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凤仙山下走出的抗战勇士

浏览: 次 作者:康先甫 日期:2018-11-16 11:18

 

20157月,我在山东泗水县柘沟镇郭家庄采访康家人抗日的事迹,了解到凤仙山下这个当年不足100人的康姓村庄,却先后走出去8位青少年投身于保家卫国的抗日战争。如今,有4位老人已经去世,还有4位老人乐享天年,退休后定居在安徽省马鞍山市的康振,就是其中的一位。同年10月,我和中华康氏文化研究会康明堂副秘书长,到马鞍山市拜访了这位宗长。
康振,19264月出生,早年参加过儿童团,共青团,后从事党的地下工作,于1943年春加入中国共产党,同年参加八路军。1945年被调入解放军中共机要科做情报工作,1955年被授予上尉军衔。解放后任安徽省马鞍山市冶金工业部矿山研究院宣传部长等职,1988年离休。
见到康老,我十分惊讶,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位90岁高龄的老人中等身材,走起路来脚步轻盈,看上去大约五六十岁的样子。老人性格开朗、健谈同他交流,似乎感觉是在拉家常,可从他的言语和形态中,又让人感觉出一种军人的坚强和威严说到当年抗日的事,他很严肃:“‘七七事变后,日本人于19381月占领泗水县城,为了推行所谓的囚笼政策,他们在乡下村与村之间大都建立了据点(炮楼),还在每个村庄外埋上木桩,用铁丝或者绳子网起来,不让百姓们随便出入。那时候,我正在读小学2年级,白天去上学,晚上到村口站岗放哨,以防鬼子来偷袭。他们不时到村子里抓人去修碉堡,有一天,我被鬼子抓去修工事,由于身小瘦弱,干不动活,他们又打又骂,他们在各村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我亲眼看到我们康姓有一个姑娘被日军奸污后成了一个疯子,天天在村子里乱跑乱哭乱叫。我恨透了日本人,从小立志要把他们赶出中国去。
康老沉浸在回忆之中,他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说:村里的学校办不成了,我停学半年后就到县城一个私立学校读书,上民办,读高小也就那个时候,地下党组织派人找到了我,给我讲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的道理,动员我参加县大队,分配给我的工作任务就是在县政府的直接领导下搞地下情报工作。从此我白天背起书包当学生,放学后拿起鞭杆当起放猪娃,走东村西村,想方设法靠近敌人的据点,去观察日军的活动情况,摸清据点内日伪军的人数,侦查敌人的武器装备和火力部署,及时把这些情报传递给党组织和县政府的抗日武装组织这期间我曾多次遭遇日军的巡逻兵搜身盘查,却都我说谎或装傻把他们蒙骗了过去,他们认为我就是一个啥事也不懂的傻孩子,岂知我已经是一名共产党员了。
康老很严肃地说:“干革命就不能怕流血牺牲。从参加革命工作的第一天起,我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我们地下党组织中有一位领导,他是我的入党介绍人。他的妻子被日军抓去后,敌人用酷刑逼她说出地下党组织的所在地和人员名单,她始终不说,敌人就对她实施奸污和酷刑,她到死都没有屈服。他是我学习的榜样,是她的精神激励着我跟着共产党干革命永不回头。在抗日战争年代,我不但出色地完成了上级党组织交给我的各项工作任务,还经常在工作之余到一些农户家里,向村民们宣传抗日救国的道理,动员一些青壮年参加八路军和支前。1944年春,我参加了八路军,随军在泗水曲阜一带开展抗日斗争,直到日军投降。
解放战争开始,康振被调到华东军区情报科,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无线电,侦查、破译敌方密码,从中了解和掌握敌军的行动计划,并及时准确把搜集到的情报上报给党中央和毛主席他说:我一直跟着陈毅老总行动,他人在哪里我就在哪里当年,我们工作重要性、安全性程度非常非常高,就我个人来说,陈老总外出只带两警卫员,我外出身边跟三四卫兵,因为,整个解放军的军事密电码和行军动向以及国民党国防部的情报在我的掌握之中说到这里,康老开怀一笑,他笑的是那样的自信和骄傲。他看着我说:有人问我你一个上校,在解放战争中都参加过哪些战役?我告诉他们:我没有拿起刀枪上过战场,但是我一直战斗在敌人心脏,可以自豪说,华东地区的所有战役我都参加了!
康老如此的自豪和骄傲,这是我们康姓人的自豪和骄傲。
同康老握手言别时,我们望着这位精神抖擞的抗战老兵,说不出激动心情和感的话语,心深处只能默默地祝愿他越活越年轻,永远保持着抗战老兵的自豪感和青春本色!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