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系我们

康氏文化研究会

地址:河南省南阳市长江路779号
电话:0377-63117878
邮箱:kswhyjh@126.com
QQ: 2404165663   1465588485 

当前位置:首页 > 寻根天地 > 族务礼仪 >

历史并不遥远

浏览: 次 作者:康显荣 日期:2020-04-03 15:05

 ——访问1945年莘县碱厂李血案亲历者纪实

 
前些年莘县一名作家在写一部有关莘县革命斗争故事的书,其中有一篇《碱场李血案》,文中有关于被敌人杀害的有康宁、祝宝琴其女儿李岱燧等三名革命者的史实。作者本着尊重历史实事求是的原则,尽可能地找到当时的见证人,了解掌握更加详细的情况。因为文中的康宁是我的三伯父,1945年在碱场李搞土改工作,被敌人杀害,时年仅仅19周岁。这个已经逝去近七十年的革命前辈与我有着血相连的关系。于是我陪这位作家亲自采访了有关人士。
2012年8月10日,我和作者一道前往济南,面见碱厂李血案中牺牲的祝宝琴的两名亲人山东吕剧大师李岱江先生(祝宝琴长子)和李岱泉先生(祝宝琴次子)。按辈次我应该称呼他们舅父,因为当年三伯父康宁和李岱燧牺牲后结为阴亲合葬了。
记得在上小学的时候,清明节步行十五六里路去西北革命烈士陵园扫墓。烈士英名录上有六个康姓人,其中一个叫康宁的人竟然还是我家康净庄村人,当时心里觉得很亲切。
回到家中,我向父亲说起这情况,父亲问我,你知道康宁是谁吗?父亲没等我回答,叹了口气,低下头说,康宁就是你的三伯父。你三伯父长我6岁,在抗日高小毕业后,成为抗联的一名干部。1945年春天,在碱场李搞土改时,被地主勾结的还乡团杀害,牺牲的时候才19岁,还没有结婚。当时他虽然有一把手枪,却因为敌人来得太突然,没有派上用场。
自从知道三伯父是为党的事业而献身后,就更加喜欢阅读描写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小说、传记等,对书中的英雄人物加崇拜。
有一年除夕,给列祖列宗上坟,父亲带我到紧靠着祖坟南面三四米远地方的一个坟墓前说,这就是你的三伯父、伯母的坟墓。按照当地的习俗,没有结婚就死亡的不能进祖坟。我疑惑地看着父亲问,三伯父不是没有结婚吗?父亲说,你三伯母是你三伯父的师妹,是和你三伯父同一天晚上被敌人杀害的,后来就和你三伯父结为阴亲。他们虽没有后代,你和你弟弟们都不能忘了这两革命前辈,他们是为共产党的事业、为广大百姓的利益而牺牲的,逢年过节别忘了祭奠他们,也就是上炷香、烧烧纸,不耽误多少事。我说我一定记住。
上午八点四十分,我们到达山东吕剧院家属院,见到在家等候的吕剧大师李岱江和李岱泉兄弟二人。老人虽然已经八十高龄,步履矫健行走如风,面色红润声若洪钟,看上去不过是六十多岁的老人。
老人热情地将我们让到客厅,沏上茶水。环顾客厅不足十平方米,摆放着极其普通的老式沙发、桌椅,茶几的层放着两把蒲扇。我暗暗吃惊,如此名人,生活却这么简朴。
作者将打印成文的《碱场李血案》初稿分别给了两位老人,介绍了我们的来意,两位老人激动不已。他们边看书稿便不时停下来说一些当年的事情,并提出应在文中增加一些什么内容,说到辛酸处则是眼含泪水,只是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老人的父亲很早就参加了革命,化名李莘,最初在县武装大队任指导员后来共产党为了培养更多的干部,就抽调他到距离我们村二里的李净庄筹办抗日高小,借以发展党的力量。我的三伯父就是这里的第一批学员。老人的母亲祝宝琴受父亲影响也加入了共产党,给共产党县武装大队收集情报、送情报,解救被敌人逮捕的共产党干部。1944年组织任命她为第二区高庙乡妇救会主任。她带着三个孩子来到碱厂李,住到农会干部李连杰的家,名义上是来走亲戚,暗里发展组织,建立党支部。
