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禹后治河又一人——康基田》选载(四)

浏览: 次 作者:admin 日期:2018-12-05 10:55

 

第四章  擢升广东
一、居庐守制
乾隆二十九年十二月,康基田赴京觐见乾隆帝后,颁旨以同知题补。他当即告假,于次年正月赴河南嵩县省亲。
嵩县地处豫西山区,素有“九山半岭半分川”之说,境内伏牛、熊耳、外方三山环抱,伊河、汝河、白河分别注入黄河、淮河、长江,一县跨三域,为全国之最。大禹治水曾凿开崖口、陆浑、龙山,放出“五洋江”水,溉田利民。人间仙境白云山、陆浑湖、天池山,道教圣地九泉山,吸引了李白、杜甫、白居易、韩愈等文人骚客来此游历,宋代理学家程颢、程颐亦曾在故里开馆讲学。
康基渊至乾隆十七年归班候选,整整等待了五年,才选授河南省嵩县知县。他到任后,钩访民隐而洞悉其源委。他见嵩县山地硗瘠,少旱即歉,民多疾苦,便寻访大禹治水旧迹。滨伊水旧渠十一条,明季兵燹后九湮绝,不可复用,他便按旧址,率民全部修复。山涧诸流可引溉者,开大渠四、小渠六条,纤细曲折,因地制宜;渠身高下不一者,分段设闸以蓄泄之;田高渠下者,则置水车五十部引溉。凡开新旧渠十八条,灌田六万二千余亩。嵩县连年丰收,百姓安康。嵩邑惟山居偏鄙,民多不业诗书、不习礼让者,他清核地方绝业(有地无人)、废刹、古庙,得地若干亩,建社学三十二所,参酌朱子童蒙须知,亲自拟写了浅近切实的教学条规十六条,具列于社学,教养生徒。从此,嵩县庠生弦诵之声遍于山谷。嵩民例有向上贡输百合之苦,康基渊商于土人,买田四十亩,雇人于城西郊种百合,岁得千余斛,以供输将。其旁建亭凿池,杂植竹木,以为岁时游息之所。时太夫人迎养在署,夏则清暑亭中,四郊妇女咸来起居。太夫人教以蚕桑之法,由是蚕丝之利甲于他邑。时河南巡抚阿思哈访知其业绩,上疏请记功。乾隆帝御览后谕旨:“该县康基渊疏浚伊河两旁古渠,并山涧诸流,可资引导者一律疏治深通,灌田六万二千余亩,洵属崇尚实政,留心民事之员,仅予记功,不足以示鼓励。康基渊著交部议叙。”因其善政累累,实惠及民,去任后嵩民于老城二道街建“康公祠”,以示怀念。
康基田在京“送部引见”时,已闻知基渊交部议叙,即将升迁,自然欣喜,便急忙动身赴嵩,欲与家人分享欣喜。他尚在途中,赴嵩的日期堂上并未知晓。忽一日,王太夫人嘱曰:“吾儿将至署,尔等速速出堂迎接!”家人以为夫人思子心切,随便言语。孙氏姊妹便无意间步出堂来。刚出署门,见基田已至,并告曰:“昨堂上已知汝来矣!”基田十分惊喜,进得堂中,叩询慈母知来之故。太夫人曰:“自古母子连心,余偶心动,故知之耳。”三子及诸孙俱会于嵩,彩舞承欢。太夫人环顾色喜,后数旬,遇微疾,叹曰:“吾老矣,汝等驰驱南北,思合堂同席,何可易得?今适会于此,亦人生至乐也。”既而病情加重,三月七日戌时,王太夫人卒于嵩县官舍,享年七十有七。
王太夫人来嵩已逾三年。嵩政简而俗淳,太夫人“初入境时,嵩民鼓吹出迎,百里不绝。居久,乐其民风,尝以春秋出行田家,农妇闻之,竟迎拜。”太夫人与老者言慈,少者言孝,赐果饵,欢如家人。基渊为太夫人筑百合园,夏则清暑其中,四郊妇女咸来。起居间,嵩妇或有婆媳争吵者亦往诉于太夫人。太夫人因人劝诲,多醒悟;道路寒冻者,岁赐衣;下逮囚狱之属,予恤赍;遇旱祷雨,必蔬食减饭。曰:“民困亟矣,吾敢晏乎?”其言行深得嵩民敬仰。卒之日,嵩男女临奠,哀恸者日数十百人。人众室小,基渊即在百合园中立祠致祭,岁时不辍。及至九月,康基田偕弟基渊与兄基命扶柩归故里,并在籍守制。
