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抗日烽火燃烧在桑干河上

浏览: 次 作者:康世安 等 日期:2017-10-24 16:05

   在抗日战争最艰苦的年代里,从1942年7月到1945年5月,我党曾三次组织桑干河工委和两次桑干河武工队,开辟和坚持了这里的工作,撒下的革命火种燃烧在桑干河两岸。他们发动群众,开展了各种形式的抗日武装斗争,有力地打击了敌人。这是段光荣而又艰苦的战斗历程。

 

第一次抗日高潮

1937年7月7日,日本侵略者发动了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开始。日本侵略者在1937年9月13日占领了大同城后,就开始了对这个地区的残酷统治,国民党军队纷纷南撤。这时,我党领导的八路军迅速开赴抗日前线,9月25日,我115师取得了举世闻名的平型关大胜仗。不久,我军袭击阳明堡飞机场,烧毁敌机多架。同时我杨成武支队活动在涞源、蔚县、灵邱、广灵、阳原、浑源等县,在这片广大的地区打了不少胜仗,给疯狂屠杀中国人民的日寇以沉重的打击,大大鼓舞了桑干河两岸各阶层人民的抗日热情。

这时,共产党员曹德本和一位姓孙的同志(贵仁孙康的儿子)被党派回家乡,组织人民开展抗日活动。曹德本逼他的地主父亲曹泽(人称五先生)拿出白洋数百元,到六棱山周围的村庄购买了散兵遗留下来的枪支,组织起我党领导下的第一支拥有50余人的抗日人民武装。因当时环境险恶,在本地难以立脚,就到浑源找到刚刚打进浑源城的杨成武同志。经杨成武同意,他们到广灵北山与曾雍雅支队会合。曹德本任该支队5大队指导员,1938年5月在广灵东蕉山村战斗中光荣牺牲。

1938年春节前后,宋时轮支队从铁路西路经大同川到冀东开辟抗日根据地,也在大同人民中扩大了抗日影响。

1938年5月,王震同志率领359旅前来开辟雁北地区工作。在灵丘上寨奉上级党指示:由王震、袁任远、曾涤、刘达等5人组成雁北党委,王震任书记。派袁任远、曾涤、刘达率718团开辟桑干河地区工作。718团先后在龙堡村、罗文皂、王官屯、安家皂、许堡、王汗庄、赵石庄、小石庄等地打了不少胜仗,并改编兰中孚、魏振亚部为晋察冀边区游击第一支队,兰、魏分别任支队正、副司令员,与718团在这里并肩战斗。他们曾在阳高碾儿屯被日寇500余人包围,激战一天。以微小代价毙伤敌人80余人。同年,日寇对晋察冀边区进行秋季大扫荡时,敌3000余人包围该支队于大王村,经过激烈的战斗,魏振亚同志光荣殉国。

1938年5月,袁任远派出若干工作组,到桑干河两岸各村广泛宣传我党的抗日主张,深入发动群众。6月建立了高(阳高)(阳原)(大同)(天镇)区,先后由王贤臣、张献金担任区委书记。并在西团堡村经民主选举康世安担任了区长,相继又建立了大王区公所,陈宏道担任区长。原一地委组织部长刘达,在西团堡村主持训练了两期牺盟会员,把他们分配到区、村组织担任牺盟会、农会、妇救会的职务,在区委、区政府的发动下,有1000余人参加了八路军,家家户户的妇女给八路军做军鞋。并贯彻我党的合理负担政策,筹集粮、款,在组织牺盟会、农会、发动群众斗争的基础上,发展了一批党员。其中有:康世安、刘荣如、陈子宣、郝保德、狄昆(后化名徐昆)等同志。在桑干河两岸掀起了第一次抗日斗争的高潮。

在日寇秋季大扫荡时,718团转战到内地,曾涤率领359旅教导营和区上工作的同志(主要是刘达训练过的那批骨干),到广灵上白洋村,考虑到主力部队暂时不能过去,确定派徐达廉、狄昆、郝保德、宋兰馥、陈子宣、李裕如等7人去延安抗大学习;将尉家小堡村的尉国标、尉国华,鳌石村的陈秉权,东井集的郝保和,榆林村的姚树文,大王村的李培俊、李培干,芦子町村的刘成明,东施家会的刘善,养老洼的郭发臣,徐町的丁瑞享等10多位同志留到村里,继续秘密坚持这里的工作。康世安、刘荣如随着曾涤建立浑源五区,区委书记赵元、区长康世安、还有刘荣如共3人组成五区区委,继续坚持开展桑干河地区工作。

