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康信成抗战故事二则

浏览: 次 作者:康采 日期:2018-08-17 10:59

 

康信成,生于1926年12月29日,山西省兴县蔚汾镇胡家墕人。1942年6月参加八路军120师工卫旅21团,在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历任班长、排长、营教导员、团协理员等职。1963年回乡,2002年7月6日病逝,享年76岁。
根据康信成儿子所述,特记康信成抗战故事二则:
 
含泪别连长
1943年7月,晋绥抗日根据地积极响应毛主席提出的“把敌人从根据地挤出去”的号召,贺龙指挥120师积极开展对敌斗争,康信成所在的120师工卫旅21团奉命调至岚县一带活动。当时,团部住在岚县界河口镇。一天,康信成所在连队在岚县闫家沟村刚吃完早饭,接到民兵报告说,郭家沟方向发现敌人,大约有五六百人从山沟里扫荡回来,正向寨子方向走去。连长董信星得知情况后,马上派出通信员向上级报告军情,同时将全连拉至兰家峪后山的黄龙庙附近集结隐蔽,准备伏击敌人,并派2班在敌人来的方向警戒。兰家峪距闫家沟2里,翻一道山梁就到。敌人先头部队一出闫家沟村,董连长命令部队谁也不准暴露目标,要做好一切战斗准备。当敌人过去10分钟左右,大队进入我伏击圈后,董连长一声令下,全连机枪、步枪一齐开火,只见前面骑白马的敌人军官仰翻倒地,后面的敌人全乱了,有一部分敌人沿着侧沟而上,向我连背后马鞍山山头迂回,威胁我方侧翼。董连长随即命令一排长宋清泉带2班及一挺机枪抢占了马鞍山高地,一面掩护部队撤退,一面阻击侧沟里上来的敌人。这时,敌人利用重型武器突破了我黄龙庙阵地,部队只好向后方撤退,连长命令一排掩护,待主力撤到后山再掩护康信成所在的一排撤退。正在这时,一位姓马的武工队队长告诉董连长,沟里还有很多逃难的老乡需要掩护。董连长立即决定说:“群众转移不了,我们不能撤。”当敌人进入我阵地前沿时,康信成和战友们顽强抗击,用仅有的手榴弹和子弹阻击敌人,一连打退了敌人两次冲锋。2班有两三名战士负伤,子弹手榴弹也打完了,一排长腿部中弹不能行走,为了不拖累其他战士只好滚到半山腰一片小丛林里隐藏起来。这时有两名战士跑下来,董连长问你们排长呢,战士说负伤滚下沟里了。董连长对指导员说:“你招呼部队,我下去看看。说着就带着身边的康信成向山下去寻找宋排长。不料被敌人发现,冲在前面的董连长中弹倒地,身负重伤。康信成不顾一切冲上去要背董连长下去,董连长说,不要管我,快走。康信成眼含热泪,哪肯放弃。董连长见康信成执意要背自己,便大声说:“你快走,这是命令!不然,我枪毙你。”康信成只好哭着离开连长。康信成刚离开连长,冲上来的鬼子就把董连长包围起来,连长的驳壳枪里有10余发子弹,他沉稳地举枪向敌人射击,打死四五个敌人。敌人恼羞成怒集中朝他射击,董连长连中数弹,挣扎着喊出“共产党万岁”把手枪里的最后一颗子弹射向自己的太阳穴。
战后,老乡将董连长的遗体隐藏在一块大石头底下,用树枝遮盖起来。第二天上山把董连长的遗体抬回界河口。董连长英勇牺牲的事迹感动着当地的群众和每个战士。团长张新华、副团长黄新武为董连长的牺牲深感惋惜,团部在界河口操场召开了隆重的追悼大会,并将他安葬在南山上一棵大柳树下边,以慰他的英灵。
康信成怀着对老连长的敬仰之情,化悲痛为力量,英勇对敌作战。在之后的抗战岁月里,康信成一直跟随21团转战岢岚、五寨、神池、河曲至绥远丰镇等地,直至抗战胜利。
 
刘家庄歼敌中的娃娃兵
抗日战争中,康信成在兴县附近经历了康宁镇、花子村、固贤甄家庄等战斗。特别是参加刘家庄战斗时,康信成还不满17岁,被分到120师工卫旅21团的一个娃娃排,全排的平均年龄不超过16岁。
1943年9月27日,日军村川大队700余人,伪军100余人,携炮4门,民夫300余人,从临县白文镇寨子村分路出发,以强行军奔袭驻兴县蔡家崖的晋绥军区领导机关。扑空后,又向兴县西北方向魏家滩等地扫荡。10月4日,敌人又转到黄河东岸的黑峪口,被盘塘村我河防部队炮击,仓皇逃窜,黄昏回到赵家川口一带。10月5日又从赵家川口出发,敌大队主力翻山越岭奔向小善畔,与我前线部队交火。我军守在小善畔的两个连队与敌展开白刃搏斗,给敌人造成惨重伤亡,吓得他们不敢前进。我军前沿阵地的连队则主动撤出阵地,以诱敌深入。敌人一进入小善畔,就被我军团团围住,打得落花流水。10月6日晚上,敌人向东南康宁镇方向突围。深夜两点多,敌人溃逃至康宁镇刘家庄。
这时,工卫旅21团早已埋伏于此。康信成所在的娃娃排就埋伏在刘家庄山上,只等敌人进入伏击圈。眼见敌人像没头苍蝇窜到了这里,娃娃排排长一声令下,康信成和其他娃娃兵们把手中的手榴弹一起投向敌群,接着1连、2连、3连、4连、5连也都一齐向敌人开火。顿时大山里爆炸声四起,步枪、机枪的怒吼声此起彼伏。鬼子在山沟里哇啦哇啦地哀嚎,牲畜四散奔走,人仰马翻。战斗持续了不到一个小时,天快亮了,沟里遗弃着敌人的尸体、皮鞋、雨衣、军毯、钢盔、手榴弹、子弹等,残余之敌向东南方向逃跑,康信成跟随部队继续猛追。
8日,残敌逃至花子、新庄,又被追上来的工卫旅3、4、5连团团围住。战斗一直打到黄昏,敌人被迫放弃阵地向东溃逃至甄家庄、吴城村附近,又被我17团、26团、36团和工卫旅21团四面包围,敌人几次突围都被打退。尽管敌人派飞机支援,从早到晚对我军阵地狂轰滥炸,但也逃脱不了失败的命运。10日夜敌人向郑家岔方向逃窜,康信成跟随部队死死咬住敌人不放,村川大队除少数鬼子摸黑逃脱外,其余全部被歼灭。著名的刘家庄战斗,康信成所在的娃娃排也起了很大作用。
后记:抗日战争结束后,康信成所在部队被编入晋绥野战军独立二旅,先后参加了绥包、绥东、张家口、大同、汾阳、孝义等战役。1947年又被编入西北野战军战斗序列,参加保卫延安、保卫党中央和解放大西北等战役。解放后,康信成所在部队又被编入一军的序列,参加抗美援朝战争,任连指导员、连长。抗美援朝战争结束,康信成随部队参与了朝鲜的建设工作,直至1958年回国。后驻防河南信阳明港镇,任炮营教导员。
1963年,受左倾路线迫害,康信成被强行复员回乡。1978年改革开放得以平反,认定当时的处理是错误的,于1981年12月办理了军转休手续。2002年7月6日在家中病逝,享年76岁。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