1944—1945年莘县虽然已经解放,县政府还处于地下状态,没有到县城办公,因为邻县阳谷还没有解放,还乡团不时来莘县破坏,杀害了不少农会干部。
我三伯父在1945年被组织上安排到碱厂李,和他的师母祝宝琴一起搞土改工作,一同住在农会干部李连杰家中李岱江一家住在西厢房,我三伯父和李连杰的弟弟李连亭住在东厢房。当时为了掩人耳目,对外说和李岱江是亲戚,让李岱江喊三伯父舅舅。我三伯父上抗日高小时,就和李岱江已经认识,所以很快成了好朋友。
1945年的春天,碱厂李的土改开始了。我三伯父组织发动当地农民,批斗了当时的大地主李连珠、于幸德以及恶霸李新同等。老百姓扬眉吐气了,可是被批斗的地主恶霸却怀恨在心,不久李连珠、于幸德、李新同三人跑到阳谷还乡团那里,密谋报复。
有一天,李岱江兄弟二人分别随他们的父亲和祖父到其他村庄了,夜里阳谷的还乡团来了几十人,将我三伯父及其师母、师妹的住处团团围住,最后残忍地用刺刀将三人刺死在院子里。第二天天不亮,李岱江父子就赶到碱厂李,目睹三人被杀害的惨状,所受打击可想而知,那年李岱江年仅十二岁
后来,勾结还乡团的大地主李连珠受到应有惩罚,被县政府执行枪决,偿还了他欠下人民的这笔血债。我伯父当时被组织批准为烈士,但是祝宝琴没有被批准为烈士,可能是因为她当时是半脱产干部。
李岱江老人讲,1980年后国家对烈士的认定有了新的标准他们多次找有关部门,希望追认母亲为烈士,原山东省委书记梁步庭对此也曾有过批示,可有关部门就是不办。老人讲,怕有关部门有顾虑,认为我们是要什么待遇或经济补偿,我们反复说过,我们什么都不求,只是让母亲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慰就满足了,也算是我们的一份孝心。有一次,一个部门的负责人说,既然是李连珠勾结还乡团杀害了祝宝琴,李连珠也被政府枪决了,那就该有当时枪决李连珠的布告,有关部门对李连珠如何处理的记录。老人说,事情已过去很多年,这些档案资料都非个人努力能够找到的
一直到中午近十三点钟,说完了有关的情况,两位老人饭店热情地招待了我们。期间,老人激动地说,非常感激这位作者,能够碱厂李血案真实地写出来,让更多的人了解这段历史。尽管我已八十岁高龄,但是还要继续为确认母亲烈士身份而努力,直到成功。听到此话,我的心里沉甸甸的,不知对老人说什么好。
辞别两位老人,在归途中,作者说,我们还应该去一趟碱厂李,看还有没有当时的见证人在,弄清楚此次惨案的细节。当然赞成,因为多少年来,我也想全面了解三伯父的这段历史。
翌日下午,我和作者来到碱厂李,经李岱江亲戚李存生的引荐,我们有幸见到当年和我三伯父并肩战斗的村民兵队长李文臣和同住在一个屋的李连杰之弟李连亭。两位老人是同岁,时已八十三岁,身体都很健康,精神矍铄,思路清晰。李连亭老人说康宁可是一个难得的好人啊,实在不愿回想那晚的血案,多少年来,一想起来,心里就非常难受。
李连亭老人告诉我们,1945年,16岁的他三伯父康宁住在一间屋里当时他的父母已经过世,他本来弟兄五人,因兵荒马乱,连年灾荒,只剩他和四哥李连杰两人。四哥李连杰是村里的小学教员,加入共产党之后担任村里的自卫队队长。他们家的空闲房子多,又是村干部,因此,村里的干部经常在他家开会,一起商量工作