 

第一次武工队的活动和失败

大同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日寇侵略中国以来,又把大同作为一个重要的侵略基地,驻重兵把守。它是平绥与同蒲铁路的汇合枢纽地点,又是进攻我晋绥与晋察冀两大区的重要出发地。我359旅于1939年9月为反顽斗争的需要回师陕北后,雁北地区从此长期以来没有较强的主力部队,形成敌强我弱的局势。日寇在这个时期更加紧对我根据地进行频繁残酷的扫荡,实行严密封锁、分割、蚕食,在桑干河南的南徐、徐町、吉家庄设立了据点。

1942年5月,敌在我浑源根据地的心腹寒风岭安上了据点,我四区存在不住,只好撤销。一、五区原为县级领导机关驻地,没办法、也只能在二、三区(黑石、油坊沟一带)打游击。后在恶劣环境的逼迫下,我浑源县级领导机关不得不于1942年底暂住灵丘南山。

1942年,我党中央发出为了打破敌寇的囚笼政策,组织武工队,深入敌后,开辟工作的指示,雁北地区立即准备组织武工队开辟桑干河地区的工作,并确定地委常委兼浑源县委书记穆岳分工领导开辟这个地区的工作。

6月初,穆岳同志派浑源县委委员、公安局长康世安,带领县牺盟会主任阎国瑞、县青救会主任田野,还有侯助等4人和一个警卫班到桑干河边进行侦察。从浑源五区(寒风岭以北)石人山村出发,越过浑广公路进入老栅村,找到留下的牺盟会员师述业,师谈了这一带的情况:大股土匪白满胜部500人,投降大同日寇,当上伪军警察的总头子警政,分驻在大同、阳高。土匪胡锡侯部,1938年共产党员白一化同志领导的义勇军挺进先锋队,从绥远的五原东进,在绥东将其收编,在灵丘整顿后,1939年开往冀东时,在灵丘、涞源边境认为这股队伍不可靠,把他们缴了械,胡锡侯只好带了几个人逃跑。后胡招兵买马又当上了土匪,队伍扩大到四五百人,投降阳原敌寇当了伪军。伪军张永福部,下辖3个团,他带的一个团始终驻在倍加皂。其余曹发同和杨子昌两个团活动在桑干河南山区,这3个团投敌时仅有200余人,这时曹、杨又移驻许堡。以上白、胡、张这3股大的土匪、伪军都已离开了桑干河南,六棱山区没有日寇伪军了,只有广灵小官村住着20余人。广灵北山彭国彰、赵常信这股40人的土匪,有时过来活动一下。因此这个山区敌伪力量甚虚,桑干河南川下村庄敌寇统治也薄弱,不仅师述业同志积极要求我们过来活动,去召开老栅村群众大会时,群众也要求我们过来活动。接着,我们又到西团堡找到曹德宣(该村地主,系曹德本弟弟。也曾参加过牺盟会)。言谈中他不仅拒绝我们过来,当我们离开后,他就要求日寇在该村安设了据点。我们在这里召开群众大会时,这里的群众情绪同老栅村一样,也要求我们过来活动。我们又到大王找到李培俊、李培干,他们也反映了一些情况,要求我们过来,但又怕我们站不住脚,有些顾虑。在召开群众大会时,群众情绪同老栅、西团堡一样。我们从东到西转了一个圈子,继续搜集了一些情况,经石门峪、黄土坡、荞麦川、赤泥泉,回到了浑源二区(灵邱北山油坊沟一带),找到穆岳同志作了汇报。穆让我们写了书面汇报,我们在汇报中指出这个地区敌伪势力空虚,群众比较安定,有抗日的迫切要求,而且也有一些群众基础,完全可以开展活动。

