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城口康氏文化研究会寻根访祖纪实

浏览: 次 作者:康觉政 日期:2019-08-23 09:58

 

重庆市城口康氏文化研究会自2012年成立以来,经初步核查,全县共有康氏族人1700多人,包括十四个支系。多数支系只知道近几代人,而关于自己的先祖、来龙去脉都弄不清楚。为了弄清渊源来历、寻根问祖,我同城口康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康久海一起,于2019年3月8号前往陕西省紫阳、镇巴两县寻根访祖。
从城口县城出发乘车穿越渝西高速路,历时三个多小时到达紫阳县城。下午三点,紫阳县康氏文化研究会筹备会负责人康卫星在紫阳县城接待了我们。吃饭的时候我们与卫星宗亲进行了交流,详细了解了紫阳、镇巴两县康姓人的分布及来源情况,两地共三万多人,有六个支系,特别是镇巴县康姓人尤多,各个支系各来一方、字辈不同,没有自己的族谱,多数是各自商议的族谱。由于康卫星宗亲工作繁忙不能带我们一同寻访,介绍紫阳县乐木镇木王村退休老师康邵银带我们前往寻访。下午五点多,我们乘了一个多小时的车来到了木王村康老师家中,达到时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天就快黑了,康老师十分热情邀我们在他家住下,真可谓天下康姓一家亲。晚上,康老师把他笔记本上记下的镇巴、紫阳两地康氏族人的字辈和迁徙情况介绍给我们。经了解,这些族谱没有老本谱书记载。
康邵银支系是明末从湖广麻城迁到陕西汉中的,其先祖叫康庄,字辈记录如下:
起廷应景          并建邵宗      
立志仕振          兆集毓钟
镇巴县一支人的字辈是:
京兆鸿继述    民德应文昌     登儒云必建
联树积传方    宝善家申永     作新世泽长
明金开甲地    昌举卫朝堂
这一支系一万多人大多住在镇巴县平安镇老庄坪村。传说那里有一座 “蚂蚁山坟”,康庄的妻子死后埋葬在那里。据说刚抬到半路,忽然天降大雨无法行走,于是就把棺椁放在路边等雨停了再抬去入土。等到第二天雨停,人们去抬棺材的时候发现棺椁被蚂蚁用土垒了一半,因此就把康庄的妻子埋在那里,后取名叫“蚂蚁山坟”。我们听后觉得十分神奇,于是打算去“蚂蚁山坟”所在地看一看,还买了一些花圈、鞭炮以悼念先祖。
3月9号早上,康老师带我们去到巴庙镇,行走18多公里,共计4个多小时,找到了康联台族长,在他的介绍下,我们找到了平安镇老庄坪村。老庄坪村康姓人最多,有三百多户,分上渚河、中渚河、下渚河三部分。在上渚河我们找到了七十多岁的老会计康联文,可是他们这一支也没有谱书。传说中的“蚂蚁山坟”的确存在,就在距离他们十多里的地方,1962年集体开荒种地就把坟毁了,那地方后来又被人修了房子,所以后人只知道大概地方去到那里发现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们的心都凉了,这么多康姓人,竟然连先祖的一座坟都守护不了。失望之下,我们只得返回康老师家。
另一支人在紫阳汉城,是从安徽迁到紫阳来的,现在有800多人,其字辈是:
记福胜园社       文仁珍世承      继国一轩亮
道德贤有禛       孝礼光前代      诗书启厚坤
积富流芳远       千载振家声
遗憾的是,由于时间有限,我们就没有到汉城寻访。
3月10号,我们返回紫阳县城。康卫国会长他们的先祖从湖北麻城迁到四川宣汉,后有一人又迁到了陕西紫阳,其字辈是:
化进国裕     思大永荣    登高仕爵
卫封绍启     朝廷申新    芳芝长茂   本源万春
这一支人到了绍字辈,与四川宣汉白果、城口蓼子完全同十辈,与宣汉和城口字辈相同是因为在清代中期,弟兄三人分家,一人安家宣汉,在前河一带打猎,一人落户蓼子,另外一个去到陕西就没有了下落。由于我们的族谱在大火中被烧掉了,所以我们这一支人也是自议字辈,到下面的字辈就不统一了。陕西康卫国支系约400人,我们城口支系约380人,大概推算下来,很可能我们(城口蓼子)与康卫国一族还有宣汉北粟一支是同一个祖宗下来的。
很遗憾,此次寻访没有查到古墓、古碑和谱书记载,还有待以后的进一步走访。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