次年二月初二,康基田将先妣王太夫人与先考,合葬于兴县城东大茔梁之祖茔。六月,服阕。康基渊赴嵩履职,不久擢升兰州肃牧,康基田则赴部领照分配。
二、钦州知州
康基田领照后到广东候补。乾隆三十五年二月,携眷赴粤,辗转月余,到达广州。在等待候补的日子里,他每日执教次子亮钧学诗作画,孜孜不倦。直至六月,方署新宁知县。
八月某日,康基田已赴新宁。入夜,他在榻上作一梦得男。日之所思,夜之所梦。他平素善解梦,故知梦男必生女。梦刚醒,家眷便来向他报喜三女蕙兰生,遂将所梦说与妇孙安人。安人泣之曰:“吾乃生女命也。”后果又生四五女,常以不复生子窃泣。康基田劝之曰:“女而才,亦复何憾!才而淑且慧,尤可珍。”并言:“女子孙,虽执业与男子孙不同,而励其勤俭,勉其端谨,与男子孙无异。慎勿谓为女之日短,为妇之日长,自幼让其骄肆惰慢,养成悍暴,而不示之言。”康基田秉承家风,素重家教,三女蕙兰七八岁时便命学诗作画,终成三晋女诗人,著有《留梦阁诗抄》,至今流传于世。
康基田署新宁县知县五个月后,便于十一月二十五日交卸,署澳门同知;
乾隆三十六年四月交卸,署博罗县知县;
七月初七交卸,署惠州府知府兼署惠州府通判;八月俱交卸;
十一月复署博罗县知县,三十七年七月交卸;
八月题补雷州府同知,未到任;
十月檄署廉州府同知,忽又署钦州知州;
三十八年二月十九日,特旨任廉州府知府。四月十五日卸钦州事,赴廉州任职。
康基田赴任粤后,三年间九易署地,八署职官,调动频繁,升降反复。而两次任职时间最长的,就是博罗县和钦州。
博罗县位于珠江三角洲东北部,东接惠州,南与东莞隔江相望,西连增城,北靠龙门、河源,毗邻港澳。自然资源丰富,山川秀美,人文荟萃,具有浓郁的中国岭南风光和独特的客家文化。境内罗浮山集道、佛两教于一山,融自然景观和人文景观于一体,素有“岭南第一山”和“中国道教圣地”之美称。土地肥沃,四季如春,年平均气温二十一摄氏度。康基田赴任后,发现博罗旧有书院久圮,庠生失所,访得黄甲峰头有废寺,山冈环绕,溶水滢回,欲改建书院。
黄甲峰,山高大,形如象,俗呼象头山,群峰骈列,惟此耸峙。峰顶旧有寺院。康基田设教建议一出,僚皆哗然,“怵以佛事祸福之说。”他却说:“因地设教,有司职也。若有殃咎,愿以身当。”遂鸠工移建,
堂庑斋廊以次备举。阅月,工竣。他又亲自书写“登峰书院”四字,悬于门额,请来邑地贤士韩朝英为院董事,檀萃为主讲席。是时膏火甚薄,又劝韩朝英“送租四十余石以润寒酸”。后又请举人韩朝芳和以诗书画三绝著称于世的韩荣光来院讲席,因材施教。于是,多士蒸蒸日盛,科第不绝,影响数代博罗人。
乾隆三十七年七月,康基田卸任,署钦州知州。
钦州于南北朝时设宋安郡,梁时设安州,明初改钦州府,位于广东(今广西)北部湾顶上,在我国众多城市中,是一座颇具特色的滨海城市。有钦江、茅岭江和大风江穿城而过,流入浩瀚的钦州湾出海。依山临海,气候宜人,古迹众多,有王岗春色、六峰缀秀、龙泾环珠等八处著名景观,为桂南著名旅游胜地。主要特产有猪脚粉、荔枝、龙眼、香蕉等。
