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回忆豫西神垕之战

浏览: 次 作者:康俊玉 日期:2017-10-28 15:49

    豫西是我40年前战斗过的地方,我早有战地重游、走访豫西之意,但一直没有机会。今年5月,我们原中原军区第1纵队37团的老首长阙子清团长、何德庆政委,及几位当年的营连干部,应邀在武汉研究编写7团中原突围战史材料之后,一路来到豫西的禹县、郏县、登封。我一踏上这块当年出生入死、硝烟弥漫,日日夜夜冲杀之地,思绪万千,感触良多。尤其是我看了禹县神垕祖师庙,我连与日寇曾血战过的战场,郏县寺街当年遗留的弹痕,心潮起伏,久久不能平静,好似又回到了当年的战火之中。

当时的6支队,为在禹、郏、宝、襄有一块立足之地,解救豫西人民出苦海,进行了有名的神垕战斗。那是1945719日晚,当时我任6支队371连副指导员,(后任9连指导员),因自己是基层干部,身在连队,对当时全国战局整个形势知道的情况较少,但神垕、郏北的几次战斗我是参加者尤其是1945719日的神垕战斗,我虽然在抗战8年中和日军打了多次仗,但神垕一仗却是我和日军的最后一次战斗。这次战斗是与日军一个中队的肉搏战,是一次刺刀见红的拼搏战。战士们生龙活虎,敢于刺刀见红,杀得鬼子尸横旷野,显示了我豫西八路军的威严勇敢,因此这次战斗对我印象特别深刻,正如同志们所说:

禹县神垕肉搏战,

显出我军好威严;

一声令下杀声喊,

刀光闪闪敌胆寒;

血肉横飞四处溅,

一群鬼子刀下完;

七横八竖倒一片,

四面八方到处传;

这样队伍很少见,

天兵神将下了凡;

有凭有据有地点,

禹县军民亲眼见。

旧社会河南人民深受水、旱、蝗、汤四大灾害之苦,尤其是豫西人民更是吃尽各种苦头,特别是1944年河南洛阳失守之后,日本鬼子占领了河南几十县城,豫西各县均被日军占领日本鬼子无恶不作,流氓、兵痞、地主、恶霸建立了伪顽武装,勾结日本人,充当汉奸,欺压盘剥人民,弄得豫西鸡犬不宁,民不聊生,怨声载道。人民盼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盼翻身解放。

19448月至1945年初,延安八路军总部命令晋冀鲁豫军区从太行山太岳两个军区,先后组织了6个支队南渡黄河,开赴豫西,成立了河南军区,由王树声任司令员,戴季英任政委,领导了豫西的抗日斗争。6支队是以太行的38513团为基础,另从太行1245分区各抽一个连,于194412月,在河北涉县河南店组建起来的一支战斗力较强的队伍,刘昌毅任支队长,张力雄任政委,胡鹏飞任参谋长,陈文棋任政治部主任,下设36团和37团。整个支队2000多人。

我们这支部队由河北省涉县的河南店出发,路经山西平顺、壶关、阳城、晋城,从济源过黄河,到达豫西后连打了几个胜仗,如姚村战斗和伏牛山战斗等几个硬仗,都歼灭了不少敌人。经过这几次战斗,胜利的消息广泛传开,大大鼓舞了豫西人民,增强了我军指战员的斗志。

在此之后,于1945年的六七月份建立了六地委、六专、六分区。为了巩固六地委、六专,扩大禹、郏、襄、宝、叶根据地,于19457月,6支队进驻神垕。神垕地处禹县以西,是有名的钧瓷产地。在民间有传说宁要钧瓷一件,不要家产万贯。神垕人口密稠,生意兴隆,是禹县和郏县一带的经济中心,六地委和禹郏县政府都住在神垕附近地区。由于神垕地理位置重要,日伪顽曾数次进犯神垕,神垕成了敌我必争之地。

19457月,日军调集豫西数县的日伪军五六千人,在日伪汉奸土顽头子席子犹、王明礼的配合下,对郏北和禹县以西地区进行大扫荡。禹郏县的地方武装民兵,在草沟、张楼、鸿畅与来犯之敌展开了顽强的战斗。因敌人太多,未能阻击住敌人对神垕的进犯。日军一个中队,在伪军5000余人的配合下,沿大小刘山,从神垕的东、南两个方向进占神垕,妄想把六地委、六支队及郏县的地方政府和地方武装赶出神垕,赶出郏北阻止六地委向郏南、襄、叶、宝等地发展,进而消灭我军和地方政府。

敌军占领神垕,除伪军住镇内和神垕的东山南山外,日军一个中队占据了神垕北面制高点祖师庙。此山坡陡峭,易守难攻,支队首长查明情况后,命令37团攻打神垕。37团接受任务后,团长耿良太向部队讲述了敌情我情和作战方案,决定先打敌人的主力,消灭祖师庙的日军中队,然后扩大战果,歼灭伪军。团首长决定17两个连从祖师庙的东西两个方向,对祖师庙日军实施进攻,另外3个连除留一个连作团预备外,其余两个连在神垕镇东西两侧阻击打援。

