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族人风采 >

太行山里走出的将军康星火

浏览: 次 作者:admin 日期:2011-05-20 09:49

       翻开革命史册,巡视万里征途,人民解放军中有一位传奇的将军——康星火。

1927年初,康星火出生在修武县太行山区西村乡的一个小山村——虎路峪。这里崇山峻岭,人民生活艰难,连年灾荒,缺吃少穿,他只读了三年私塾便辍学了。1942年,康星火全家曾逃荒到过河南武陟和山西,期间他的大哥被土匪杀害,父亲因不愿为日本鬼子带路而被活活打死,母亲也患病在忧愤中去世。艰辛的生活,苦难的命运,使他对凶残的日本鬼子产生了深仇大恨。1943年7月,康星火在崔庄参加了五区区干队,后改编为泌阳支队。
康星火1944年1月正式参加八路军,同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他作战勇敢,1945年初,在小高歼灭战中,年仅17岁的他不仅刺死了一个鬼子兵,还缴获了一支小马枪、一支三八枪和一匹大洋马,部队为他记了二等功。1945年8月,在强攻泌阳的战斗中,康星火所在七连是攻城主力,他们冒着城上敌人倾雨般射下的子弹,在部队机枪的掩护下,架起几丈高的攻城云梯,腰里别着手榴弹向上爬,班长在前,作为副班长的他在第二位,后面是排长和几名战士。刚爬上几梯,班长中弹牺牲,排长大喊:“康星火,你就是班长。上!”康星火朝上甩出一颗手榴弹,趁爆炸之机,蹭蹭蹭连上几阶,一个猛冲,上了城头,趁着敌人惊呆的一刹那,他连甩了几个手榴弹,端起枪一阵猛射,这时,后边的两个战士也跃上了城墙,在他们猛烈的扫射下,敌人没命地四处逃散了。康星火因功被提升为排长。
1946年6月,全面内战爆发。1947年8月,太行军区部队在博爱县王卜昌村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九纵队,康星火任该纵队44师131团3营7连连长。同年9月上旬,国民党一个师从郑州西进,企图和洛阳以西的敌新1旅、135旅及潼关以西赶来的增援部队夹击解放军。康星火的7连担任了在登封、密县交界处的井店村阻击敌人的任务。敌军在井店村附近布置了上千兵力,占据了山头制高点,由于时间紧急,7连到达位置后迅速组织了几次冲锋,但敌人居高临下,火力太猛,战士们不断倒下。当康星火率领战士们向山头猛冲时,一颗子弹打穿了他的胳膊。但他没有停下,仍然挥枪向上冲击。战士们在他大无畏精神的感召下,前赴后继,英勇冲杀,战斗极为惨烈。这时后援部队及时赶到,山头终于被他们攻下,敌人被斩为两段,44师成功阻击了敌人。而他们7连只剩下几人了,4个排长也牺牲了两个。后来,这一仗作为战例被军委写入战史。
解放战争中他先后担任第二野战军副营长、轮训队副队长、营长、师教导大队大队长等职,参加了豫北、豫西、郑州、淮海、渡江、两广、西昌、四川等战役战斗。先后荣立一等功二次,二等功四次,被授予杀敌英雄人民功臣奖章。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康星火参加抗美援朝,康星火所在部队被编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3兵团,他先后任44师炮兵室主任、团参谋长、副团长,率部参加了第5次战役、上甘岭战役、金城反击战和东海岸的防御战。
在第5次战役中,向守志师长(后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率44师向敌纵深猛插。朝鲜到处崇山峻岭,部队行进极为困难。眼看要贻误战机,康星火和师首长商量后,果断将马放开,把重武器封在山洞里,部队轻装前进,终于将美军第2师第38团包围,在兄弟部队的配合下,一举将其歼灭。
