽工连年借以平稳。后接任者以挑溜太重,工险费繁,收进三四丈,只留靠岸数埽而己。此次,适遇康基田来朱家海协防,见其改作失势,颇为吃惊。时已入伏,溜涌堤根,势难前进。不得已,他令加帮后堤,作重门保固。而堤皆沙土,须用油泥包护。开工不久,秋水又大至,急捆船补镶,土松堤裂,船不能击水,遂漫入。幸赖后堤拦截,水停一昼夜,始塌宽一百六十余丈。他得讯后,随同兰第锡赴工次,昼夜加修。先裹护两头,东西筑坝,下游开挖引河,仍于西首加筑挑水坝。阅月,挑水大坝工成,口门只存十余丈,尚未挂缆,引河亦未收工。夜忽发大水,挑水大坝逼出之水涌满直射引河,掣溜全去口门内,水缓停淤。不半日,淤高丈余,两坝齐下大埽,遂挂缆合龙。他在《河渠纪闻》中总结朱家海治河时写道:“功卒成于挑水大坝。可见河工有一定机宜,失则千钧难挽,得则一举成功也。”
朱家海工竣,合邑百姓称颂,合词恳切康基田治理大成河。康基田顺乎民意,督率弁员民夫,开挑桃源县大成河,泄四郊漫水入洪泽湖。又浚铜沛食城河,宣泄昭阳、微山二湖水,以利农田灌溉兼济漕运行船。疏浚陶庄引河,并于进水下唇筑兜水柴坝,大汛时水长,相机开放,顺黄淮各坝埽工益臻巩固。江南总督书鳞、河督兰第锡察视各工后,俱称佳,合词上奏。乾隆帝御览后,朱批“览奏欣慰”,对康基田的官品人品颇为满意,意欲重用,并批示吏部留意,两江“督抚适有缺,可令康基田充任”。(未完待续)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