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为抗日战争招募兵源的康世正

浏览: 次 作者:康东林 日期:2018-08-31 10:55

 

1937年7月至1943年底,河南省中部始终是国民党统治区,为了补充兵源,国民党政府除征派“门头兵”外,在豫东、豫西设立两个新兵招募处,招募新兵。豫西招募处设在禹县县城,豫东招募处设在周口镇。每个招募处从各县保安大队中抽调官兵组成,各有一个营的兵力,担负招募和初训任务,然后交给在河南驻防的马鸿逵队伍的骑兵师,经过正规培训后送入前线战斗部队。康世正从鄢陵县大队调往豫西招募处任营长,源源不断将招募的新兵训练后送往前线,为抗日战争做出了贡献。
 
剿匪有功 为民除害
康世正于1906年农历三月十五日出生在河南省鄢陵县屯沟区康庄村一个富农家庭。他从小读两年私塾又转入学堂,后考入鄢陵县师范学校,于1924年毕业。在学校他是品学兼优的学生,又因他有1米87的身高,良好的体魄,被军事教官看中。开始任学生小队长,后来提升为中队长,直至大队长。由于成绩优异,毕业后被校方留任该校军训教官。
1930年5月,鄢陵县保安大队升级进入省地方部队后,鄢陵县重新招兵,建立新的保安大队。康世正被调任为大队长。在任职期间,他按照学校的军训规则对300多名队员进行严格的培训,使全队战士都具备较高的军人素养和战斗本领。1932年冬,在彭店区北部农村有一个土匪窝点,经常抢劫作案。康世正接到报警后,化装成农民模样,侦查出土匪的出入地点,身先士卒带着30多名战士一举端掉了匪窝。打死土匪1名,活捉2名,他自己腿部也受了伤。1934年农历4月初的一天,康庄村民捉住了以大柴庄柴玉振为首的3名土匪,但不敢去该村剿家。接到报警后,康世正立即派小队长康丙顺带领30余名战士,配合康庄村民共60余名奔赴大柴庄柴玉振家中,深挖匪穴,搜出长枪12支,子弹500余发。并将3名土匪押解到县。所捉拿的两起匪徒均及时经县政府批准执行枪决,使本县和周边县很大范围内土匪的嚣张气焰得到了镇慑和遏制,保护了广大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招募新兵 支援抗日
1939年初,康世正从鄢陵县大队长岗位上被调到禹县河南省豫西新兵招募处任营长,负责豫西广大地区新兵的招收和培训。康世正到任后,第一步就是抓宣传动员工作,组成几十个小组或小分队到城乡贴布告和口头宣传,动员民众抗日救国。其次是做好新兵的体格检查和初步训练。
在招兵过程中,有不少爱国青年投笔从戎,积极踊跃地参加到抗日救国队伍中来。1942年秋季,河南省遭受特大旱灾,庄稼颗粒不收,很多人逃荒要饭,卖儿卖女,不少人活活饿死。这时不少农村青年为了糊口,报名参军的很多,招募处一面接收新兵,一面对新兵进行初步培训,培训后交给在河南驻防的马鸿逵部队的一个骑兵师。该师官兵分别驻在豫东、豫西两个招募处的近处城乡,将经过招募处初训过的新兵进行深度培训,苦练杀敌本领,然后送到抗日战场。
豫西新兵招募处4年约招募新兵8000人左右,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很大贡献。
 
