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打日本鬼子最痛快

浏览: 次 作者:admin 日期:2017-09-01 10:15

 ——老红军康文华的不凡人生

康文华,1921年出生于陕西省佳县大佛寺,1935年参加红军,先后在八路军司令部、北京军区后勤直属公司等单位工作。1962年响应国家号召,从天津返回老家农村务农至今。

童年拦羊求生存

我老家是佳县大佛寺,只知道自己是1921年出生的,具体日子记不清楚。后来当了红军参加革命后,要建立档案,部队上把我的出生日期填写为33号。我才有了一个完整的出生年月日。

今年98日,在延安市临镇石村一排整齐的石窑院落里,身体硬朗、气色红润的康文华老人向记者谈起了他的一生。

我在佳县出生,但我是在延安长大的。我3岁那年(1924年),父母亲逃荒将我们兄妹5人带到了延安临镇的麻黄塬村。一年后,又搬离了那个村子。康文华老人说,他有3个哥哥、1个弟弟在他4岁那年春天,由于吃不饱肚子,他和三哥把野杏核砸开吃杏仁充饥,不曾想差点被毒死。

先把我给闹死(方言)了,人都停在那里动不了了,然后是我三哥。家里人就赶救我们,把嘴撬开灌了些草药,然后放在地上等着人苏醒。我活过来了,但三哥却没有救过来。康文华老人说,他三哥殁了后,父母又带着他们兄妹4人离开了麻黄塬村,搬到了延长县安沟乡杨道塬村。

我们家在杨道塬村住了十几年,我就是从延长县参加红军游击队的。康老说,他6岁就开始给有钱人家放羊,因为人小,经常需要大人帮忙才能将放到山里的羊群赶回来。为此,他不知道被东家骂过多少次。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他9岁。

9岁以后,才能真正一个人拦羊了,一直到14岁参加游击队。康文华说,1935年元月,他跟着游击队上了山不久,游击队又被整编成了正式部队,他被安排在彭德怀的司令部当警卫员。从此,就一直做警卫工作。

少年扛枪闹革命

康文华说,他当兵的时候,大哥康文成、二哥康文德也一块儿参加了游击队,全家3个人闹红干革命。

我们走到哪里,都有老百姓保护。那时候,我才觉得我活得像一个人了。康文华老人说,参加游击队有半年多,因为部队整编,他和两个哥哥就被分到了不同的部队。

康文华回忆说,从1935年当兵到1949年新中国成立,他虽然没有直接参过战,但所在部队在山西的石楼、永河、洪洞及河南的安阳等地都打过仗。特别是最出名的平型关战,他们部队都参与过。

平型关战主要是115师在打,战斗进行了一天多时间就结束了。很惨烈,最后都变成了肉搏战。但那一仗咱们打赢了。康文华说,平型关战役把日本当时最精锐的部队板垣第5师团第21旅团一部歼灭了他记得当时战斗胜利后,整个部队像过节一样高兴。

小日本敢犯我们,就叫他们有来无回。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到非常开心。打日本鬼子,就好比打丧家之犬,来一个灭一个,那个痛快简直就没办法用语言来说。康文华老人说,抗战胜利后,所在部队先后参加过许多战役。特别是平汉战役,给他的印象最深。

我们在安阳、沙河、漳河、丰乐等地方对进犯的国民党军队进行自卫反击。那是1945年小日本投降后不久发生的事情。到了1949年,我在太行七分区工作。

中年回家又务农

全国胜利后,我到了北京军区后勤直属公司工作,最后又到了天津。在北京我成了家,爱人也有工作,是河南人。康文华老人说,从1949年到1958年,他一直在北京军区后勤公司工作。1959年从北京到天津。在北京成家后,他先后有了3个孩子,到天津后,又添了一个宝宝。

3年后,我带着家人又回到了延安临镇的麻黄塬村,开始了农村生活。康老说,1962年为了响应国家号召支援农村建设,他带着老伴及4个孩子回到了老家麻黄塬村。

老家只有我二哥在。康文华老人说,回到农村的日子并没有多大起色,当时缺少粮食,他的爱人因为饥饿最后患上了食道癌去世。因为家里穷,入土时,身上只穿着一件洗得发白的洋布衫。

我对不起爱人,跟着我没享过福,殁时只有一件烂衫子穿。我对不起她啊!康文华老人哽咽着说,他现在一想起来就感觉到愧疚,觉得自己欠老伴的太多、太多。

我后来收到了康克清的信,老红军身份才被确认。康老说,1978年,远在北京的康克清老大姐打听到他已经回到老家麻黄塬村后,从北京给他寄来了问候的信件。

康克清在信中说,如果生活上有什么需要,只管找当地的政府。我拿着信去找民政局,人家不但确了我的身份,而且还解决了我的粮食问题我吃上了供应粮康老说,2006年,麻黄塬村移民搬迁,政府在石村给他们修建了窑洞,他家分了4孔石窑,现在他们已经是石村的村民了。

我现在一个月有将近2000元的工资,家里还有苹果园,还有十几亩地,虽然清苦,但是非常充实康老最后说今年已经92岁了,虽然子女们不让干农活,但他仍然坚持做一些事情这样能保证身体一直硬朗,多几年。如果妻子能活到现在,看看现在的日子,那该是多好的事情!

 

(摘自《西安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