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康志凯:为国远征的康家好男儿

浏览: 次 作者:康先甫 日期:2018-08-06 16:25

    1942年到1944年,为保卫中国唯一的对外联系通道——滇缅公路,中国政府先后两次派出约40万部队进入缅甸、印度与日寇作战,历经3年零3个月,在付出20多万人伤亡的代价后,全歼侵缅、印日军。此战中,中国远征军大放异彩,日寇望风披靡。
    时光飞逝,当年远征军的热血青年如今已是风烛残年。他们当中,有些人历经艰难坎坷,有些人生活困难伤病在身,但却不曾埋怨哀叹。在我们康姓抗战老兵中,就有一位健在的远征军老战士,他像秦岭上的石头和野枣树,忍耐着干旱和寒冷。他叫康志凯,家住陕西省宝鸡市陈仓区慕仪镇。
    2016年5月15日,我受中华康氏文化研究会康献堂会长的委托,随同《华夏康氏》摄制组的两位记者,前往陈仓区采访和慰问这位老人。
    那天上午,天下着大雨,在周至县康氏文化研究会康敬修会长和其妻子的陪同下,我们冒雨来到慕仪镇慕仪村二组,见到了现已92岁高龄的康志凯。
    康志凯,又名康鸡娃,1926年5月21日出生于慕仪村一户贫苦农家,兄妹7人,他是老大。父母亲租种着几亩山丘薄地,拉扯着7个孩子,日子过得十分艰苦,一家人经常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母亲时常到野地里挖野菜给孩子们充饥,后来又把康志凯送到娘家,让他外婆抚养。康志凯17岁那年(1942年),区里招兵买丁,一个壮丁给3000个玉米,康志凯为了让家里人填饱肚子,就和本村康志忠、康根丑及邻村胥宝娃、马家凯等人一起报名参了军。他们到凤翔县西管区住了六七天后,就随部队到了西安。在那儿复查身体后,便坐飞机到达四川凉山机场,之后又转乘来到云南沾益县机场。两天后,他们这些新兵就乘坐卡车到达缅甸,走进中国远征军新六军的营地。
    康志凯被分配到新六军22师3团8营8连1排1班,接受军训。他说:“我们新六军武器全是美式的,装备有冲锋枪、榴弹炮、三八野炮、轻重机枪。部队生活很好,每顿饭都有橘子、牛肉、豆类罐头,还发给士兵有咖啡、白糖、香烟。我刚参军时瘦得皮包骨头,到那一个多月就吃胖了。在缅甸,我们吃的是美国的,用的是美国的,教官也是美国人。”
    康志凯所在的团在缅甸一个叫Ⅹ桥的地方守了半年仓库后,就开始同日军正面作战。他说,“我们去那之前,新六军在一次对日作战中阵亡了6000多人,新六军补充兵源改编后,人员和装备都超过了日军。1944年10月中旬,新一军与新六军同日军在八莫一带打了一仗,一举歼敌10万余人,打了一个漂亮仗!”(注:新六军是1944年4月份由新一军编为新一军和新六军两个军,新六军下辖新22师、第14师、第50师。军长廖耀湘。)
    1944年12月,日军推进独山,贵阳告急。国民政府下令调新六军回国保卫大西南,1945年3月,新六军军部及新22师、第14师空运至云南曲靖,留下第50师与新一军在八莫继续与日作战。4月,该军由云南调往湖南芷江,参加了湘西会战。康志凯说:“我们出国时,身上背的是老式‘汉阳造’步枪,回来时手握‘汤姆式’冲锋枪,头戴防弹钢盔,身佩进攻型手榴弹,一身的美式装备。”他所在的新22师到芷江不久,就同日军打了一场芷江机场争夺战。战斗第一天,就把日军打退30多里,康志凯在战斗中,用一枚手榴弹炸死了两个日本兵。第二天,他们的连队在攻占一座山头时,康志凯却身中3枪,他的左脊背和左胳膊各中一枪,另一颗子弹打断了他的右手小拇指。回忆到这场战斗,康志凯哈哈一笑,说:“挨了3枪也高兴,那一仗,我们部队没有死亡一个战士,日本人却在山上山下丢下了一具具尸体。我受伤后,被送往芷江医院,医院里条件很好,医生和护士多数是美国人,用的药也是外国的,住院一个多月就伤愈出院了。”
    1945年8月15日,日军无条件投降。新六军新2师奉命前往南京,接收日本俘虏和武器装备。康志凯所在的团到一个叫莽东山(音)的地方,接手一个日军仓库。他们在那里驻守了几个月,又奉调到上海沙保镇集训,国民政府准备把新六军调派往日本接管东京。1946年2月上旬,国民政府为安定东北地区,又调新六军到山海关一带“剿共”。由于新六军新22师是机动作战部队,全师的给养全靠飞机运输,当新22师转战到辽宁后,由于解放军占领了沟帮子机场,全师弹尽粮绝,只得向解放军缴械投降。在哈尔滨受训3个月后,康志凯被编入罗荣恒部38野炮连3排1班。后同阎锡山部队打了几次仗,便迎来了山西解放。
    1949年农历5月,康志凯随部队到宝鸡县周原镇南王村驻扎。他向连指导员请了5天假,回到了阔别7年多的老家,周原区一名聂姓营长听说康志凯回来,就找到他,劝其留在地方担任区民兵连连长,并答应他区里派人去部队上洽谈此事。康志凯说:“我当时主要想回来看望一下外婆和家人就回部队,在聂营长的劝说下,我就到区里去工作了。”说到这里,老人深深叹了一口气,接着说:“谁知道,这次回来后,我的退伍证、伤残证也没人发了。”
    康志凯的儿媳妇接过话头,她说:“父亲已经年近百岁了,现在我们家里日子虽说不算富裕,但吃穿都不愁了。我们这些做儿女的,现在不求上级有关部门来给父亲发什么抚恤金,只想给父亲要回一个抗日老兵的荣誉。”
    听到康家儿媳妇说完这句话,我们找不到合适的话语去安慰她。我们只想对他说:中国军人在滇缅印战场以巨大的牺牲换取了自甲午战争以来中国军队首次征战的彻底胜利,已向全世界表明了中华民族伟大的国际主义和民族牺牲精神,对亚洲太平洋战场和整个世界的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做出了重要贡献,立下了赫赫战功。中国远征军是一个悲壮而伟大的历史名字,也是中华儿女用热血染红的光荣称谓。中国远征军的每一位战士,都是一座可赞可叹的丰碑。
    康志凯、康志忠、康根丑……所有参加过中国远征军的康氏先辈们,他们的名字,将永远长存在中国远征军这座历史的丰碑上!
    壮哉中国远征军,壮哉康家抗日老兵!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