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黄埔老兵康焕湘

浏览: 次 作者:康放心 整理 日期:2018-01-02 17:42

   康焕湘,现年96岁。黄埔二分校18期7总队171大队步科毕业,74军57师171团防毒连少尉排长,后任74军57师171团迫击炮连中尉连长。

投笔从戎

1919年9月,康焕湘出生于长沙县跳马乡一个农民家里,祖辈世代务农。自父辈开始,家境逐渐好转,开始送子女读书。

康焕湘有兄弟姐妹7个,其中4个男丁,康焕湘排行第三。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时,他正在长沙读书,“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古训使康焕湘的心情一直无法平静。两个月后,当他在报纸上看到抗战军训部78后方医院正在招收卫生兵时,于是立马放弃学业报名加入了部队。在桃源县培训了一年后,康焕湘当上了一名医务兵。

1938年武汉沦陷,日军侵占了岳阳,康焕湘随医院迁至四川。不久,长沙遭遇文夕大火。消息传到医院后,因担心家人安危,康焕湘请假回乡探亲。

大火没有蔓延到家乡,家人安好,但康焕湘看到“整个长沙烧成了一片废墟,加上日军的轰炸,尸横遍野,满目疮痍”。

1938年底,得知国民政府将在衡阳南岳创立一个游击干部训练班,康焕湘随即报名,在这个班上学习了半年。毕业分配时,因染上哮喘病,学校安排他留校,做油印、复印工作。

第一次长沙会战期间,游击干部培训班从南岳迁往祁阳,在路上遭遇日军飞机轰炸。

“炮弹在空中就像落豆子似的。”康焕湘说,当时自己从车上滚到路边的田里,趴着一动不动,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在耳边轰轰作响,令人发昏。“右手边不远处的一位同事,腿被炸掉了一截。数十名同行者遇难,我只受了点轻微伤。”

这是康焕湘第一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却更加坚定了他加入抗战队伍的决心。

1940年,黄埔军校招生的消息传到祁阳,康焕湘前往桂林参加入学考试,考取湖南入伍生二团。“就是为了学本领好好抗日才去考的军校。”康焕湘说,录取结果出来后,学校安排湖南入伍生回长沙学习。

第二年,第二次长沙会战爆发,康焕湘正式参战,担任湘江西岸的警戒巡逻兵。

在长沙学习期满后,康焕湘于1942年初正式进入军校,成为黄埔军校武冈分校18期学员,学制为两年,学了步兵,又学炮兵。

“学习内容主要是针对对日作战,如日军的武器装备、作战特点、战术等都是重点学习,还开设了日语班,在课堂上、生活中教官都要求学员们用日语对话。”康焕湘回忆,学校完全按军事化管理,7个人组成一个班,班长对学员的学习生活负责,每天严格遵照时间出操、训练、上课、吃饭、休息。

1943年12月,康焕湘从武冈分校毕业,被分配到隶属于第六战区的国民革命军第74军,司令长官是陈诚,驻地在湖北恩施。而与他一起毕业的1800多名学员被分配到各个战场,自此大家基本失去了联系。康焕湘说,此后的几十年里他再也没有碰到过一个黄埔军校武冈分校的同学。

常德血战

1943年11月,常德保卫战打响,这场被称为中国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异常惨烈,当时负责保卫常德的是国民党陆军第74军57师,代号为“虎贲”。

抱着“人在城在,为国尽忠,血战到底”的决心,中国军队与包围常德的日军进行了决战,连文职及勤杂人员都编入了战斗队伍。

康焕湘说,战争进行到后期,整个57师的编制都快打没了。为了重建编制,国民政府立即下令抽调外地部队,编入战斗序列。驻扎在恩施的他随部队赴常德参战,并被编入57师169团防毒连任少尉排长。

“我们用机枪、步枪朝天射击,使敌人的飞机不敢靠近我军阵地。将成捆的手榴弹塞到敌人的坦克下,炸断其履带,使其动弹不得,两军阵地上尸横遍野。常德遭破城之后,敌我双方又开展白刃格斗。”康焕湘回忆,他所在的169团1300多人,战争之后仅剩37人,团长柴意新也为国捐躯。

而康焕湘所在的防毒连因是新调来的部队,战备不足。“防毒连跟其他士兵是一样的,没有防毒面具。很多战士中毒,呕吐不止,有的战士眼睛被熏瞎了。”康焕湘说,面对日军悍然违反国际公约,施放毒气弹的行径,大家显得无可奈何。