康基田赴任钦州知州后,适遇庠生考试,即出政论题《酒米论》,劝士子勤奋读书,求取功名。他在此爱民礼士,体察民情,清风惠政,人所乐道。刚上任时,便洞察郡中“胥吏暴横,为民蠹”,百姓备受侵害。他即整治暴吏,列其罪状,惩其首恶,于是民心大快,各安其业。为使“乡民子弟,个个文韬武略,双翼齐飞”,他扩建东坡书院,裁减俸禄,“以稗膏火”。并规定在院学习者“岁有试,丹有课”,并亲自督课,不容有违章舞弊事件。由是钦郡学风日盛。
康基田对钦州的奇山秀水情有独钟,政事之余,经常外岀游山川沃野,“其踪迹在仙侠之间”,挥笔写下了《青塘镇高尺山审核记》、《马鞍山地记》、《大垌镇那汰村后百浪岭地记》、《黄冈山地记》、《那马村廷韶岭地记》、《大垌镇那光村后九牛岭地记》等二十篇《康府风水留题》,为钦州人民留下了宝贵的文化瑰宝。
他在《马鞍山地记》中,对马鞍山的地理风水描述是:
马鞍山上柳枝龙,偏角落脉复转东。
三度飞鹅恰到穴,龙行不尽结龙腰。
形如狮子望楼台,左边官砂来迎拱。
右边空缺十一裹,时师到此不动心。
不知此地真龙驻,左右龙样山叠顾。
旌旗叠叠排两衙,世人若能插得往。
先出进士后探花,文武十代宰相家。
他在《大垌镇那汰村后百浪岭地记》中,以“一对金鸡对面啼”为题,描写此岭是:
百浪岭上一枝龙,那派垌口一双峰。
涌起星辰反身转,跌落岭南不知宗。
跌下岭来无踪迹,金鸡卧睡头向东。
前有三口地雷炮,后面罗伞叠重重。
右边草鞋遮过穴,日头上岭正相逢。
青龙砂手走出外,谁知穴宿内关中。
面前有个鱼粱枕,左右男女在其中。
若是成才不点穴,日行夜走不知行。
若有名师点出穴,水出巽巳对合同。
此地富贵代代有,头名状元自然充。
他对大垌镇那光村后九牛岭“春牛食嫩草”地形中亦有留题:
天堂来龙好威风,两头牛尾转回东。
行龙起伏三台帐,面前文笔对堂中。
形似春牛食嫩草,罗星日月锁重重。
时师点著此穴地,官员富贵福禄隆。
皇榜文才必定有,三代进士自然充。
康基田通晓风水地理,被迷信风水的粤人称为“国师”。其《康府题留》作成后,虽为秘本,却“无翼飞,不胫走”,先在钦州传抄,遂至廉州,后在广东亦颇为流传。二○一○年五月,广东莫燕慧搜集至《康
府留题》,并作了解义,冠名《康太守风水留题解读版》,广为印行。
三、廉州知府
乾隆三十八年二月十九日,康基田旨授为廉州知府。
廉州古称合浦(含今浦北、北海市),意为“江河汇集于海的地方”,“以其地有大廉山故名”,府治在合浦。东与广东廉江县相邻,南接北海、防城港,西与钦州交界,北与灵山、浦北、博白县接壤,是我国古
代“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和繁荣的商埠。古今文人墨客喜会于此,宋代大文豪苏东坡建亭客居,留下了气壮山河的“万里瞻天”巨匾。众多古迹和人文景观,无不昭示着此邑人杰地灵的辉煌。廉州历史悠久,山清水秀,资源丰富,物产众多,盛产珍珠,是我国著名的南珠之乡,素有“南珠故乡,海角名区”之称。
廉州地处滨海,民多疾苦,欠课较多。如盐课项,由原任知府兼领“巡盐御史”,无暇顾及,前课缺额银十五万两。康基田到任,即上疏广东总督李侍尧,请求调剂。李公不许,且严檄禁追,另募殷商接充。令下,人心惶惶。他不得已,密召疲商数十人谕以祸福,并从库中拿出贮备公银一万两,先期得贾。疲商皆踊跃急公。于是,“灶无不积之盐,商有盈余之利。”一年后,廉州所开七十二埠,将所欠盐课悉数缴纳。李侍尧知之,十分惊奇,亦折服康基田的从政之能。