地委得到我们的书面汇报后,决定成立桑干河工委和武工队,开辟桑干河地区工作。1942年7月间,抽调应县二区区委书记刘荣如、繁峙五区区委书记于振光、雁北支队参谋长张一波到灵邱下关,地委书记刘达简单交待了组织桑干河武工队,开辟桑干河地区工作的任务,要我们到浑源由穆岳那里具体安排。我们几个人带领从6团抽调的30多名战士,到浑源油坊沟找到穆岳,当时还有李子清(浑源县议会秘书)、张丕一(即魏明,广灵二区区委书记)。穆岳布置任务时,强调我们的主要任务是依托南山,北向平绥路开展工作,向西到大同城郊开展工作,与晋绥大丰左联合县,对大同形成包围的态势。工作方法是:通过甲闾长和敌伪人员家属,先从上层开始,再深入到基本农民群众中去。不增加群众负担,供给完全由专署财政负责。第一次桑干河工委先后由12人组成,第一次武工队领导成员先后有7人组成,工委书记兼武工队政委由浑源县委书记穆岳兼任,后蔡维新接任。副书记兼指导员于振光,组织委员刘荣如,宣传委员张丕一,保卫委员康世安,城敌工委员李子清,副宣传委员杨一平。武工队长先后为张一波、周幼农、崔嵬,副政委张永春。这时除刘荣如还在养病外,只有于振光、张一波、李子清、张丕一4位同志和武工队员,由康世安带路,穆岳率领,先到老栅,在东峡这个小村开会。穆岳部署:武工队由张一波领导在山上活动,其他同志都带一个武工队员分别到山下活动。会后李子清到秋林,住在刘印忠、刘印孝兄弟俩的家,作为据点,后来就发展他俩为党员,在河北老家上大柳树村进行工作(距敌据点二里地)。李子清又把姚树丈、杜思俊(这二人已在龙堡伪大乡任职)、尉国标、尉国华等人联系上开展活动。于振光到大王同李培俊、李培干取得联系,并向西册田、南坨子等村一带发展,一直到桑干河北某村,敌伪青年团发现他们后,就敲锣打鼓,呐喊 “有土匪啦,向敌据点报警,这时有一人手持铁锹向于振光冲来,被我武工队员开枪打死。从此,桑干河两岸我武工队工作人员去了后,没人敢向敌人报警了。张丕一到刘家沟、牧场、桃儿沟这一带山区公开活动,后向广灵井沟、邸庄南村方向发展。康世安这一次来,是晋察冀分局社会部的苏育民交待要寻找关系,向大同城派人建立情报组织,找到康的堂弟康世业、外甥郭允中,还有傅之江。先后送到晋察冀分局社会部受训后,作为我们向大同联系的交通,在大同建立了情报组织。康世安与穆岳在这里活动了3天后回了浑源。后来张一波带领武工队袭击龙堡伪大乡,并缴获了一些布匹,这一行动不仅引起了敌寇的注意,而且违反了规定和政策,为此刘达让穆岳对他进行了批评。周幼农、崔嵬、张永春来了之后,武工队再没有这样去袭击伪大乡了,这样做是正确的。后来刘荣如、杨一平、康世安相继都来这里工作。在这以前,1942年11月穆岳和康世安陪同蔡维新同志到王官掌村,穆岳同蔡维新作了交接工作,并听了汇报后,穆岳很快回了浑源。

1943年春耕期间,这里农民生产非常困难,地委从浑源调来30石莜麦作种子,帮助山区农民进行春耕生产,救了广大贫苦农民一大急。当年地都种下了,农民很高兴。这时候积极分子多了。我们吃派饭,打条子、给白洋,都很方便,表现出了山区广大群众的抗日积极性。这段时期,是第一次桑干河工委和武工队活动的全盛时期。这一期间,发展了黄土坡的周德、刘进宝,屈家窑的曲贵、刘有配、吴德祥这5个人入党。于1943年4月建立了第一个秘密党支部,周德任支部书记。党员还有长咀梁周保,东峡的刘江,秋林的刘印忠、刘印孝。除此,于振光还在大王、西册田等村发展了个别党员。这时还有王连元、郝存林、路升臣、郭爱臣、刘善出来工作。芦子町大乡长是我们的关系,刘成明给我们送了天镇县敌伪组织概况与施政跃进计划两个重要的情报。这时,特别是分局社会部苏育民直接在大同城建立了一个情报组,组长傅之干,先后发展的党员有傅之敬、傅之德、钟乐山、傅汝祥、傅国器、陈瀛洲、刘万才、焦义、田XX。建立了安东营三号、北关车站高陲栈两个联络点,交通员先是郝存林、路升臣,后为傅之江,由康世安同他们联系开展工作。总之作了不少对敌情报工作。

