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禹后治河又一人——康基田》选载(五)

浏览: 次 作者:牛苑 牛寨中 日期:2019-02-13 15:27

 

 

 

一、怀庆知府

     康基田在京城滞留一年多后,于乾隆四十三年三月,选授河南怀庆府(今焦作市)知府。从此始兼任河防,长期奔波于豫、鲁、苏三省间,治理黄淮运三大河流。
怀庆是清朝的一个行政区域,辖有沁阳、温县、济源、武陟、博爱、修武、河内(今博爱县)、获嘉等八县,府治设于沁阳。地理位置十分险要,为京城入陕之孔道,山西商货之南下者,皆由此而出,乱商纣王朝纲的妲己就生于焦作市温县。
康基田到任,即重修武陟覃怀书院。“书院之设,但为醇士品,振士风”,“师道立,而善人多”。覃怀书院捐建于乾隆三十五年,在旧城西门内,但因其设施简陋,膏火短缺,学者寥寥。他见状,便置敬业堂,藏书楼,“择道德明秀,鸿通博雅之儒以主讲席,庶几相与有成”,立条规,备膏火,励诸生奋学,以“广收人才,以资吏治。
河南历史上水旱灾害频繁,其特点是春旱秋涝,久旱骤涝,涝后又早,此旱彼涝,旱涝交错,且是旱灾范围广,涝灾为害重。康基田到任不久,即赴豫东的陈留、杞县散赈放粮,安抚灾民。
六月初,正当康基田在杞县散赈时,河南祥符南岸的时和驿黄河决口,堤工分三股开隙,平漫三十余丈,河势南趋,屡塞屡决,浸仪封城,不没者三版。东河总督姚立德,河南巡抚郑大进皆赶赴,率工弁昼夜抢堵进水沟槽。
康基田得悉,急忙动身,由杞县赶往仪封。进入仪封城门,他即下马,不顾安危,涉水入城,人皆言危。是时,仪封城舟行树梢,鱼游城关,平地深数丈,房屋皆冲陷。他竟掉扁舟自女儿墙入立城头,率官弁民夫堵沟槽,断漫口,捆埽厢坝,追压到底;挑引河,水由朱仙镇归贾鲁河。相机抢筑七昼夜,水退而城完。随之又将外越二百余丈筑竣,漫口断流,加培高厚,以资稳实,仪封城保固。
闰六月二十八日,黄河南岸仪封汛十六堡、十七堡、二十二堡、二十四堡、三十六堡漫水六处,考城汛三堡、五堡漫水三处,每处宽约三十余丈至六七十丈不等。唯十六堡地居诸口之上,逼近大河,掣溜湍急,漫缺七十余丈,陆续刷宽至一百五十余丈,漫水由贾鲁河故道自豫省考城、雎州、宁陵、永城达安徽亳州之涡河入淮。
疏上,乾隆帝命相国阿文成以重臣赴工督办,并令江南河道总督高晋带领熟谙下埽之副将等官员赴豫协办,拨两淮盐课银一百万两解工济用,截留漕米三十五万石备赈,户部尚书袁守侗亦前往会同查办。康基田也由时和驿引河工地派赴仪封工所,会同勘议。
其时,仪封汛河分三股之患,至是始大展其势。阿公言道:“此为极险极要之时,治之不力,至将外滩之沟槽尽刷宽深,湍流奔涌而下,后果不堪预料。”言甫出,弁员即报仪考又漫溢九处。众僚听之,无不惊恐。
众僚当即制定御水方案:拟在仪考二汛下游筑坝台,此地系嫩滩,一经进埽,恐致搜后,便在漫水口门分东西两坝堵筑。于是,康基田集工堵河,先于十六堡顺堤河旧形自十八堡外滩起,至翟家庄开引河一道,长千余丈,达入旧河,并将荣华寺以上旧河内淤沙间断疏浚,以畅水势。两月后水落,自仪封二十二堡至考城五堡七工所,具挂于断流。仪封十七堡,初时稍分河流,嗣亦渐淤,他又率弁员将堤之两头圈筑,在顺堤河筑坝拦截,加厢防风,使水归新开引河。阿公不断来工巡视,对康基田做工之精细颇为满意。