廉州郡城合浦,距北海二十公里,地卑土薄,晨夕雾昏,春夏雨淫,而城内泄水沟渠闭塞久矣,每遇暴雨,积水甚多,潦水为灾,人多中湿发瘟毒。康基田赴任两个月后,适遇大雨四日,洪水溺死者数十人,城内水深三尺,民皆乘舟以行。他便访郡老,阅旧志,得知东南城下有故水洞,循旧迹设法疏治,泄城中积水;开通龙江入海故道八百余丈,廉郡再未有水患。为繁荣廉郡集市贸易,他恢复了古卫民街圩,在该圩“筑廛二百余间”,招徕商贾,一时商旅辐辏,古卫民街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
北宋著名诗人苏东坡,六十二岁时因“乌台诗案”流放,从广东惠州贬到海南儋州,三年后获赦召回合浦,受到廉州名士邓拟的热情招待,并安排在风景秀丽的“清乐轩”和邓拟私家园林“长春亭”居住。苏公在此两个月间,写下著名诗歌九篇,为廉州留下了珍贵的历史文化。后人为纪念他,在他居住过的地方建起一座亭,名曰“东坡亭”。
康基田在疏城东河时,访得苏公遗迹,鸠工修复倾圮已久的“东坡亭”,使故址葺而新之。修复后的“东坡亭”位于今合浦师范学校园内东坡湖中的小洲上,与不远处的“东坡井”遥遥相对,湖面绿荷,飞燕斜剪,蜻蜓点水,波光粼粼。亭阁琉璃瓦砌顶,墙漆薄绿泛黄,古色古香,小径绕草坪;亭内有题碑十二通,其中苏东坡遗诗碑九通,静雅肃穆;亭旁有东坡石雕一尊,胡子长密且白,着宋朝士服,左手持一本卷起来的书,右手靠背,头戴布帽,昂首挺胸,目视前方。此亭成为合浦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
竣工之日,康基田挥笔写下《苏公遗迹记》。他在序首道:“元符三年,公自儋移廉,所居有清乐轩、长春亭,擅园池竹木之胜,赏与廉守张左藏、刘仲几诸人啸咏其中。癸巳夏,余来守郡,暇访遗迹,弗获。嗣疏城东河,得东坡古井,距百弓。有池数十亩,碧水清泠,游鱼瀺灂。中有二洲,土人云此东坡昔结庐处也。爰鸠工庀材救之。度之曰轩,曰亭。悉复其旧,树色波光为一郡胜。既勒碑以记,并各系以诗。”他对苏东坡大为赞叹:“盖天地之正气,不容熄灭,天理之在人心,无间岁时。文忠立朝大节,褰谔不回,一以结人心,厚风俗为主。天下之人,想望风采。”同时,他又作了《清乐轩》、《长春亭》两首诗,勒石雕刻以纪。
合浦于明嘉靖元年创办“海天书院”,清乾隆十八年更名“海门书院”。“但自康熙帝以来七十余年,贤士寥寥,无登贤书者。”康基田见此,扩建了海门书院,增立学舍,筹生息银,以资膏火。自是领乡荐,入词垣者不一。如乾隆朝进士冯敏昌、李符清、李馥香、陈邦泰、蓝应元、赖景泰、陈宏猷皆一时英俊,联袂并进。邑人谓“非地效其灵哉,功推康太守也”。
康基田在合浦时,常独自到辖区山水间游览,寻龙点穴,因而被邑人神化。
乐民镇位于浦北县西北,素有舞青龙的传统。其传统即缘自康基田。据民间传说,一日康基田鸣锣开道,坐轿出巡,行至乐民镇蒙竹垌时,突然“嗖”的一声,一箭射断康知府的轿杆,使其大吃一惊。他便下轿察看,发现是蒙竹后山上的妖魔作怪。于是,下令让随从到蒙竹后山用桐油烧山,连烧七日,“大鸦”、“细鸦”妖魔鬼怪被烧伤后,飞到蒙竹垌死在田里,至今当地群众把这片田叫做“大鸦田”、“细鸦田”。康基田发现乐民的这块土地是“卧地白虎”,白虎发威会给当地民众造成灾难。于是令民人每年中秋节舞青龙,以青龙克白虎。自此,乐民镇年年风调雨顺,平安吉祥。舞青龙的习俗也就相沿至今,从未间断。
