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康静:割皮救父的大孝女

浏览: 次 作者:李东 日期:2018-08-07 10:17

 


 
近日,石家庄市平山县到处都传颂着康静“割皮救父”的感人事迹,人人都夸奖这位普通的农家女孩是“平山大孝女”。
2018年4月的一天,家在石家庄市平山县的康静赶到医院时得知,父亲康清海在工作时意外跌入高温水池,全身99%的皮肤严重烫伤。看着躺在病床上的父亲,那惨状让她不敢用语言形容
初诊,父亲全身大部分为三度烫伤,植皮救命迫在眉睫。但靠父亲自身植皮解决不了问题,需要亲属植皮。当时康静小女儿才8个月,仍需哺乳,她说服丈夫和弟妹,自己为父亲供皮。
7月4日,康静进了手术室。手术成功。20日,康静从石家庄市第一医院烧伤外科出院。当天上午,康静接受《法制晚报》(微信ID:fzwb_52165216)记者采访时称,自己仍需休养但已能帮着经营自家的小卖店。面对媒体以“平山大孝女”报道这一件事情,康静称,“作为子女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没有什么”。
 
突遇变故 父亲掉进80℃高温水池 全身99%烫伤
河北省平山县的一个普通村庄里,康清海和其他村民一样农忙时打理地里的活,平时在当地的工厂做工。在同伴眼里,52岁的康清海为人和善,身体硬朗、能干,基本每天都早早到厂上班。
康家五口人,康清海是顶梁柱。丈夫出门,妻子则忙自家养鸡场的事情。忙时,康清海也会帮着打理。三个孩子都已不用操心,养鸡又可增加收入,一家人生活平淡,融洽。
4月2日一大早上,康清海照常去工厂。不多时,变故传了回来。
康清海妻子正在跟女儿康静通电话时,邻居传来话“清海出意外被烫伤,送医院了,你快去吧”。挂断电话,康静也立刻赶往医院。
送至平山县当地医院抢救的康清海被诊“病情危急”,后被转送到石家庄市第一医院。
到达医院时,康清海全身没有一块儿好皮肤,面部、颈部起了很多水泡,严重处往外渗着血。医院初步诊断,其全身99%烫伤,大部分为烫伤三级。“属于特重度烧伤中最严重的”,医生实施了烧伤焦痂切开减张手术后认为情况仍危急,需要大面积植皮。
康静赶到医院,看着浑身烫伤的父亲躺在病床上的痛苦状态,心里像刀割一样痛,不敢多看。她也是这时才得知父亲在工厂工作时不小心掉入80℃高温的水池,全身大面积烫伤。康静说,那时心里着急,可急也没用。她告诉自己,要坚强,要尽自己所能,治好父亲的伤
康清海的妻子感觉“天塌了”,她向医生祈求:“救救我们家老头子吧,没有他,我们可怎么过啊。”
挑起大梁 康静决定供皮 大腿取16个手掌大小皮肤
康清海被送医救治的几天里,医生多次进行手术抢救。三个月里,5次为其实施自体皮移植等手术,但因烫伤面积过大,康清海自身皮肤已不能满足植皮手术的需求。时间紧迫,医生建议亲属植皮。
“我不上谁上?”康静说,姐弟三个,她是老大,她有义务救父亲,也有责任照顾弟弟妹妹。听到医生的建议时,她已决定为父亲供皮。
康静个子高挑,病房里的她扎着马尾辫,着粉色T恤,外面套着防晒服。自事发以来,她在医院照顾父亲,动作干净利索。
在为父亲救治的问题上,姐弟三人都主动要求供皮。但她认为弟弟未成家,要照顾年过80的奶奶又要管理养鸡场。妹妹家里有三个孩子要照顾,自己作为姐姐应该担起这份责任。
康静结婚多年,育有一对子女。丈夫考虑到女儿仍需哺乳,不同意她供皮。经过一番解释,她打消了丈夫的顾虑,获得丈夫支持。
医生向康静介绍,手术要从她的两条大腿取全身20%的皮肤植至其父亲身上,“比如皮肤像三层纸,只取第一层,大约取16个手掌大小的面积”。手术后两周就能下地,伤口愈合后,对于双腿的功能没有任何影响,只是会有疤痕,不太美观。康静说:“救人要紧。”