敢作敢当  保护乡亲
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当一个营长级的军官,必须与各界各方官员拉好关系,广交朋友。比如请客吃饭,吸食毒品招待等。钱从何处来呢?唯一就是克扣军饷,坑害下属。可是康世正从不这样做。每次回家就是向父亲康春生要钱,应付日常开支。他在禹县和马鸿逵队伍的那些师长、旅长们关系很好,都成了厚交和知己。
有一次,他带着4名护兵回家,村民康三成对他说:“世正叔,这件事可是不得了啦,咱村康孟荣、王学曾两个青年当了马鸿逵队伍的兵,不知怎么跑了回来,队伍里来了一帮人把他两个抓到了张桥镇上,打得死去活来,浑身是血,说是不想干必须拿几百块大洋,穷人家把地卖光了也不够,况且卖了地一家人咋活呀。”康世正听后,带着4名护兵,骑着马疾奔前往。找到那些兵后,对方带队的那位连长一看来者不善,连忙说:“长官有事吗?”康世正问:“为什么打俺的人,现在当兵是自愿的,不是‘门头兵’,逃是你们对待不好。”在问清哪个旅、团后,不由分说朝那个连长脸上双手打了五六个耳光。这时候又有两个排长过来说“怎么啦?”康世正手下的几名卫兵都一齐下手打,直打得对方个个磕头求饶,连说:“长官,对不起,放人、放人!”
回村后,康世正立即给从禹县调到周口镇的第二旅旅长写了一封信,如实说明情况,并说我打了你们的人。让村里人把信送到周口镇交给旅长。可是谁也不敢去。最后有一个叫刘文的村民自告奋勇前去送信。村里人都说康世正惹了大祸啦!打了人家的兵还叫去送信,谁去到那里也没有好下场。其实他们不知道,康世正与那位旅长是最知己的朋友。
村民刘文当晚早睡,半夜起程,步行百余里,第二天中午前赶到周口镇,到该旅部门侧一个茶房,向茶房主人说明来意后,茶房主人说:“你看,岗哨不会让你进去,等一会,旅长的卫兵肯定出来办事,可把信交给他。”不一会,果真那个卫兵出来了。刘文上前说明来意,卫兵接信并让刘文等候。倾刻间卫兵出来说:“旅长请,随我来。”
进到屋里,那位旅长亲手递烟,卫兵倒茶。一会儿,几个菜端上来,两人面对面饮酒吃饭。旅长说:“我对部下管教不够,你回去给康营长说,我一定对部下严加管教,进行处理。”饭后刘文告辞,旅长对卫兵说:“安排休息,住够10天再回。”刘文虽多次提出返回,旅长苦苦留客,一直到第10天才让返回。
刘文送信走后迟迟不见回家。康世正已返回禹县招兵处。全村人议论纷纷,有的说这一次康世正闯了大祸啦!有的说弄不好刘文活不成,连个尸首也见不了。刘文的女人哭成了泪人。从刘文走后的第4天开始,每天下午村里人到东寨门外聚集,看望的人群越聚越多,人人提心吊胆,挂念着刘文的安危,一直到第10天傍晚时分,刘文美滋滋地回来了。村里人跑上前去把刘文抬了起来,喜出望外。又听刘文说招待多么好,全村人异口同声地说:“还是咱的康营长面子大呀!”
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康世正敢打马鸿逵回兵的消息传遍全县,人人称赞康世正有敢作敢为的胆识和勇气。
 