康基田任廉州知府时,曾到灵山县名山之一的六峰山微服私访。出访之日,他扮成个慈眉善目的老者,请了顶轿子便上路。途中非止一日,他不时打听地方吏政、风土民情,遇峻岭流泉,必停轿仔细端详,有时路陡山峭不便坐轿,便下轿攀缘,日行不过二三十里。两轿夫颇感奇怪:这老者不像穷人,轿脚钱从未讨价;不像富人,饮食从不挑剔;不像风水师,未见有罗经用具;不像官人,为人随和没架子。
一日,进入灵山县境檀圩,巍峨蜿蜒的一脉石龙渐入康基田视线:那石龙山脉从龙武直往灵山城奔腾起伏而去,至六峰山突起一兀,似是龟背。龟乃灵物,故称六峰山为“西灵山”。六峰山有两道山门,第一道称古枋,康基田到此后,为山门题写“灵岩初地”四字,两边写楹联“灵岩脉出通三海,初地峰登上六峰”,并写下著名的“西灵名山碑记”。该记成为合浦的传世名篇,载入志书。民国初年,此碑的拓片又传到香港。
康基田上到第二道山门,即“福德楼”,只见灵山危峰耸翠,参差林立。东崖有一洞,宽平可憩;稍折而北,两山对峙如门,数武诸峰廻合,罗青削黛;最上为芙蓉峰,望之如蓬瀛;循麓而西,为三海岩,迤逦相属,窍穴中虚,若偃月,若覆鼎,若巨龟,侧裂殊诡,不可名状。康基田走过“福德楼”,见有一块似龟巨石,便在龟背上敲敲,似鼓而又沉闷不响,却有一道红光飞出。他再细看,龟背前有琴台、笔架、签筒、罗帐、掌扇,一应具备。康基田感叹道:“此处必结穴成宝地,且有富贵之格。”
于是,他微笑着问两轿夫:“抬轿辛苦吗?”
两轿夫回答:“老先生,你是读书人,不知民苦,抬轿岂有不苦之理呢!”
康基田又问:“那你们希望子孙后代还抬轿吗?”
两轿夫齐声说:“委实不想做这等伺候人的下等生计,请先生明示。”
康基田沉吟片刻,曰:“尔等去附近借把锹来,与你俩在此封两块穴地,将尔等先人安葬,保证日后不再抬轿,子孙必有富贵。”
两轿夫作揖后,便往附近借锹去了。走了一程,轿夫甲与乙说:“我俩去借锹离此,如他乘人不备,逃往他方,轿脚钱向谁要去?”遂放慢脚步,到了一垌前停下,并不时探头张望。
两轿夫的举动,康基田看得明白。不一阵,两轿夫便返回,谎称山上无有住家户,借锹不得。康基田听后,叹曰:“怪不得二位,生死有命,富贵在天。那尔等就天天抬轿去吧!”随即命二人将他抬往灵山县衙。
来到县衙,康基田对知县张考书道:“数日间,这轿夫照顾余之衣食住行,周到备至,烦贵县为每人支付五两轿脚银。”
二人领银后出堂,壮着胆问衙役:“这位老者何许人也?”衙役答曰:“你们数日间伺候康大人,尚不晓得他是谁?他就是康知府。”轿夫一听是久已闻名的“国师”,吓得直哆嗦,好一阵才缓过神来,后悔当初不听“国师”之吉言,去借锹封穴,便灰悻悻地抬着轿
子离去。
还有一个传说,是康基田解梦的。合浦东坡湖上有个东坡亭,是士子科举祈梦之地。凡人到此求梦,没有一个不奇验的。一次,有甲乙丙三个同寓的举子,一齐去祈梦,分做三处宿歇。次日得了梦兆回来,各
