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追忆父亲被日军强掳后的逃生经历

浏览: 次 作者:康蛟 日期:2019-01-07 16:33

 

我的父亲康定仁,1924年10月生于江西省井冈山下的遂川县,于2013年7月去世,享年89岁。父亲是个普普通通的农民,坎坷一生,受尽了人世间的疾苦:3岁时,祖父就病逝了,12岁祖母也去世了,后来投奔到姑姑家生活,在姑父、姑姑的照顾下,直到十八岁娶亲后,才回老家生活。父亲一生育有二子五女,在他的有生之年,经常给儿女们讲述被日军强掳到军营当劳工,近一个月才逃出魔爪的九死一生的经历。父亲的经历是当年国人饱受日本侵略者凌辱的一个缩影,让我们后代子孙牢记——只有国家强大了,人民才能安居乐业,并过上幸福祥和的好日子!
听父亲说,1945年元宵节那天,大概凌晨三四点钟,他将家里养了一年的一头猪杀了,请本家几个兄弟帮忙,准备元宵节早上挑到圩镇上去卖。想不到,他们一行人打着火把挑着猪肉刚走到村口,就遇到大队日本兵进村来了,他们丢下挑子就往回跑,边跑边喊:“快跑呀!日本兵进村了!”父亲他们认为村里没有国军部队,自己仅是一些庄稼汉,丢了猪肉藏起来,应该也不会有啥事。没想到,这队日本兵是到村里抓挑夫的,因为凌晨进村,才能把在家的壮年男子带走,日本兵一家一户搜查,见到青壮年就拉走。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祠堂前的坪场上已站满了人,几个日本兵哇啦哇啦地乱叫,旁边懂日语的汉奸解释说:“快叫村里所有的青壮年男人都出来,不要躲了,如果再不出来,就放火把村里的房子全部烧掉!”几名伪军沿着村中的几条道大声喊叫:“躲在房中的人快出来呀!马上就放火烧房子啦!”这时村东头的房子已经被鬼子点着了,火噼里叭啦已向村子中间蔓延过来。父亲当时躲在二楼小阁楼的稻草堆里,看到这动静,只得从阁楼上爬下来,马上被街道上的日本兵拉到了村中央的坪场上。这时天已经大亮了,日本兵在人群里走来走去,挑了十几名青壮年出来,训了一通话,然后带着他们往县城方向走,可怜这些壮丁哪里见过这种阵势,一个个战战兢兢,不知如何是好。经过一天的行军,来到县城西南宿营,壮丁全部作为鬼子兵的挑夫,我父亲则被安排为领头的鬼子官佐挑随身物品。
现在,我通过查找档案资料,当时的准确情况是这样的:1945年1月24日,侵华日军27师团,由永新县拿山进犯县之北境,一路沿大旺、溪口、西米坑、茂园、鸦鹊口入县城;一路经大寮、横岭、皋村占领遂川机场入县城。在县境骚扰1个多月,于3月11日晚国民政府军183师与之激战,日军向赣县方向败退。
父亲和其他10余名壮丁就这样随鬼子队伍在遂川辗转一个多月,为鬼子兵干重体力活,父亲则为鬼子兵做饭挑水。晚上,他们就和其它地方掳掠过来的劳工一共有三四十个人睡在一起,也没有被褥,就在地上铺一些稻草,钻在稻草堆里睡觉,当时正值春寒料峭时节,大家都冻得紧紧地挤在一团。
父亲讲过一个记忆特别深刻的事情:一天中午开饭时,一群民工排队,一人一饭勺霉变的米饭,外加一勺青菜。这时,父亲看到一个满脸菜色的劳工饿得头晕眼花,站立不稳,就好心地给他多打了一勺饭。结果被监工的一个日本兵看到了,鬼子随手拿了一把水瓢扇到那个民工头上,饭碗也被打翻了,还被踢出了打饭的队伍,父亲则被罚去挖战壕。
日军在遂川期间,曾多次遭到遂川人民和国军的英勇抗击。父亲记得有一天,国军部队攻打日军,日军仓惶向山上逃窜,并占领了山头的一个庙宇,凭借有利地形向山下的国军射击。父亲他们挑着担子被几个日军驱赶到山顶,鬼子兵的枪法很准,见一个鬼子狙击手瞄准山下国军射击,打倒了几个国军士兵,但国军英勇顽强,呈“之”字形往山上迂回冲锋,山上的寺庙被国军炮弹击中,一群鬼子指挥官惊慌失措地从庙中冲出来,气急败坏地指挥鬼子撤退,劳工们趁乱四散逃走,但父亲等十几名劳工又被抓了回来,随日本兵转移。
父亲时刻都想着如何逃离魔爪。一天傍晚,父亲像往常一样到河边挑水,平时每次挑水时后面都有一个背枪的日本兵跟着,那天,父亲看到那个日本兵没带枪,懒洋洋地跟在后面,便暗自想法逃脱。父亲走到河边,因河水浅,他有意靠河中心走,他瞄见日本兵坐在河堤上漫不经心地吸烟,就猛地丢下水桶,往深水里一扑,拼命往河对岸游去。鬼子见状,便往河边追,追了一段又返回去叫人,不一会功夫,一大队鬼子兵跑到河边,见父亲已游到河中央,先往河里放了一排子枪,然后跑到上游的一座浮桥,向对岸追了过来。父亲游到河对岸,赶紧沿河堤往下游跑,见鬼子兵越追越近,这时,他看到一大片坟茔,有个坟头露出一个大洞,赶紧钻进去躲起来。他屏住呼吸,身子衣服也湿透了,又冷又紧张,瑟瑟发抖。不一会,那群鬼子兵从坟地前追了过去,但父亲还是不敢出来,怕他们会返回来。一直等到天完全黑了下来,他才从坟洞里爬出来,往老家于田方向走。走了一段路,见到一户人家有微弱的灯光,便敲开门,因为人荒马乱,主人战战兢兢出来,见到父亲一身泥水,听父亲讲了经过,赶紧将他让进屋,烧了一锅热水,让父亲洗了个澡,换了干衣服,吃了点东西,父亲千恩万谢告辞后往回赶,快天亮时才到家。家人见父亲被鬼子抓走后20多天没回来,以为父亲已不在人世,见父亲回来,惊喜交加,抱头痛哭。
大约又过了七八天,又有几个同村人逃了回来。这时日本兵已开始败逃,离开了遂川,大家一核对,发现这次被日本人掳走的村民还有三四个再也没有回来,大概已经被害了。
据父亲讲,村里有一个妇女在逃日本兵的时候,带着孩子和村民逃到山上,因为孩子啼哭,怕日军发现,便捂住孩子的口鼻,等日军走了以后,才发现孩子已经闷死了,而这个妇女以后再也没有生养过孩子。我长大后还见过那个妇女,晚年非常凄凉。
父亲在世时,常和我们兄弟姐妹几个说起这些往事,以最朴素的思想教育我们,要我们好好学习,珍惜安定的生活环境,用心工作,为国家尽心尽力做事,只有国家富强起来,我们才不会被别人欺侮。如今,抗日战争胜利已70多年,作为父亲的儿子,我有责任将那些尘封的往事记录下来,以控诉日本军国主义的侵华罪恶,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同时也告诉后人:铭记历史,珍视和平;缅怀先烈,开创未来。惟有民富国强,历史的悲剧才不会重演!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