在上甘岭战役中,康星火率2个营与敌人展开了对391高地的争夺,他们白天在坑道里养精蓄锐,严阵以待,晚上摸到敌阵打击敌人。天天如此,弄的敌人始终处于惊恐状态中。后来敌人改变了战术,晚上我方进攻前,他们就先退下来。敌变我变,康星火也改为在正面进攻开始前,由他先带一部分人趁夜色掩护,大胆绕到敌人背后,守株待兔,待正面一进攻,敌人退下来惊魂未定时,迎面出其不意的予以打击,把敌人打的晕头转向,像没头苍蝇满山乱窜。在391高地反反复复的争夺战中,康星火他们始终掌握着主动权,前后共歼灭敌人3800多名。他创造的这一战法被称为“耍猴术”,作为一个精彩的战例被载入中国人民志愿军战史。
1953年11月,康星火被选派回国,到位于重庆北碚的中国大学解放军第一文化中学学习。1956年他从文化学校毕业后,调任45师133团团长。不久,就率领全团到山东进行了两年多的国防施工。
1958年秋天,他被选派到南京军事学院学习,期间他和后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同班且同室而住。1961年,他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后,历任45师134团团长、政委,44师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师政委。
1967年,正值文革混乱时期,根据周恩来总理指示,他率部进驻武汉钢铁公司,成立了由他任党委书记、主任的军管会,稳定了武钢的形势,恢复并发展了生产,建成了当时全国最大的4号高炉,使武钢的钢产量,跃上了一个新的高度。
1973年,康星火从武钢返回部队后,担任15军政治部主任。并被选为第四届全国人大代表。1978年初,康星火被任命为15军军长。15军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唯一一个空降军。作为一个高级指挥员,康星火把军队建设放在国内国际的大环境中,放在保卫国家的领土和主权完整,放到祖国的统一大业和打赢现代化条件下的反侵略战争这样一个大背景中去考虑。基于这一认识,他提出要突破以往的思维定势,大胆探索,尽快提高空降规模和空降能力。要在不太长时间内提高到团师的规模和能够进行重装备空降。他的空降作战空间和行动应是覆盖和贯穿作战的全过程、全纵深和全地区的全方位机动作战的观点得到了空军和三总部的支持。作战思想变化后,训练规模扩大了,训练难度增加了,训练方式更接近于实战了,空降军的现代化建设步伐明显加快。1979年秋天武汉空军在豫北某地的空降演习和1981年在华北地区陆空联合军事演习中,他们空降部队出色的完成了演习任务,增强了空降作战能力。
1983年5月,康星火调任武汉军区空军政委(正兵团级)。80年代前期,正是我国改革开放之初,康星火也在思索新时期的建军思想。他任武汉空军政委的近三年中,紧紧抓住安全防范和政治思想教育两个问题,做到了一架飞机未摔,一次大的事故未出,这在空军历史上是不多见的。
康星火是武汉空军的最后一任政委,随着1985年11月武汉军区的撤销,他也离开了军队领导岗位。他曾荣获中华人民共和国独立自由勋章、解放勋章和中国人民解放军独立功勋荣誉奖章。2007年3月12日他在北京逝世,享年80岁。3月16日他的遗体在八宝山火化。中央军委原副主席张万年和空军的领导同志参加了遗体告别仪式。中央领导同志吴官正、刘淇,部队老领导张震、张廷发,军委空军领导同志乔清晨、邓昌友,广州军区空军领导同志高守维、王玉发等献了花圈。《人民日报》刊登了他去世的消息。3月21日,悼念活动在武昌殡仪馆隆重举行。省委副书记杨松等党政军领导,空军武汉指挥所官兵和康星火亲属、生前好友以及家乡代表等1000余人参加了悼念活动。俞正声、钱运录、罗清泉、杨永良、王生铁等领导,中共湖北省委、省人大常委会、省政府、省政协、省军区,武汉市委、市人大常委会、市政府、市政协,驻鄂部队也献了花圈。有诗赞曰:八十征途风云路,横戈跃马向前冲,将军光照凌烟阁,青史永垂天地雄。                                           (康喜荣  康福平)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