7月4日一早,康静与父亲先后被推进手术室。15时许,植皮手术顺利完成。
医生说,像康静这样女儿献皮救父亲的情况,是他从业30多年来第一次遇到。
康清海入院以来的三个月里,植皮手术进行了7台。17日第7次植皮手术,植取了头部自体皮肤来补充剩余的3%的伤口创面,接下来还需进行7到8次的自体皮肤移植手术。康静说,医治费用已超过100万,亲戚朋友都给凑来医药费,自家也卖掉了养鸡场里一半鸡。
康静“割皮救父”的事迹经过当地媒体报道,引起广泛关注。石家庄文明办得知情况后,授予她“石家庄市文明公民标兵”称号。当地公益组织和不少爱心人士自发到医院看康静父女。
康静说,她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没想到会引起社会关注,向大家表示感谢。她感激这些爱心人士,并用一个手掌大小的本子记上每一位施以援手的人的名字。康静希望身体尽快恢复,努力挣钱治好父亲,慢慢回报好心人。
如今得知父亲总体情况相对平稳,移植的皮片80%以上成活,愈合后会再进行植皮修复手术即可靠自体皮移植,基本脱离生命危险,康静感觉“值得”。
康静恢复的情况良好,现在可以借助弹力带下地进行功能锻炼。7月20日,康静出院,遵医嘱,她仍需休养。康静告诉记者,感觉还好,没有不良反应,已经可以活动。
对话 “救命要紧 没想那么多”
法制晚报:父亲出事是不是打击很大?
康静:给我打击最大的是医生给他换药。每一次换药,他全身的纱布都要换掉,看他疼的样子,心里难受。父亲遭罪,我感到煎熬。他体质非常好。平时在工厂工作,休息时打理养鸡场。手术能成功跟医生的努力和他的体质有很大关系,如果体质差,肯定扛不过去。
法制晚报:你决定供皮后,是怎么说服家人的?
康静:我有一儿一女,小女儿才8个月,起先我的爱人并不同意我捐皮肤,但在我反复劝说下他还是答应了。妹妹也已经结婚了,她有三个孩子要照顾;弟弟年龄最小,也想供皮,但被我拦下了,他才20多岁还没结婚,家里的养鸡场也需要他打理,我是家里老大,就该我撑起这个家,我不想让他们冒险。
法制晚报:没想过腿上取皮会留疤?
康静:这些都是小事,救命要紧,没想那么多。
法制晚报:躺在手术台上,心里有想什么吗?
康静:除了盼望手术成功外,什么也没想。偶尔感觉到疼时告诉医生加药。其实,一心想着救父亲,没有太多心理活动。
法制晚报:现在还有哪些担心的事?
康静:经济上压力挺大,父亲目前的花费已经超过了100万。以后还要做手术,需要更多费用。为筹费用,亲戚朋友给凑了不少,家里卖掉了养鸡场里一半的鸡,而且现在平均每天都要花费近万元,家里真负担不起了。
法制晚报:有媒体称你是“平山大孝女”,怎么看待自己引发的关注?
康静:作为子女我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这没有什么。之后我还会做我该做的事。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关注。对于爱心人士,我还是特别感谢他们,让我们家里人尤其是我爸有了信心。我也会努力工作挣钱,回报他们,回报社会。
      编者手记:我们读到《法制晚报》记者的这篇报道,深深为康静“割皮救父”的事迹所感动。康静身上传承的中华传统美德,同样是康氏优良家风的体现。故《康氏文化》全文转载该文,以期更多的康姓人学习、弘扬康静的大孝美德,传承康氏优良家风。我们转载时,仅对标题和文中极少文字作了改动,并向作者致谢意!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