1943年,大同省治安处治安股长林宽重发现我桑干河武工队的活动,于6月组织指挥大同、阳高、浑源、广灵4县日伪军约500余人的清乡队,分4路合围桑干河地区,由外而内逐步围拢。浑源敌人先到赤泥泉,杨一平得知后转移到饮牛沟,敌追到该村抓住杨后,带到赤泥泉,审知杨是工委委员,就向林宽重报告。大同敌人到大王,得知于振光在西册田村,派一个班到该村抓于,于得知转移到南坨村。敌返回在半路,遇到西册田一个汉汗告密,这一个班又去南坨包围了于住处,挖开房顶,以手榴弹炸伤于,于烧毁所带的东西,被敌抓住。于被抓到大王后,大骂敌人,林重宽恼羞成怒,下令把于振光杀死在麻湖坑,他带的一个武工队员也同时被捕。该村雷明(共产党员)带领群众向林宽重要求,借口麻湖坑有死人,牲口不喝水,把于振光同志尸体捞出,埋到山坡一个避雨窑里(1981年康世安回来找出于的尸体,火化后作了安置)。林宽重带大同敌一部分走到老栅,在该村审讯杨一平。杨把我们武工队与工委组织、任务、活动范围、基层组织状况、人员名单,全部告密,特别是讲到我们的任务是直逼平绥路,与大同城郊配合晋绥“大丰左”包围大同时,林宽重大吃一惊,吓出一身冷汗。广灵敌人驻兵牧场,桃儿沟设临时据点。阳高敌人从团堡进入邓草、老栅。浑源敌人一路奔到黄土坡,阳高敌还分一部进驻秋林。这时山上、山口,几个大村都安上临时据点,开始疯狂清剿,同时逐村进行自首并村。我们没有一个村子了,武工队的同志不得不转移到火烧岭以东,广灵北山一带。这里只留下康世安与一名姓张的武工队员及东峡村长党员刘江同志,他们3人活动在团堡峪、坊城峪之间山上树林里边,白天隐敝,晚上出来,一名群众也找不到,只能在树林里边放一个砂锅、几个碗和小米,晚上才敢烧火做饭。最困难的时候,跑到山顶石头缝中,被雨淋着也不敢动。刘江白天出去,晚上回来报告,才了解到杨一平叛变,于振光牺牲,周保、周德因杨当面指证被林宽重杀害,以及各村所有党员干部、积极分子都被迫自首等事。刘江最后在老栅被迫办了自首手续,回家取了些小米跑到树林子里,送给康世安,并说:我也自首了,不行了,我下团堡住呀,你也赶快走吧。康世安和那名武工队员就这样半个月内过着那样的艰苦生活,实在无法立脚时,才向东找武工队去。

蔡维新、李子清、刘荣如等同志和崔嵬同志带武工队到了广灵北山,以桥儿涧为中心,这一带正是彭国彰、赵常信这股土匪活动的地盘。赵常信原系我6团骑兵侦察排长,蔡维新原是一分区政治部的科长,蔡曾在6团检查工作时和赵有过一面之交。赵常信逃跑当了土匪后,蔡坚决主张争取赵常信与我们合作,而工委委员刘荣如、李子清等同志坚决反对,认为争取回来的可能性很小,而且他们驻地独山村与敌据点只5里地,很可能暗中与敌勾结。但蔡还是坚持要争取赵常信。蔡维新了解到揣骨町敌伪军据点一名姓张的青年队长,是扳达寺人,这个村长的哥哥在村里,就让他找到赵常信。赵采取非常明显的欺骗手段,派彭国彰与蔡谈判,这时彭、赵给武工队送粮、送菜,并到处与战士接触,把我们的人、枪与战士思想情况都了解得清清楚楚。就在这时,地委得到情报,彭、赵要搞掉武工队,立即向广灵县委发电报,让广灵县委迅速派人告知武工队立即撤离北山。广灵县委书记李发奎亲自化装到小水寺找到武工队,向蔡维新告知这个消息。蔡维新并未向工委其他同志传达地委指示,他一个人回地委汇报去了(康世安同志在1973年到李发奎同志家,李才告诉这个情况)。蔡走后,彭、赵突然要求崔嵬带武工队配合他们到都山,谎说伪军占了他们的驻地,他们在那里有大量白洋、财物,想抢出这些东西,崔答应了。结果崔带上部队下山去,未见赵的面,又转回来,路过必经之地郑家窑,当时天已大亮,赵在此埋伏的部队无法下手,只好让崔嵬带武工队回到桥儿涧。当天晚上赵包围了桥儿涧武工队驻地,并堵住崔的房门口,崔的这间房子住着3个人,崔受轻伤,与司务长周殿武两人奋勇突围出去,另外一个郝存林牺牲了。这时部队失掉指挥,赵常信对我武工队情况都摸清了,先摸了我们一个岗,换岗同志发现打了一枪跑了,后被日寇杀害。一名机枪班长开枪还击敌人,但另一名班长喊叫不要打了,就这样20余人、枪全部被敌俘获。其中两名干部赵立业、路升臣被俘后,释放回来。实际上武工队全军覆没。

