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综合版块 > 康氏轶闻 >

康家湾的传说(上)

浏览: 次 作者:康传鹏 康红舒 日期:2016-11-25 10:09

 

    这里说的康家湾,是湖北省黄冈地区红安县永佳河镇康家湾村三组康家细湾。

相传,明初朱元璋视察疆域民情,发现经过连年战乱和瘟疫,人口剧减,许多村庄空寥,良田废耕经过密谋,定下大计由官府派人对外放出口风,说要把人口较多的江西百姓迁往经历战乱和瘟疫的湖北、湖南和河南等地,而唯独安康县瓦屑坝筷子巷的人不动。江西各地老百姓闻讯,纷纷跑到筷子巷里躲了起来。

公元1369年(洪武二年),皇帝下诏,百姓大迁。

一大早,大批官兵就把几百米长、五米多宽的筷子巷围了个水泄不通。筷子巷里的老百姓全都被抓了起来,分成二十几批分别押送到两湖和河南各地。

我们的始迁祖康重五公在这年奉诏来到现在的湖北红安永佳河镇康家湾村八组康家畈迄今,这儿的人在祭祖时,还要在肉上插一双筷子,以遥祭远祖)。

那时,一带由于战乱和疫灾,已荒无人烟了。康重五公来此,立茅屋而居,开荒山而种,起早贪黑,勤耕苦作,挣下一份家业。不久,与康祖母陈氏喜结良缘。几年之后,膝下也已育有四个儿子。康家日渐兴旺。

日子一天天过去,几个儿子逐渐长大成人。眼看就到了分枝散叶的时候了,可眼前的康家畈狭小闭塞……

经过一段时间的慎重考虑和细心考察,重五公看好了现在的康家湾到许家田这一带。此处依山傍水,土地肥沃,交通便利,正是安家立业的好地方。

在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重五公几个儿子召集一起,语重心长地向他们讲自己当年如何从江西来到湖北,如何白手起家,如何勤劳世,儿子一个个听得鼻子酸酸的。最后,重五公才把各立门户的计划和原由告诉了儿子们。几个孩子虽有千般不舍,但明白这是个英明的决定,都重重地点了点头。

说干就干。第二天清早,重五公就带着四个儿子来到他选好的地方,让儿子们挑选。老大选了康家大湾,老二选了康个许家田,老四选了三路边,而聪明的老三则选了康家细湾(后来,三路边的大部分和高桥的康家湾都是由康家细湾分出去的)。

 听康家细湾的老人说,他们小时候湾里有上千户人家,深巷长弄。村里有高大的祠堂,有气派的大院子,有平整宽大的打谷场,着数不清的几人合抱的大树,孩子们喜欢的石榴、柿子、蜜枣、洋枣,池塘边有大姑娘小媳妇喜欢的皂角树,道场边还有一大片梨子园和茶园

留下来的,还有几个美丽而神奇的传说。

                        康家大道场

     康家大道场,民国到解放前后,在当地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民国时期,康家湾出了个大户,人丁兴旺,良田百顷,在当地颇有名气。每到夏秋稻谷丰收的时候(我们那里是两季),一片片金灿灿的稻海,格外地耀眼,抢收抢打抢种就成了最要紧的事。于是,这户人家就在门口塘东边与他家的田之间开辟了一块很大的道场。长三百多米,宽两百多米,道场摆了三十六个石磙。每年夏秋之季,场上铺满稻谷,三十六个石磙同时碾起,人牛齐动,热火朝天,场面十分壮观。

    大户人家平日里极讲排场,起宅添丁祭祀庆丰,但凡红白喜事,一概请来亲朋好友、乡里乡亲前来热闹,大吃大喝。也有同族老人劝说当家的要节俭,不要过于张扬,但无济于事。

又是一年又到收获季节。家家都在赶着收割和打谷,村里一片忙碌景象。一日正午,烈日当空,万里无云康家大稻场上,全家上百口人都在忙着赶磙打谷,人牛攒动,挥汗如雨。就在停磙歇牛,抓紧出草的时候,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施施然走了过来。

他来到主人面前,说:“您好,能讨杯水喝吗?”主人正在大道场边的一棵木子树下看着佃农们忙着出草,顺口应了一句:“没有,没有,我们这么多人,哪里还有多余的水?”那位老人望了望忙碌的人群,又望了望道场,飘然而去。