高晋时在十六堡督工。唯十六堡漫工大溜直注,冲刷宽深对岸,生出滩嘴,集夫切去一百丈,以顺其势。但因黄河、沁河并涨,溜水冲刷,口门宽至二百二十七丈,水深二丈及三丈五尺不等。相机下埽,外镶边埽,内浇土戗,两坝筑成坝台,用船捆缆软厢,随后跟厢边埽,进深水再卷埽前进。工程日夜不停,及至埽进水深处,辙忽走失。已走复进,屡进屡冲。自秋到初冬,堵筑五次,悉遭冲溃,未能合龙。高晋虽久练河事,亦智穷力索,计无复之,遂上奏疏,部议夺官,仍命留任。十二月,惊恐忧郁,卒于工所,年七十岁。
高晋卒后,李奉翰以河道库员补授南河总督。李上任后,时届冬日,上游雨雪稀少,下游黄河水流亦渐小,全都顺流归故道,水患不治自除,两岸民人安泰如初。越明年,河水陡长,十六堡漫溢,水患又生。此乃后话。
康基田在仪封与阿文成公相处半年,深相器重。这年腊月,阿公奏调康基田任黄河要道的开封府知府。
二、开封知府
开封,古称汴梁,自明崇祯末李自成决河灌汴梁,其后黄河屡塞屡决。清顺治元年夏,黄河自复故道,由河南开封经兰考、仪封、商丘、虞县,迄山东曹县、单县,经安徽砀山县,历江苏丰县、沛县、萧县、徐州、灵璧、雎宁、邳州、宿迁、桃源,东经清河与淮河合,历云梯关而入海。
康基田赴开封后,时届夏初,汛期将至。十六堡漫工已闭复开,黄水渐长,伏秋将更加盛满,自应筹其去路。乾隆帝也极忧虑豫省水患,谕旨:“豫省漫工未能速竣,伏秋大汛,下注清(指下游清口)水更盛,尤当实力预筹。”并命“将清口东西两坝及早展拓,高家湾旁有涸河不碍田庐,尽勘分泄,或淤其地建设闸坝,以资启闭。归仁堤左近是否可资宣泄。著萨载前往勘估,由驿奏闻。钦遵!”
康基田遵旨,率工弁在仪封工次督挑引河,疏浚河道,以资汛水宣泄。他因长期食宿料船中,风日侵薄,目常流泪,视物昏花。
这年初冬,康基渊由甘肃肃州牧升任江西省广信府(今上饶市)知府,走皋兰,越长安,过洛阳,取道豫工,拜见兄嫂。康基田公趋,难得回家,基渊径自至舟中与兄相聚。虽朔风凛冽,大雪遮地,但兄弟二人久别重逢,相处甚欢,暖如三春。
康基渊服阕返嵩县,即授甘肃镇原县知县,不久擢肃州皋兰(今兰州市和白云市)直隶州知州,履宦一如其在嵩也。他刚莅任,便有边境彪悍回民骑马来与境内百姓滋事械斗,他即“单骑往视,申明旧约”,以“信义”相待,平息了相沿已久的民族纠纷。他治民理讼以宽厚著称,“非人命强盗,不可轻动夹足之刑”,因为“重刑之下必有冤魂”。刑民未尝逾夹板,民间遂称其为“康八板”。他见州东洪水渠岸峻易崩,度势于南石冈引凿渠口,以避冲陷之害。野猪沟有荒田,无水久废,他询访耆旧,加宽柳树闸龙口,别开子渠。界荒田为七区,招民佃种,区取租十二石,捐给各社学,名曰新文区。州东南九家窑凿山后渠开屯田,旧驻州判主之,久之田益薄瘠,民租入不足支官役,他便请汰州判,改屯升科,为筹岁修费,民于是有恒产。在皋兰遍谕乡堡种树,亲率民于郊外废滩种杨十万余株,薪樵取给;建社学二十一所。