此事发生前,刘荣如和王连元离开这里找康世安,找了5天未找到,又经团堡峪出来到榆林大寺,沿山根到上庄村,假装南徐据点敌人叫去做饭,又向东到塔寺、小水寺,从和尚那里得知发生了桥儿涧事件,并与路升臣、赵立业2人汇合后,经过敌人据点小官,在附近山顶向一位老乡换了双鞋,路过冯庄村找到一名带路人送到邸庄,绕道敌据点望狐。望狐敌人得知我们踪迹,追到史家坪山上树林里搜索。当敌人走后,刘等才脱险。刘荣如4人经过连续7天的艰苦跋涉,才在山羊沟找到浑源五区的同志。而康世安到广灵小寺找到李子清,当晚崔嵬与周殿武脱险与康世安汇合后,崔、李等回地委,康带一名武工队员又返回六棱山,在原来的树林里坚持了6天,实在不行了,才经浑源回到灵邱固河,和武工队回来的同志在此休整了一个月。在此期间,桑干河工委召开了一次会议,除张丕一在广灵养病外,其他工委委员都参加了会议。刘达最后作了结论:这次失利由蔡维新负责。会后,康世安、刘荣如、李子清、崔嵬、张永春、王连元都回浑源县委重新分配了工作,实际上是筹备力量,准备再起。在第一次桑干河工委和武工队成立时,本来雁北地委同时要求应县成立边跃山武工队,并让广灵县委开辟北山工作,以从两翼策应。但因种种原因,边跃山武工队只出来很短的时间就撤了回去,北山工作也未开展起来,实际上只形成桑干河工委与武工队孤军作战局面。第一次工委和武工队失败的惨痛教训主要有二:一是杨一平的叛变造成根据地极大的破坏;二是蔡维新的政治麻痹,造成武工队全军覆没。

我雁北军分区得悉桑干河武工队失利的消息,十分重视,立即下令广灵支队严惩这股土匪。广灵支队立即出动一个营兵力,由支队长谢国义和广灵县委敌工部长杜玉指挥,前往歼灭这股土匪。因布置不够周密,被敌发觉,我军在围攻桥儿涧时,仅歼其小部。其余土匪逃往离桥儿涧北5里的郑家窑,我军接着又包围郑家窑,围住了四五十名土匪,将这股土匪击散。赵常信收集残部向东逃到阳原,投降了伪军薛占魁,当了伪军。彭国彰后来又回广灵当了警备队长。这次讨伐赵、彭匪部,虽未能全歼,但却把他们赶出这块地区,迫使他们公开当了伪军的身份,也是一个重大胜利,为桑干河武工队出了一口气,并为1944年广灵北山武工队开展工作创造了有利条件。

 

彻底打破林宽重苦心经营的桑干河模范统治区

第一次桑干河工委与武工队活动失败之后,桑干河地区完全被敌人控制。六棱山上区内中心腹地老栅长期安上据点,除5个村外,全部变成无人区(南北30里,东西50里)。日军在北山口除团堡已有据点外,又增设秋林、大王、小王、东浮头、后子口据点,在山南边增设了殷庄、井上、杨庄这几个据点,形成浑广公路两侧20里的封锁线,这样实际从东南西北四面,严密封锁了这个山区,林宽重认为共产党再也不能进入他这个模范统治区了。林宽重总结了摧垮桑干河抗日力量的经验,他带着一百多人的清乡队住在浑源五区西王铺村(距照壁正南8里,距东南寒风岭15里,距乱岭关据点8里),对浑源5区进行并村、自首,制造无人区,还对浑源二、三区不断进行扫荡,一直到1944年3月。

