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抗日民兵队长康秀奇烈士英勇事迹概述

浏览: 次 作者:康先甫 日期:2019-08-06 10:04

 

2017年7月15日,我受康氏文化研究会康献堂会长的委派,来到河南省巩义市采访康家人抗日的事迹。当天下午,在巩义市烈士陵园,我怀着十分崇敬的心情,拜谒了康秀奇烈士的墓冢。
据该墓碑文字介绍:“康秀奇系巩县西村镇罗口西街人,出生于1919年,抗日民兵队长,1945年被敌人杀害。”为了了解康秀奇烈士的生前事迹,我认真查阅了巩义市《康店镇康氏家谱》、《涉村镇太平头康氏族谱》,先后走访了康店、涉村两地康氏理事会的负责人,电话联系了西村镇的康氏族人,均无结果。
时隔两个月后,当年在巩县发动和组织民兵开展抗日斗争的负责人之一,八十九岁的抗战老兵康荣福(又名田又生)因家事来到南阳,应康献堂会长之邀来到康氏文化研究会。此间,由于康老在宛停留时间太短,我只和康老进行了两次简短的交谈,也未提及康秀奇烈士的事。
康荣福老人离开南阳不久,我在翻阅他留下的回忆录《钢铁是怎样炼成的》手稿时,惊喜地看到书中有这样一段文字“40多年后,我退休回到巩义,找到了我当年的老战友赵勋敏等人,我们共同认真寻找和搜集证人证据,为已牺牲40多年的战友康秀奇申请得到了革命烈士称号……”
2017年9月至2018年4月,我为了采写康秀奇烈士的事迹,先后同康荣福老人进行过13次电话联系。针对康老回忆录中有关康秀奇的一些事件进行核对补充,终于让一位鲜活的烈士事迹和伟大形象展现在我的面前……
康秀奇1919年出生在一个贫穷的农民家里,房无一间,地无一垅,兄弟3人,全靠长工、打短工度日,全家人终年在饥寒交迫中挣扎。
1944年10月,皮定均司令率领八路军豫西抗日独立支队进驻巩县,发动群众,团结抗日,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创建革命根据地。巩县抗日二区政委赵勋敏和武委会主任康荣福(后改名田又生)来到罗口村,宣传抗日,讲述革命道理。通过串连,康正祥、康更寅、康臭斗等几十人都成了抗日骨干分子,建立了罗口村农民救国会(简称“农会”),杨发生担任农会主席,康秀奇担任基干民兵队长。在抗日政府领导下,走村串户,发动群众,开展“倒地”、“减租减息”、借粮度荒运动。这一系列的农民运动,让当地那些地主恶霸势力对农会一帮人恨之入骨。
康秀奇自担任基干民兵队长后,带领民兵日夜站岗放哨,暗地里破坏日军的通讯和交通设施。由于他的出色表现,1945年经康荣福介绍,康秀奇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从此以后他工作更积极,斗争更坚决,还协助二区区干队参加了多次战斗,保卫新生的抗日政权。1945年4月中旬,巩县第二区政府在罗口村召开公审大会,公审日伪工头闫××。闫是罗口村地主,曾任国民党保长,巩县沦陷后,认贼作父,帮助日伪修筑孝义——涉村官道,强抓民夫给日本人修炮楼,修黑石关铁路桥等,是一个地地道道为虎作伥的汉奸。巩县建立抗日民主政权后,他伪装积极,混入抗日县政府,当上工商科干部。罪行暴露后,经专署批准,闫××在涉村经公审和游街示众后,被押到坞罗村处决。
公审会上,康秀奇带领民兵站岗放哨,维持会场秩序,发动群众并带头揭发闫××的罪行,更加深了反动派对他的仇恨。
益家窝村的大地主、大汉奸陈宪章(又名陈进才),勾结日寇多次进山扫荡,搜捕迫害八路军干部及家属,作恶多端,老百姓多次要求抗日政府拔掉这根肉中刺。1945年5月19日,巩县抗日民主政府命令二区区干队采取措施,教训陈宪章区干队又要求罗口基干队配合。接受任务后,康秀奇立即派人到陈宪章家门口盯守,以摸清他的活动规律。陈宪章老奸巨滑,自知罪大恶极,故深居简出,后来盯守人员发现,陈宪章极少出门,但他的宠妾三姨太王憨和爱女陈大妮,却每天都要到岭上给干活的长工们送饭。经向领导汇报此情况后,制订了行动计划。两天后,区政委赵勋敏、队长孙廷瑞带康秀奇等人在益家窝岭上活捉了王憨和陈大妮,押解人质返回时路过芝田,准备吃完饭继续赶路。但芝田的汉奸地主却暗中派人给陈宪章送信,陈宪章带伪军火速赶来解救人质,战斗在芝田南河及西村陵洼一带展开。由于敌众我寡,赵勋敏决定兵分两路边打边撤。多亏县独立团机炮排及时赶来支援,伪军被迫撤离。中午时分,区干队将人质押回到二区政府所在地夹津口镇韩沟,后又转送到上庄县政府,出色地完成了这次任务。
1945年7月下旬的一天,康秀奇接到上级命令,要求村基干民兵赶到回郭镇邵寨,配合独立团及嵩山抗日义勇军和二、四区区干队攻打该寨。进攻号吹响后,顿时枪炮声大作,各路勇士头顶湿棉被准备强行突破,顽匪凭借高大的寨墙和坚固的工事负隅顽抗,战斗异常激烈。战斗中独立团战士赵羊羔身受重伤,鲜血染红了衣服,康秀奇奉命护送他迅速转移治伤,但由于伤势过重,赵羊羔不幸牺牲于往后方护送的路上,当时二区干部翟正义和康秀奇将赵羊羔烈士安葬到了罗口地界。
1945年9月26日夜,豫西抗日独立支队挥师南下,挺进大别山。国民党反动派组织还乡团卷土重来,反攻倒算,康秀奇没有接到上级撤退通知,决定留在村里坚持斗争。敌人得知康秀奇躲在西河沟里,四面包围将其逮捕,同时被捕的还有农会主席杨发生。凶的敌人将康秀奇五花大绑,吊在闫家祠堂的大柏树上,脊梁上还压上大土坯,用树条抽,用皮鞭打,问他还有谁是共产党员?潜伏下来的任务是什么?康秀奇怒目而视,咬紧牙关,一个字也不说。敌人无奈,只好将他和杨发生押往芝田村芝罗乡乡公所,再次严刑审讯,康秀奇仍守口如瓶,始终不向敌人屈服。1945年10月7日,双脚被穿透铁(俗称下血线)的康秀奇,被敌人枪杀在喂庄河湾里,牺牲时年仅26岁。
40余年过去了,康秀奇的烈士身份因种种原因未被确认为了不让革命烈士流血又流泪,在康秀奇牺牲40多年后,田又生(又名康荣福)、赵勋敏等老一代革命家为他奔走呼号,四方求证,康秀奇的革命烈士身份终被确认
1989年4月26日,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政部批准河南省人民政府颁发文件追认康秀奇同志为革命烈士。2013年,康秀奇烈士的遗骨被巩义市民政局移入巩义市烈士陵园。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