部队出发前,政委何德庆向部队动员,他高声说:祖师庙的日军是这次扫荡的主力,消灭了祖师庙之敌,就可以打乱敌人这次整个扫荡计划,六地委和我们部队就能巩固扩大。我们一定要打好这一仗,我们一定能打好这一仗。你们1连和7连,是老部队,是很能打硬仗的连队,姚村战斗、伏牛山战斗,你们都打得不错,这次你们肩上的担子很重,我相信你们会打得很好。他锐利的目光扫视了一下战士们,紧接着大声问同志们能不能打好仗?部队异口同声,振臂高呼:首长放心,我们能打好!

祖师庙坐落在神垕北山最高的一个山顶上,山的北面、西面是陡坡,山的东面是一条起伏的山梁,500米处有一个小屋,经侦查发现,小屋内有十多名敌人扼守着一条由北向南的小路口。19日晚,我17两个连兵分两路向祖师庙的东西两面隐蔽接敌。当时1连决定由连长刑二敦和指导员吴震天带领12排,协同7连攻打山的顶峰祖师庙之敌。3排由我带领,消灭驻守小屋内的敌人,将小屋敌人消灭之后,再沿山西进,去攻打祖师庙。可是3排到路口扑了空,原来白天驻守路口的敌人,于夜晚撤回祖师庙去了。3排当机立断,转头向西,顺着起伏的山梁向祖师庙前进,刚向西走出有100多米,与12排相遇。13个排向西接敌,前进至祖师庙和东山梁结合部,发现有一群鬼子铺着白色的芦席正在睡觉,哨兵也在扶枪而睡。前卫2班发现敌人后即刻告知连长刑二敦,刑以低声短促果断地说:“2排掩护,1排向左,3排向右,坚决消灭敌人。全连干部战士英勇顽强,一颗颗手榴弹炸得鬼子兵血肉横飞,没有打死的少数鬼子与28班进行了激烈的肉搏战。这场战斗打得异常凶险,喊声、杀声、拼刺刀的金属碰击声连成一片。在拼刺刀中,1排长和几个战士英勇献身,3班长和几名战士负了伤。此时祖师庙的西侧7连打得也很激烈。枪声四起,冲杀声不断,7连连长王思炎,指导员赵志贤带领全连战士发起冲锋,7连一个排长在敌人的拼杀中眼部受伤。我连正准备全力向祖师庙顶峰冲击,团指挥所的通讯员刑长德传团首长命令,说7连攻击方向山势陡峭,不易攻击,今晚暂停进攻,命令部队听号音撤出战斗。这次战斗打死打伤日军60多人,缴获机枪1挺、小炮1门,步枪10支,另外还搞到了不少日本皮鞋、衣物等物资。在我军的沉重打击下,这个中队的日军胆战心惊,基本丧失了战斗力。

第二天(720日),我禹郏县地方武装配合各村民兵,对占领神垕的各处敌伪军实施火力打击。下午两点,我37团主力几个连兵分两路,以优势的兵力向祖师庙和神垕镇发起进攻,祖师庙这一中队日军,由于晚间受到我1连、7连的严重打击和杀伤,活像惊弓之鸟,无力还击,弃尸溃退。镇内敌伪军见大势已去,情况不妙,争相逃命。我37团各路部队地方武装乘胜追击,打得敌人如丧家之犬,溃不成军,落荒而逃,败退到禹、郏等县。从此,日伪顽军再没敢向神垕前进一步。

神垕战斗后,部队稍事休整,我调到9连当指导员,接着郏北战斗开始,这一战斗持续月余,我军连克岩郭、高洞、黄道、寺街、谒主沟、下叶等十几个敌伪据点,共歼敌2000余人。1945815日,日本投降,郏北战役结束,我军奉命撤出豫西,到达桐柏山,与李先念新四军5师和王震359旅南下支队会师,我们编归中原军区野战纵队。

这次到豫西禹、郏县,我又一次目睹了当年浴血奋战的战场,想起在那艰苦的岁月里,有些老战友,为了豫西人民的解放,为了党的事业,他们英勇地献出了自己宝贵的生命,还有不少的烈士,牺牲时连自己的姓名都没有留下,这怎能不使人感伤万分。我站在祖师庙山上,举目四望,胸中的激情滚滚如潮,无法平静。那些有名、无名的英雄们壮烈牺牲先我而去,为了党的事业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高尚的革命精神、顽强的战斗意志、高大的英雄形象永远铭记在人民的心中,千古流芳。我们活着的人民要纪念他们,学习他们,要继承他们的遗志,为祖国的兴旺而奋力拼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