有忧惧之色,你问我不说,我问你不言。直到晚间用餐,店主人道:“列位相公各得何梦?”三人都皱眉蹙额道:“梦兆甚是不祥。”店主人道:“梦凶得吉,从来之常,只要解得好,便也无妨。你且说来,与我听听。”甲言道:“我梦见苏公亲手递个象棋与我,我拿来一看,上面是个‘卒’字,所以甚是忧虑。卒者,死也。我今年不中也罢了,难道还要死不成吗?”乙与丙听见,都惊骇起来,乙道:“我也是这个梦,一些不差。”丙也道:“我也是这个梦,一些不差。”三人愁做一堆,起先去祈梦,原是为功名;如今功名都不想,都求性命了。店主人想了一会道:“这样的梦,须得某人解,才能得解,我一时解他不来。”三人都道:“那人住在哪里?”店主人道:“不远,就是知府衙门的康知府,只有一河之隔。他平素极会解梦,又没有什么架子,你们明日去问他,自然有绝妙的解法。”三人道:“既然不远,何须到明日,今晚便去求他便是了。”店主人道:“虽隔一河,无桥可渡,两边路上俱有栅门,此时都已上锁,须是明日才得相见。”三人中甲乙两个性缓,丙者性急。性缓的竟要等到明日了,那性急的丙道:“这河里水也不深,今晚便待我涉水过去,央求他解解,少不得我的吉凶就是二位的祸福了,省得大家睡不着。”说完,就脱了衣服,独自一个人走过河去。恰遇康基田在府门口散步,当丙知道他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时,便把三人一样的梦说与他解。康基田道:“这等夜静更深,栅门锁了,你从哪里过来的?”丙道:“是从河里走过来的。”知府道;“这等那两位过来不曾?”丙又言道:“他们都不曾来。”康基田大笑道:“这等那两位都不中,单是你一位中了。”丙道:“同是一样的梦,为什么他们不中,我又会中起来?”康基田道:“这个‘卒’字,既是棋子上的,就要到棋子上去解了。从来下象棋的道理,卒不过河,一过河就好,与车马炮并威。那两位不肯过河,自然不中;你一位走过来,自然中了,有什么疑得?”此人听了,虽说康知府解得有理,心上只是有些疑惑,及至会试挂出榜来,果然此人中了,甲乙二人未中。
上述这些事皆为传说,不足为信。
康基田在廉州知府任上惠政颇多。诸如治水、兴商、办学、辟景等,凡事皆召父老面授机宜,令民自为之,不发牒征夫,使里正累民,全凭以自愿,而民皆乐为之。乾隆四十年八月,奉调惠潮嘉道。“去任之日,吏民攀辕百余里相送”。邑人今方说:“翻开合浦历史,能为合浦人民作出巨大贡献的地方官为数不多,能让浦民永远不忘的,是汉孟尝(字伯周,东汉会稽上虞人,曾任合浦太守)和清康基田等少数清正廉明的地方官。余者皆政绩平庸或贪官。”
四、惠潮嘉道
 
嘉道是明清两朝界于省、府之间设置的一级重要行政机构,一般管辖二至三个府、州,史称“道员”、“嘉道”,民间尊称“道台”,它是省的行政派出机构。清朝还设立一些专业道,如粮储道、盐法道、茶道等。惠潮嘉道领二府一州一厅:即惠州府,辖归善、博罗、长亭、永安、海丰、陆丰、龙川、河源、和平九县及连平州;潮州府,辖海阳、丰顺、潮阳、揭阳、饶平、惠来、大埔、澄海、普宁九县及南澳厅;嘉应直隶州,辖长乐、兴宁、平远、镇平四县。
潮州,即潮之州,大海在其南,群山拥其北,地势北高南低,境内群峰起伏,海拔一千米以上的山峰有九座,故称“山城”。
康基田到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重修韩江楼。