过了一会儿,草出完了,道场上尽是一层黄澄澄金灿灿的的稻谷,铺满了整个大道场!康大户喜不自胜,笑逐颜开。

那天中午,大户人家摆了三十多桌酒席,众亲友、帮工、乡邻团团围坐。酒席之上,行拳猜令,捧场热语,推杯换盏,海吃大喝,好不热闹!康大户更是乐在其中。

吃饭一直持续了两个时辰,男人们一个个酩酊大醉,酒席一片狼藉。

天有不测风云。

响午时分,天空突然乌云滚滚狂风大作,倾盆大雨,急泻而下。顿时,地面就成了奔腾的河流,大道场铺满的冲刷得干干净净。

半个时辰之后,雨天晴,天空又恢复了关公脸色。而康家大道场上,除了三十六个石磙外,只剩下大户人的妇女孩子们望着空荡荡的道场,抱头大哭(男人们还在醉梦中,怎么也唤不醒)。一年的收成眼看就仓了,却一下子被冲得无影无踪,以后拿什么度日……

那一夜,对大户人家来说,注定是一个不眠夜。一家老少都聚集在堂屋,个个愁眉苦脸,唉声叹气。只有当家人一直闷着头抽着旱烟,一言不发(此时,他已酒醒,好像陷入沉思,想着曾经的奋斗,昔日的风光,今日的劫难,一切恍如梦中,又似在冥冥之中……)。一直到子夜时分,他才猛地站起身,把烟袋往桌子上一磕,望了一眼年轻的后辈们,沉声说道:“既然老天冲走了我们的粮食,那就是让我们走,去闯外面的世界。

于是,次日一早,东方刚露出一丝鱼肚白的时候,全家人就背上行囊,拖儿带女,踏上了艰辛的求生之旅。

康家大道场的传说,昭示出康家祖训一:乐善好施,厚德载物

                         二、七十二根齐眉棍

公元1959—1961,湖北大旱。康家湾也未能幸免,庄稼几乎颗粒无收。那时,野菜、野果、榆树叶,甚至草根都成了人们食物。可就这样,也顶不了事,仍时有人饿死

这样下去肯定不是办法。全村人一起商议,都认为只有出去行乞才能度日。可周围都是灾区,怎么办?那就只有到没有受灾的地方城里去。可如何行乞呢?那个时候乞讨的人多,还会遇上恶狗和恶人,搞不好,会受气甚至受伤。

最后,村长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商定,女人在家照顾小孩、料理家务,老人照料牲畜,一部分男人负责村里所有田地挑选出七十二位青壮男丁(据说个个都是拜过师傅练过武艺的)外出乞讨。他们分成八组,九人一组,朝八个方向出发,每人背个大布袋,手提一根长及眉毛、两端染成红色的木棍(称之为齐眉棍,用以防狗和身)。

这八组人每到一个地方,就挨家挨户地唱起小曲(就是把家乡大旱和妻儿老小挨饿的情形事先编好的顺口溜)。一帮大男人常常唱得一些婆婆媳妇哭得像个泪人,感动之余都端出一杯杯的米倒进了他们的布袋。等布袋装满,就立马两个人赶快送回家交由村长分给各家,以度灾日。

    72人不知走了多少地方,到多少村镇,遇到多少好心人,每每有人给米,他们要作揖言谢。可乞讨路上,也遇到恶狗狠心人,遭遇白眼、讥讽,甚至谩骂,他们都一一忍耐、躲,这是出来时长辈们的反复告诫,他们一定要恪守。

可有一回,一组人却在河那边的一个大湾子村遇到了麻烦。这个湾里有一大恶人,家里养了八条恶犬,手下有四十多个恶棍,平日里横行乡里,穷凶极恶,这一带的人都是敢怒不敢言。康家的九个人来到这个湾后,照常挨家挨户地唱。等要到这户恶人家时,那恶人看他们一眼发现他们身后的两袋米,阴笑着吹了口哨,八条恶狗一齐冲了出来,见人就咬;一帮打手也冲了上来,强抢他们的米。

九个后生非常生气,一怒之下,拿起齐眉棍,打死了两只恶犬,打伤了三个恶棍,然后拔腿就逃(毕竟对方人多势众),恶人带着一帮打手紧紧追赶。这些康氏后生个个身手不凡,腿脚利索,很快甩掉了这帮恶棍,可米却没了。

九个后生被一位老人引到一隐蔽处藏了起来。这位老人的儿子以前就是因为看不惯大恶人的蛮横说了两句气话,就被大恶人带人打瘸了腿。老人一说起这事,泪就禁不直流。康家后生本来想忍,可一听到老人说大恶人平日里就如此为非作歹,欺男霸女,又亲眼看到老人的儿子伤残的样子,个个义愤填膺,决心为民出

当晚,他们向其七组发出了信号。

第二天下午三点,七十二根齐眉棍齐刷刷地站在了大恶人的门外。当大恶人闻讯带着他的打手和恶犬冲出来时,七十二个康家子弟开棍棒,使出武艺,直打得恶棍们哭爹喊娘,落荒而逃,恶狗全毙,大恶人头破血流,跪地磕头求饶众乡亲纷纷拍手叫好,笼罩在人们心头的阴影终于一扫而空了!