破家为民  庆祝光复
1944年初,日军侵犯中原,大部分县城沦陷,地方军政官兵摇身一变成了伪军,并招兵买马控制一方,康世正不愿为民造罪,辞官为民,解甲归田。这时伪政权的苛捐杂税日益加重,农民苦不堪言。村里人推举康世正当了保长。因为全县人都知道康世正厉害,果然上边催收粮款的人不敢来了,一些贫困户交不起粮款也没有追究,手持木棒打人的现象不见了。村民们说:“世正当了保长咱们好过的多。”
1945年8月15日日寇投降,全国人民庆贺胜利,康世正从内心里高兴。3日后的一天上午,在村里的康庄保办公处,一群村民听到抗战胜利消息时,个个心情喜悦,精神振奋。这时有人说:“沙滩村的四街戏(县城4道街办的豫剧团)今天就唱结束啦。”康世正听到后说“想叫来唱戏么?可以呀,唱3天戏庆贺一下抗战胜利怎么不行。”另一个人说:“唱戏必须有钱,保里有钱吗?”康世正当即让在场的老部下康丙顺、康言勋二人去沙滩村订戏,并说:“钱的事你们不用管。”
第二天上午,康世正派了3辆车,前往沙滩村把剧团的演员和戏箱拉到村后街康氏祠堂,康丙顺、康言勋二人见了康世正说:“连锅也没垒,叫人家吃啥呢?”康世正说:“往户家找30条口袋,叫剧团的男演员来我家扛粮,你俩再找10来个青壮年,砸开俺家西仓房的门锁装粮食。”倾刻间康世正家的仓库院里挤满了人群,开始装粮。康世正的父亲康春生闻讯,手掂一支长枪从后院来到前院,开口大骂道:“康世正你是你妈养的不是?你真是个败家子,人家当官是发财的,你当官是整天往家里要钱。现在不当官了,又抢我的粮食,家中有多少东西够你挥霍。”康世正说:“你张口合口说是你的东西,都是大家的,现在还没有到时候,到时候你扔也来不及。你还拿枪啊!你那枪不打人,要打(手拍胸膛)往这里打!”康春生气得嘴唇发紫,就拉枪拴准备射击,被早已站在身边的一名演员何东瀛夺下。何东瀛客气地说:“康老先生息怒。”随即推着康春生回了后宅。
粮食扛到后街康家祠堂后,康丙顺等人安排几个大户人家各自套牲口在自已磨房里磨面,找人垒锅,搭舞台准备晚上唱第一场戏。
戏演到第二天,只剩下一天戏了,该给剧团准备戏款了,当时唱一台戏价是100元大洋。村里的人问康世正戏款怎么办时,康世正叫到康丙顺等人说:“打开前头院的南库房,里面放着4大垛陈放五六年的金黄色烟叶,安排长工们套车拉烟叶。”当两车烟叶装好后,命康丙顺和村中10来个人跟车前往村北仅有一里路远的岗陵寺村行户(农产品交易员)黄大套处出卖。”康春生知道拉烟叶的事,气的不往前院看了。等到车走后往库房一看,竟拉走了两大垛。他预计这些烟叶能卖200多元大洋,开戏价根本用不完,立即顺着车轮印记和路上撒下的碎烟叶片,一直找到岗陵寺村的黄大套家。
当两车烟叶拉到黄大套家门外时,黄大套听来的人说了情况后说:“先到屋里坐,吸烟、喝茶,康老先生可能随后来到。”等了一会,果然来了。黄大套说:“康老先生,你儿子叫村里人拉烟叶卖是为的开100元大洋的戏价,怎么拉这么多烟叶,依我看一车就够了。你不如把100元大洋拿出来,还把烟叶拉回去。”站在一旁的康丙顺说:“俺不敢拉回去,大队长说句话就是命令,谁也不敢违抗。”康春生说:“丙顺!咱两个回去一趟,我拿出钱给你,你交给世正,世正如果收下,愿把烟叶拉回去,你再来岗陵寺村把两车烟叶拉回。若是世正不收这100元大洋,你就来卖烟叶”。说罢2人回康庄,康春生拿出100元大洋,让康丙顺交给了康世正,又把烟叶拉回入了库。
 
不惑之年 死亡之谜
1947年8月的一天晚上,解放军攻开了鄢陵县城,康世正心里有了压力,整日闷在家里,心想:自己是国民党军官出身,解放军来了有自己的好吗,想的多了,得了抑郁症,整天说胡话,颠三倒四,因此也无人去打搅他。
1948年农历二月的一天上午,阳光明媚,天气温暖,康世正坐在过厅门东边的罗圈椅上,声音缓慢无力地喊叫长子康友亮。康友亮走到跟前问:“大呀(父亲的别称),叫我有啥事呀?”康世正说:“给我凳灵箔。”(灵箔是人奄奄一息时,在堂屋门里放两条长板凳,上面铺上用高粮杆织成的箔,然后把危重病人抬到上面,等待死亡的一刻)康友亮认为他又在说胡话,没理他走了。康世正又叫次子康宜先,仍然那样说。康宜先也是认为他在说胡话,没理他走了。康世正继续叫两个儿子的名字让凳灵箔。时间久了,两个儿子商议后,只管把灵箔凳上,走到父亲跟前说:“大啊,灵箔凳好了。”康世正说:“把我架过去吧!”兄弟俩把父亲架到箔上躺下,在一旁坐下。停了2个小时,康世正的呼吸停止,闭上了双眼,享年42岁。
他的死因在村里始终是个谜。由于康世正为人正派,为国家为村里乡亲做了很多好事,人们一提到他,都很敬佩,为他英年早逝而感到惋惜。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