滇西德宏有“康”姓写成“亢”姓是历史的误会

浏览: 次 作者:康北斗 日期:2018-03-26 15:45

    “亢”氏的起源有多处,但在滇西德宏的“亢”姓,却是咱康氏自家的故事。
    据芒市江东《康氏家谱》记载:“弘治六年(1493年),到腾(腾冲)始祖讳贵禄康公,善为货殖之人也,来客于兹,优游其域,因而止腾。当时腾虽偏僻,然风气渐开,其人物恒养忠信,山川静雅,甚足以留连高人逸士也,于是择而棲焉”。
    康贵禄在腾冲定居后,他与江西前妻刘氏所生的两个儿子朝经、朝纬,随即“到腾筑室白海(北海)之滨。其后,康贵禄续娶妻杜氏,生五人:朝纲、朝纪、朝纯、朝绣、朝”。
    康氏家族在腾冲北海繁衍生息,瓜瓞绵绵,逐渐分出了若干支系,其中有芒市江东支系、芒市木康支系、盈江支那支系、陇川户撒支系,以及缅甸支系。江东和木康距腾冲100多公里,隶属勐焕(今芒市),是傣族聚居区,康家人就在这里与傣族人民和睦相处,融为一体,生根发芽。
    树大分杈,出自芒市的一支“kang”家子弟又迁徙到了梁河勐养。从地理环境看,勐养在北海与芒市之间,距北海、芒市各有100多公里。从社会环境看,勐养也是傣族聚居区。因而,勐养与芒市有着相同的风土人情,来自芒市的“kang”姓人,很快就与当地民众打成了一片。
    有关史料记载,河南宜阳铁炉村的康氏与朱姓共居一村,为避“猪吃糠”之嫌,康姓改成了“亢姓”。而在德宏的康氏改为“亢姓”,则是一个历史的误会。德宏是“直过区”,就是直接从封建领主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社会。在地理位置上,这里是偏处一隅的“口袋底”;在历史人文上,这里的人们60年前还在数豆计数、结绳记事。在傣族社会圈子里,也只有傣文,没有汉语。直到解放,当土改工作队员问村民姓氏时,村民就说姓“kang”,有读音,没有字,于是,工作队员便想当然地把“kang”写成了“亢”。就因这个笔误,这个姓氏在当地便稀里糊涂地传下来了。由于时间的推移,历史的变迁,已经与当地民众融为一体的“kang”家也分出了几个支系。由于傣族的水傣有姓,汉傣虽然有姓,但也不严谨。在没有历史典籍可考证的情况下,有的支系对自己的姓氏来源已经不清楚了,但有的支系却能够说明白。如:亢宏文是梁河勐养人,现为瑞丽市委党校讲师。亢宏文的祖父亢成海,解放前一直是勐养的头人,解放后当过勐养区第一任区长,后来又连任过几届德宏州政协委员。从亢宏文祖父至儿子这四代人的字派来看,“成昌”,恰与芒市江东康氏家谱的“自昌”基本相同。这个发现,竟然是在亢宏文之父亢有国,从江东捧回了一本康氏家谱以后,才感叹亢家祖先早已用字派这个传承,连接着康氏的根脉
    勐养乡中营村、芒环村的亢家人,历来就有回腾冲北海祭祖的传统,每当北海康氏有重大宗族活动时,勐养亢家都会派人参加。2016年,北海举行了隆重的康氏宗祠落成典礼,芒市的亢家还特地组建了一支歌舞队,在庆典上表演了富有民族风采的傣族歌舞。
    芒市木康、广门、大兴田的亢家人也已认祖归宗。傣族村民康安之,明明白白地回归了康姓;在自家中堂“天地国亲师”的牌位上,赫然写着四个字“先祖康氏”。

    生命的“生”字,演变出“姓”字,说明生命具有亲缘的集体意义。中国人有神祇信仰,更有着深厚的祖灵信仰。因而认祖归宗,乃是家族文化DNA的传承。德宏亢家人,我们原本就是同根生!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