在这种极端困难情况下,雁北地委坚决执行党中央发出的到敌后去扩大解放区的指示。从1944年2月到1945年5月,重新组织了第二次桑干河武工队。先是1943年12月,六团在灵邱南山上寨一带,组织了一支30人左右的武工队,多是步枪,短枪很少。并有轻机枪1挺,掷弹筒1个,由刘德才任队长兼政委,宋中和任指导员,由宋中和带领,向北活动。走到繁峙沙河大营东北涧头沟时,遭敌袭击,武工队失利,撤回灵邱下关一带整顿,总结经验,重新配备力量,挑选六团好的侦察员,增多了手枪,组成侦察班(又叫手枪班),有10支手枪;火力班,有一挺轻机枪和步枪;步枪班,共约30人,仍由宋中和带领。1944年2月间,与地方干部结合,正式组成桑干河武工队,刘德才任队长,后由黄斌接任。浑源县委书记穆岳兼政委,康世安为副政委,宋中和任指导员。在成立武工队的同时,成立了浑源县委分委,受地委和浑源县委双重领导,仍由穆岳同志代表地委具体领导,浑源县委委员康世安同志任分委书记。分委委员先后有:黄斌、宋中和,后增加刘荣如、王泽江等5位同志。2月间,武工队进入桑干河地区。进入前,仍先由康世安带手枪班副班长韩永贵,到桑干河地区侦察了解情况,回去后又带半个手枪班石占奎、李连生、刘金章、史XX、关XX5人。二次前去,一直活动到桑干河南沿河边的6个村,情况稳定后接宋中和带10余人员过来。

1944年8月,正式成立第二次桑干河工委,当时刘达与穆岳参加了晋察冀分局召开的高干会议。这次高干会议是在晋察冀分局于该年春季召开的整风会议期间进行的。当时应县三区区委书记石效由和浑源六区区委书记田野也参加了这次整风学习,他二人只是参加了3个月短期整风班就回来了。据刘达回忆:会议没有开完,穆岳主动要求回去再次利用秋季青纱帐时期的有利时机,开辟桑干河地区工作。经过分局领导的批准,穆岳回来于8月组织第二次桑干河工委,穆岳辞去浑源县委书记职务,专任桑干河工委书记兼武工队政委,康世安任副书记兼副政委,工委委员还有李子清、白珍、王泽江、刘荣如、黄斌、宋中和。由六团刘子民连长带着一个连护送,走到浑源二区石墙村(现属灵邱),因内奸任志善告密(任是县委交通员,为林宽重通过龙咀敌据点警察长杨尔清速捕速放,叛变投敌。当时敌寇一个穆翻译,解放后在东北某地一个工厂当了工会主席,被我捕后镇压了,才得知这个事件是任告密),敌人分两个包围圈(一个石墙,一个白草湾),在石墙就被浑源、灵邱、广灵3个县500余敌包围了。穆岳、李子清、白珍3同志光荣牺牲,全连牺牲了20多位同志。这样第二次工委一成立还未到目的地就垮了。这个惨痛的教训是由于内奸告密,这一事件使我党失去了穆岳这样一个好党员、好领导,使我们遭受到又一次重大损失。

康世安第二次来桑干河工作时,带来李真、张明哲,后苏育民派来刘彬。1944年5月,刘彬在牧场村被阳高敌人捕后,对他进行诱降,待如上宾,给他娶了老婆,给了他一处院子,一辆胶轮骡马大车,他自己带一支手枪被敌人收了,又给他一支意大利造旁开门二把卜克枪。刘经不起考验,竟以特务身份出现,带领敌人进山扫荡,骑马坐车到处游说,表示日寇给了他不少好处,并给穆岳、王经、康世安同志写了劝降书。1945年3月,马云章、刘春风在东小村到赵石庄半路把刘彬抓住,阳高敌人知道后,一直追到黄土坡,刘彬由刘荣如送回地委,送交专署公安处,由高裕(亦名高风歧)审查,他后来在第一次解放东井集、小石庄,阳高城时起了一定作用。李真于6月被广灵城敌人逮捕后,光荣牺牲。张明哲于7月带枪逃跑,至今下落不明。8月,穆岳等同志牺牲后,康世安带着通讯员张林、武工队司务长和武工队队员高小八到地委汇报。康世安等人越过王庄堡封锁线,走到下容易沟口外时,遭龙咀敌人伏击,张林和司务长牺牲,康和高小八脱险。康世安向地委组织部长田坪汇报后,田坪说:你先回去仍维持浑源县委分委现状,刘荣如、王泽江参加分委,地委不久派人组织工委。接着,刘荣如、王泽江、钟其、王连元、孙殿瑞(化名张生)、刘昌、刘春风等同志先后到达桑干河地区工作。