康家子弟让大恶人交出平日横抢硬霸来的东西,并把它们归还给众人然后赶出了村子,以免再欺凌乡亲(后来,有人在外边见过大恶人,蓬头垢面,破衣烂衫,已沦为乞丐了)。

当地人对康家子弟惩恶扬善的义举无比感激,盛情招待他们一直到傍晚,众后生才在大家的欢送下,背着满满的几袋米踏上了归程。

就这样,康家湾度过了最难熬的三个年头,七十二根齐眉棍的故事也一直流传

“七十二根齐眉棍”的故事,昭示出康家的祖训二:艰难困苦,团结共度。

                     三、  曾经的古枫

听湾下的老人说,解放初期,康家湾一带长满大树,像一片林海,遮天蔽日,冬暖夏凉。其中,在康家大道场西北,门口塘的东北,有一棵参天枫树,尤其高大古老。远看高耸入云,那树梢好像隐没在天空里;近看圆滚粗厚,那树干如同一堵城墙。老人说,就那树干,四个成年人手牵手都围不拢。枫树枝繁叶茂,最多时上面有二十八个喜鹊窝,一到傍晚叽叽喳喳,特别热闹,人们都说是二十八星宿呢。

夏天,人们都喜欢搬条凳子到古枫下面去纳凉大人们讲庄稼长势和今年收成孩子们则会围着老人听讲故事,对着夜空数星星,围着枫树做游戏,快乐极了。到了秋天,一树火红,特别耀眼而到了冬天,古老枫树的故事就更感人。因为冬季是农村娶媳妇的时候哪家娶新媳,按老规矩当晚要闹洞房,半夜还要揭新被子(新郎新娘是要和衣睡的,并要多准备一条被子)。主人一般要请闹洞房的小伙子把被子挂到古枫上,据说是要搭两层梯才能挂得上去。因为大家都说这棵树有灵性,能保佑早生贵子,全家平安。第二天下午,新郎新娘就要出来找被子,而被子赫然挂在枫树的枝上而村里的人也会高高兴兴来围观。新郎新娘是肯定上不去的,就要求小伙帮忙,于是撒糖,发烟,还要唱歌。终于,被子取下来了。这还没完,新郎新娘要抬着被子围着枫树转三圈,然后在村子里走一圈,孩子们就一直跟着闹着,沿路讨得不少糖果这快乐的日子,也是康家湾的喜庆日子。

相传,20世纪50年代初,康家湾的人由于长年勤劳苦作,起早贪黑,因而这一带的人视力普遍有点不好,医生想了很多办法治疗,也无济于事。

可在第二年春上的一个晚,有人看到古枫上出现一条巨大的白蛇它的身子在古枫上缠了三圈,然后把头伸到门口塘来喝水。第二天人们照常在门口塘里洗菜淘米,人们吃完饭后,奇迹出现了,大家的眼睛一个个都好了起来。有人说,这是那条白蛇治好的,它到塘里喝水,其实在塘里下了眼药,是来赐药的。这事一传开,四村八邻的人们竞相到康家湾门口塘里打水喝,康家湾的人也很大方地让他们来汲水。此后,就不断有人到古枫下烧香、磕头、许愿。

可过了不久古枫树又出现了奇迹。就在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一丝风没有,特别闷人。一直到后半夜,乘凉的人们才陆续回去睡觉。康家湾只有一位宗字辈的老人因为要看秧田,在塘南堤下坐着。

突然,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他嘴巴张成一个大大的O形,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看到了那条巨大的白蛇,身子依然缠在古枫上,头又伸到塘里来喝水。喝了三口水后,突然兴致大发。只见它猛地用力吸了一口水塘里水位陡地下落,然后朝着天空喷了出去一条十米高的白色水柱冲天而起。就在此时,天空猛地响了一个炸雷,一道闪电直朝白蛇打来。紧跟着,狂风大作,暴雨倾盆,白蛇一溜烟地溜进了古枫。

一时之间,雷电交加,风雨裹挟。宗字辈老人趴在堤上,动也不敢动。好在雷电都径直朝着那棵枫树而去,他只是受到风雨的洗礼。

雷,一声比一声响;电,一道比一道亮,雨,也一直下着。

到了天亮,风停雨住。

康家湾的人惊奇地看到,那棵粗壮高大的古枫树树干的下部,昨晚被雷电炸开了一个大洞,足有大门那么大,四个人可以坐在里面玩(后来几年,小孩子常在里面玩耍)而古枫旁,赫然留下一片白色的鳞。

有人说,白蛇被上天收了,也有人说,白蛇已成了精,沿着树底遁地跑了,总之,再也没有人看见过那条巨大的白蛇了。

五八年,高大的枫树没了,五九、六零、六一年,全国大旱。

古枫树的传奇,昭示出康氏祖训三:与天和,与自然万物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