韩江楼位于潮州城内,建于宋代,兴于明代。背靠城郭,面临韩江,久经风雨,岌岌可危。他刚到任,即鸠工按旧制重修。修复后的韩江楼高二层,阔三间,俄棚屋面装饰金黄瓦片,红柱丹墙,雄伟壮丽。楼中重塑关羽、关平、周仓组像,形神兼备,栩栩如生。香港现代国学大师饶宗颐曾题额“韩江楼”,并书联:“忠贞亘万古而有光,何用别求白日;义勇垂两间于不泯,即此便是青天。”赞扬关羽的忠勇。
出楼沿阶而上,便是玄天阁。玄天阁坐落于形似龟头的巨石“洄澜石”上,依山而建,风格独特,阔三间,深三间,斗拱抬梁木结构,重檐歇山顶,红墙黄瓦,金碧辉煌,巍峨壮观。阁中供奉玄武帝,乃北方大神,形象披头散发,脚踏龟蛇。
出玄天阁,便是闻名遐迩的北阁佛灯。佛庵前树一根桅杆,悬一盏佛灯。每当夜幕降临,灯光远照四方,成为韩江夜航标志。历代文人墨客到此游览,目睹这诗情画意的风景,写下不少诗篇。乾隆年间进士郑兰枝有一首写北阁佛灯诗,曰:“城北烟林阁几层,琉璃座上看燃灯。一痕隐射青天静,半点长随白日凝。影什晨星悬古刹,光分夜日挂岗陵。焚宫自是长明镜,照彻韩潮万象澄。”
韩江楼修葺五月,工竣之日,康基田在“洄澜石”上题《韩江楼落成》诗:
    一石洄东注,千山积翠来。
    城连赤岸起,门倚紫云开。
    澜槛中流出,鱼龙改窟回。
    凭高时放眼,何处染尘埃。
韩江楼落成,康基田喜不自禁,又登楼望景,只见楼外江水连天,惊涛拍岸。他眺望间,遥见护城北堤卑弱,不足以御江涨。他又集夫用三合土将北堤增高五尺,阔如旧制。越月,汀江、赣江、韩江三水并发,新堤不没者才二尺,邑人幸免于患,额手称庆。
潮郡多雨,而雨后街巷中水深数尺,往来者倩人负渡。康基田访知城内有横直大沟,自前明以来即湮塞不通。他即按形启视,下皆巨石,坚整如故,宽深五六尺不等。他折服前人治事之精,乃劝民迁让,次第修复,通流如旧,迄今无患。
越年四月,康基田卸惠潮嘉道,又回任廉州知府。他在政事之暇,于署西爱园辟池数亩,遍植荷花,立亭阁,架略彴,吟诗作画,务花弄草。八月份卸任间,即在园中为合浦诸生讲业,或移席放舟东湖,或乘月登观海楼,以赋诗饮酒为乐。不期这年九月他在嘉道任内,因处理嘉应州死囚犯蔡老三时,该犯临刑未死,带伤逃逸而被株连,部议夺官。
奏上,乾隆帝对康基田矜宥保全,尚无责惩,并谕旨“着该(广东)督抚出具考语,送部引见。”他在廉州赴京途中,感恩述怀,赋诗曰:
    江上明珠去不还,江间波浪涌秋山。
    三年闭阁成何事,留得丹忱拜圣颜。
康基田于十一月抵京面见圣上后,乾隆帝谕示“吏部遵例开复”。但当时各省尚无缺出,遂留京,在西草厂胡同侄子康仪钧旧寓之西偏僻处,筑平房数间居住。不久,孙夫人携子亮钧及眷属自粤抵京,合家团圆,喜不自禁。是年,他正直天命之年,又在京都建起寓所,故在除夕夜,作《都门除夕》诗一首:
    行年五十得侨庐,儿女承欢暂息居。
    会有风云酬未了,都忘岁月剩宵余。
    文章名世惭华国,雪月流清爱检书。
    往事低徊不成寐,闻鸡中夜意何如。
康基田在京滞留,无有开复音讯,二、五两女又痘殇,心情不佳,便常游西山皇家寺院潭拓寺,并于这年四月参加了潭拓寺的“浴佛法会”、“莲池大会”、“龙华圣会”等佛门盛会,与寺中僧侣作法诵经,吟诗作画。
 
(未完待续)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