这次武工队的任务、工作方法、纪律与第一次武工队相同,又加了一条方法,可以用灰色名义组织发动群众。比如:钟其在东施家会组织了一个8人的结拜兄弟会,后来这几个人都发展为共产党员。再如:在桑干河南以社会关系对伪甲长开展工作,到河北以亲戚关系与过去联系过的人员开展工作,由点到线,王泽江带一武工队员深入到阳高滩、采凉山和东井集周围,钟其带一武工队员到天镇的一些村庄开展了工作。另外,还采取了贩卖布的方式开展工作。特别是山上,由于敌人的封锁,贫苦农民既缺吃又缺穿,即使上层富裕户也缺穿,我们采取发动群众,到浑源王庄堡附近卖布,解决了群众穿衣困难,群众确实得到实惠,积极性得到进一步的提高。总之,通过多种灵活形式,使工作开展得有声有色,比如:刘荣如在井沟,就和群众一起把小官一个外号叫灰鬼的汉奸用巧计杀掉。养老洼的郭爱臣是名中医,他以行医为名,什么地方都可以去,回来把了解的敌情进行汇报,对我们针对敌情开展工作作用很大。我们在山区采取公开行动,武工队积极打击出来扫荡的小股敌人,到各据点喊话,进行争取伪军工作。武工队初来这里时,在山上活动,没有粮食,很困难,由周成、范登富二同志到山下活动买粮,才解决了吃饭问题。后来我们到西团堡,宋中和围住敌人堡子喊话,康世安把一个顽固的地主汉奸曹德宣开大会枪毙了。从此这个村我们白天也能存在了,群众给我们不断送粮食,在山上我们就有了吃的,西团堡伪军也不单独上山扰害群众了。5月老栅敌人扫荡黄土坡时,又被我打了一个胜仗,影响很大。这时康世安带上几名武工队员到河北面活动,宋中和带着武工队沿河南各个据点喊话,打击最坏的汉奸。进而我们不仅在山上站住了脚,而且山下也展开了我们的工作。这次又发展了周成、周有、范登富、范自成、曲贵、高福、高福的妻子、曹德宝、吴德祥、刘有配、范玉文入党,又恢复了刘进宝、刘江党籍,以上3个村共有党员12人。山下还发展了尉家小堡的尉焕、东水地的宋成子入了党。敌人对黄土坡、曲家窑村进行频繁扫荡,房烧得没有一间,窑没有一孔,牲畜没有一头,羊没有一只,大部分群众逃到团堡、贵仁、大王等村居住,最后黄土坡只有周成、刘进宝、范义、范自成、范元仁、范元印、范宝存、范金贵,屈家窑的屈贵、高福、曹德宝、吴德望、吴德秀、吴德祥、刘有佩、高福老婆这几个人,在村的西沟东坡挖窑洞坚持斗争。第二次桑干河武工队和浑源分委的同志,就这样再一次在这里开辟并坚持了这块无人区的根据地,并延伸到桑干河两岸一带,开展了不少工作。我们在雁北地委领导下,彻底打破了林宽重认为已经完全控制了这块地区的美梦,再次证明了党中央扩大敌后根据地指示的正确,我们完全可以在最困难的条件下建立这块根据地并开展工作。

 