又于金佛、清水两乡建仓,以免征粮借囤之累,革番、民采买需索,皆有实惠,官民皆颂。皇上以“贤才可塑”,于乾隆四十四年(1779)擢升其为江西广信府知府。去任之日,肃民数万,遮道攀辕,留不得则为之建德政坊,撮其政十六事,刊于石。曰修洪水渠,曰开兴文渠,曰改屯归民,曰筹置岁修,曰兴下堡水利,曰劝民种树。肃民樵苏,远至塞外,力苦而价昂,公相东北郊有废滩不可耕,劝民种柳十数万株,夏则绿荫弥漫数十里。又遍谕城乡可种树处以渐扩充,阖州樵薪不外取矣。曰建置社学,立法与嵩邑同。曰筹设乡试、会试经费。曰建社仓。曰发籽种。曰催科不扰。曰严禁赌博。曰词讼速结。曰禁差派累民。曰铺行逐月发价。曰除番民差派肃之。南有黄黑数种番民,向通茶马无征,税军兴后,皮革毛羽暂取诸番商,后沿为例。诸番苦之,汹汹然将有变,公悉予裁革,边务始靖肃。
康基渊在舟中与兄康基田相聚数日后,返回开封府署,与嫂夫人孙氏及侄子女相见,住了两旬,即将启程。康基田即下舟回署,为弟备办饯行酒席。虽为官宦之家,却也不分男女,坐在一起,吃个尽兴。次日起来,康基渊拜辞兄嫂,依依不舍,骑马而去。一路上,晓行夜宿,跋山涉水,不辞辛苦,不止一月,才来至江西广信府。
康基渊刚离汴,康基田便急忙返回河防工所。刚至工,便有圣旨一道下来:覃恩赠康基田祖父,父并为朝议大夫,祖母、母皆为恭人。康基田惊喜不已,忙摆香案恭折谢恩。事毕,又赴考城五堡漫口工次,承挑引河。
五月,仪封大坝合龙未及数月,屡合屡开,下流涌漫之水复过流汀淤,以致南北横溃不止。东河总督姚立德遂将此事上疏,乾隆帝谕旨:“豫省漫工未能速竣,伏秋大汛,下注清水更盛,尤当实力预筹。”并派大学士阿桂赴豫督办十六堡漫工。
阿桂受命赴豫后,令康基田往护十六堡督工。康基田到工,只见仪封十六堡决裂已久,潭深难以施工,是为“河槽骤未能涮深故也。”他便咨请阿桂公遂移筑十堡,未成,改建于上游六堡,顺黄坝施工,相度形势,于王家庄一带挑挖引河,接入旧河。又建挑水坝,斜向东北,紧对引河上唇,长几百丈,甚为得力。南北两岸正坝之外接筑边埽,土戗镶,与正坝相齐,以次进埽,追压坚实。至口门仅宽八丈。北坝更进一门埽,蓄高水势,于四十五年二月初六日开放引河,正值顺风,大溜奔掣入引河,日见畅达。两岸塌崖不止,溜势掣入已在八分以上即于十一日趁机堵合。未过数刻,金门立见断流,大流全入新河。又将十堡、十六堡以次补筑完好,全河循轨东下,数年未竟之功。阿桂公临工蒇事不独,亦由德威及远坐镇之力居多,康基田调度有法。自是河分三股之遗患以除,黄流汇归故道至海口。
仪封汛大坝告竣后,黄河北岸孔家庄漫口挂淤,大溜全归青龙冈。而青龙冈坝屡次受挫,河底未净,势难弥缝滹漏,以闭其气。康基田向河督姚立德建议:“惟有开放引河,使坝前不致着重,为因势利导之法。”七月十八日,黄河、沁河并涨,考城汛五堡堤工漫缺四十余丈,曹县安陵汛六七两堡蔡家庄一带堤工漫溢二处,各二十余丈,溜尚未掣。姚督命康基田往来祥符八堡、十六堡、青龙冈、四门堂各漫口工次,督率员弁,分头承办挑河、筑坝事宜。(未完待续)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