最让康焕湘唏嘘不已的是师长余程万最后的遭遇,“师长因率部突围,落下了擅离阵地的罪名,被革职查办,还被判了两年刑,确实是冤”。

最终,中国军队以伤亡6万多人的代价,取得了常德会战的胜利,为长沙会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而“虎贲”师的名号因此响遍全国。经历常德会战的57师,官兵几乎伤亡殆尽,随后进行了大量人员补充。战后部队驻扎在桃源县整休。

衡阳会战

1944年6月,衡阳保卫战打响,57师接到军部命令前去衡阳增援方先觉的第10军。

“我记得很清楚,部队第一天要求行军50里,第二天70里,第三天120里。”康焕湘说,部队还未到达衡阳,在邵阳武冈一带就跟前往衡阳支援的日军打了一场遭遇战。“本来是去支援主战场的,后来变成了援军打援军的外围战。”

同年8月,衡阳失守的消息传到邵阳,57师撤回武冈。再次回武冈时,康焕湘才发现武冈分校早已撤离。部队在武冈训练了半年,康焕湘的军衔由少尉升至中尉,调升57师司令部参谋处中尉参谋。

湘西会战

1945年4月,日本军队欲通过湘西攻占国民政府的陪都重庆,湘西会战爆发。

57师接到参战命令,康焕湘调至169团任迫击炮连中尉排长。“邵阳过去是崀山,再是洞口、老人山,再进去是雪峰山,日军主要是想打通这条路线,攻占芷江机场,再打到重庆。而这一路,都是我们师驻守。”康焕湘当时是炮手指挥员,指出目标、测算距离、炮口多少位都由他指挥,在黄埔军校武冈分校学的炮兵知识派上了用场。

“上级命令要等日军进入我们的伏击圈才开打。”康焕湘说,当时中国的炮兵使用的是轴射炮、迫击炮,一点也不落后。炮弹想打远一点就平射,想打近一点就射高一点。“炮兵一般都占据了有利的位置,但因为杀伤力大,往往成为鬼子的重点打击对象。”战斗中,日军经常派步兵迂回穿插炮兵阵地,并派狙击手对付炮兵,康焕湘说自己为此还差点牺牲。“有颗子弹曾从我的耳朵边飞过,我都能听到气流声,幸好没射中”。

湘西会战后期,由于远征军的归国参战,战斗压力减轻了不少。当年5月1日起,日军向雪峰山中段的江口、青岩、铁山一线,发起猛攻,以求打通雪峰天堑。“青岩一旦失守,整个防线将被日军突破,这是攻守双方的必争之地。”康焕湘回忆,当时总指挥王耀武亲自下令把57师调配到青岩。5月4日,日军发动总攻。“我军所处地形好,利于隐蔽,敌人的炮打不到我们,但我们打得到他们,致使日军伤亡惨重。我还指挥炮手打掉了日军的机枪阵地。”

青岩阵地战的胜利,宣布了日军此次会战的败局已定。此后几日,日军开始突围撤退,这也是中国军队与日军最后一次大规模的交锋。康焕湘说:“打扫战场时,还缴获了一把日本指挥刀和望远镜。”

退役返乡

会战结束后,康焕湘随部队回到安江。简单休整之后,57师赴南京接受日本投降。

“我们驻扎在南京外围的句容县,怕日军在签字的时候不服气,部队一下飞机就进入战备状态。”康焕湘回忆,投降签字仪式结束后,部队一片欢腾。炮兵营营长下令,拿军用炮弹到句容河炸鱼,用一顿全鱼宴来庆祝战争的胜利。

1946年初,57师在镇江整编,成为美式装备师。康焕湘被调到170团迫击炮连任上尉副连长。之后,国共和谈破裂、内战开始,部队被派往江苏徐州,准备进入山东与共产党的军队战斗。

此时,康焕湘的哮喘病因长期得不到有效治疗,恶化为肺结核。部队允许他于1946年年底退役回乡。“一听到要打内战,我就不愿意去,这场病来的正是时候,让我没有上民族分裂战争的战场。” 1949年1月,康焕湘回乡务农。

湖南和平解放后,康焕湘将参加抗日时的所有证件以及缴获的日本指挥刀、望远镜等都交给了乡农民协会。

1951年,康焕湘进入家乡的一所小学担任教师。在1958年的整风反右运动中,他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历史反革命分子,判刑12年。刑满释放后,他回原籍继续接受监督劳动改造。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妻子被迫与他离婚。1982年拨乱反正,康焕湘退休教师的待遇得以恢复,这一年他已63岁。

如今,康焕湘的老伴早已去世,唯一的儿子住在长沙河西。年事已高的他为了不麻烦儿子,住进了敬老院。

2005年,在湖南省黄埔军校同学会的帮助下,康焕湘抗战老兵身份的请求得到批准,并获得中央军委颁发的抗战胜利60周年纪念章,2015年又荣获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颁发的“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