很短时间桑干河地区工作打开了新局面

1945年1月成立了第三次桑干河工委,地委调山阴县委书记徐志远任工委书记兼政委,并带来了一批干部,原浑源县分委书记康世安任副书记,仍兼武工队副政委,刘书祥任工委组织部长(原五台县委委员),另有季林(浑源三区区委书记)、马云章等共5人,在浑源五区卧羊场召开了第一次工委会议。此时工委委员黄斌在川下坚持工作,宋中和带领部分武工队同志,在周围活动,保卫工委同志安全。这次会议宣布成立工委,撤销浑源分委,继续开辟桑干河工作,把带来的干部划分小组出去活动,由原来分委时的两个组扩大到7个组。其中阳高区域两个组:季林、钟其到东井集一带活动;马云章、刘春风在赵石庄一带活动。大同5个组:田英杰在许堡一带活动(还有一个姓张的同志牺牲了);刘书祥在杜庄、土井一带活动;王连元、刘昌在刘家沟一带活动;徐、康在讲理、尉家小堡活动,后到东册田;徐志远同志回黄土坡窝棚,有周有、范小三、贾佑等同志。接着刘维治、韩志芳、蔺全壁、张建民等同志陆续被派来,米建民、刘维治到千千村一带,与刘书祥一块儿活动;韩志芳到后子口一带,与孙桂林一块活动;蔺全壁到许堡一带与田英杰一块活动;石效由、李铁由地委派来参与活动。他们沿途没有看到一个村庄和老百姓,这是无人区的惨凉景象,最后到达有百余户的刘家沟住下,在榆林、东册田等村庄活动几天后,返回刘家沟。此后,石效由、李铁二人分开,李到河南峰峪一带活动;石和徐志远过了铁索桥到千千村、落阵营、土井等村活动了一段时间,就回到西后子口住下,再没有到东边来。4月,地委又派何清(原应县县委副书记)来任工委副书记,毛新耕(原井径县委宣传部长),来任工委宣传部长。何清、毛新耕两人到东后子口找到工委秘书李新异,李派人从桑干河北把徐志远找回,徐向何、毛两人介绍情况后仍回桑干河北,留何、毛两人在桑干河南,何在东边,毛在西边分头活动。

桑干河工委委员先后共11人。一直到1945年5月,地委派陈一凡副书记和分区副司令员罗文仿,带六团进入桑干河地区。这时老栅敌人吓跑了,大王敌人出来打了一下,龟缩不出。部队迅速过河开赴平绥路,袭击了随士营车站,在正峰涧打了一仗。桑干河地区立即发生了变化,我开始转入主动,打开了一个新局面。这时,陈一凡在黎峪村召开了一次会议,有徐志远、康世安、范富山参加,宣布撤销桑干河工委和桑干河武工队,正式成立大同、阳高两个县委和县政府,桑干河武工队也分成大同、阳高两个支队。

在几年的艰苦岁月中,不仅深入敌占区的同志付出了鲜血和生命,连他们的亲人也受到了战火的考验。特别是康世安,几次虎口脱险。所以,从1942年以来就在桑干河一带流传着这样一句话:黄土坡摧不垮,康世安捉不住。敌人抓不住康世安,就抓他家里人。他妻子带着3个孩子在4个县(大同、阳高、阳原、天镇)边界走亲串友,在甲长与群众掩护下过着隐蔽流浪的生活。一直到1945年环境好转时,组织上才把她们接到山上安置下来。敌人抓不住康的妻子和孩子,就把康的二弟康世儒一家4口人抓到大同,百般折磨,毫无所得,看到康世儒病重,就把他丢到万人坑,后被皮毛工人康志和救出。其小女儿只有7岁,被折磨而死。对康的弟媳与大侄女,敌人无奈,只好取保释放,但不许离开大同城,后来又把康的妻兄巩录抓起来,因为逼不出康世安在什么地方,让花钱赎出来。大家一致认为:黄土坡这个无人村,有6户在野地山沟、树林里挖窑洞,成立了桑干河地区第一个党支部。在秘密党支部和党员领导下,始终和武工队与工委的同志战斗在一起。因此,不管敌人如何强大,如何残酷扫荡、制造无人区进行破坏,总是搞不垮这个坚强的战斗堡垒。它成了我们那几年最艰苦困难时期坚持桑干河无人区根据地的象征。因此,黄土坡摧不垮,对大同敌人形成严重威胁,也对狡猾毒辣苦心经营这个模范统治区的特务林宽重是一个辛辣的讽刺。康世安成了大同城敌人与大特务林宽重的眼中钉,但又为什么抓不住他呢?我们给康世安同志总结5条:他有对党的革命事业的高度忠诚,与群众联系密切,有丰富的斗争经验,有对敌斗争坚决到底的革命精神,有高度的革命警惕性。黄土坡党支部和这个有代表性的村庄及康世安这位代表人物,对我们开辟、坚持、巩固桑干河地区工作确实有显著贡献,起了重大作用。

 

(康世安、刘荣如、宋中和、刘书祥、石效田、毛新耕口述,19869月大同党史会议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