李连亭、李文臣两位老人怀着极其悲伤的心情给我们讲述了惨案发生天晚上不堪回首的一幕。当天晚上,康宁召集农会干部和民兵干部开会,根据近期出现的敌人报复杀害干部的情况,安排部署如何防范。特别强调,大地主李连珠,日本占领莘县时期是伪乡长,土改中被批斗后,不几天就逃跑到阳谷还乡团那里,扬言要来报复,更要提高警惕。会议一直开到十二点多才结束。他们各自回到住处,刚入睡不久,大约凌晨两点多钟就听到一阵激烈的枪声。三伯父猛然从睡梦中惊醒,听到有人拍打窗户,并隐约听到街上很乱。他急忙喊李连亭赶快起床,叫来农会干部和民兵队长集合一起商量如何对付敌人,想法突出重围。
他们兵分两路,一路由民兵班长带着一个民兵从西北方向越围墙而过,剩余的跟农会会长和民兵队长从东南方向突围。农会长让我三伯父跟他们一起走,三伯父考虑到老师临走时的嘱托,觉得自己有义务和责任保护好师母和师妹,便拒绝了跟他们一起走,说我还是留下吧,我不能离开师母。会长看劝不了三伯父,就带人离开了。李连杰带着老婆急忙逃出屋门,慌乱之中,连躺在炕上的三妮都忘记了。孩子哇哇直哭,祝宝琴见状,将她抱起来。
这时候敌人已经炸开东门,猛兽般涌进村里,村里的人们慌乱起来,四处散。康宁带着师母祝宝琴和师妹也想冲出大门找地方躲一躲,可是来到大门口一看,已经出不去了,敌人已堵在门口,并从周围的墙头上、屋顶上爬上来,围住李连杰的院子。
李连杰家的院子分前后两个院,前院没有正房,只有东西厢房,分别住着李连杰的两个伯母等家人,前后院只有前院一处大门。三伯父他们一看出不去了,只好再往回走,随机将手里的手枪扔进粪坑,分别到前院东西厢房躲避。师母抱着不满两周岁的三妮儿,拉着师妹来到东厢房大憨家屋里躲避。康宁和李连亭急忙奔西厢房李连亭的大娘见他俩进来,就急忙从炕上爬起来,招呼康宁躺在被窝里,给他蒙上头。李连亭急忙躲进南头的房间,钻在床底下,爬在放鞋的架子上。
很快,敌人破门而入,来到院子里就点起了火把,将前后两个大院照得灯火通明。敌人借着火光开始严格搜查,当搜到西厢房时,看见躺在床上的三伯父,就将他从炕上拉起来,老太太急忙上前抓住三伯父对敌人说,这是我的儿子。被批斗过的李连珠等三人认识我三伯,当时就指认就是抗联干部康宁敌人便将三伯父拉到门外,残暴地用刺刀活活死。
同样,躲在东厢房的祝宝琴母女也被敌人由屋内推到院子里。此时祝宝琴怀里还抱着李连杰不满两岁的女儿,敌人端着刺刀灭绝人性地照着祝宝琴刺来,刺刀穿过李连杰女儿的大腿刺进祝宝琴的心脏,祝宝琴也英勇献身。祝宝琴的女儿,一个花季少女,年仅16岁,也没能幸免,被丧心病狂的敌人杀死东厢房窗下。在搜索其他干部无果,敌人放火烧了李连亭的房子,牵走李连杰家的耕牛,方才离去。后来不几天,李连杰的女儿也因刺伤大腿不治身亡
当时,碱厂李村有很高的墙,有东西北三个门,墙上面设有六个岗楼,晚上每个岗楼有四名自卫队员分两组打更巡逻。自卫队员手里只有政府发的手榴弹,民兵也只有四支长枪。当晚,他们发现敌人后,即开始投掷手榴弹阻止敌人靠近墙,但寡不敌众,李连珠又熟悉村里情况,故未能挡住敌人进村。据老人说敌人一边攻打一边喊话,分化群众,说我们找的是有茬有点(意思是有目标)的人,其他人都要躲开,否则不会有好果子吃。后来手榴弹甩光了,敌人则虚张声势,四面吹号,敌人最后把东门打开,进来一批人,之后李连珠带人把北门打开,放进来大批敌人。大地主李连珠家紧靠北门,最熟悉地形。
这次血案之后,碱厂李所有的农会干部都搬出去了,怕敌人再来报复李连杰全家搬到白马庙的亲戚家住了两年。1946年李连杰就参军南下了,新中国成立后,被安排到四川工作,从此再没有回过家,去年在四川病故。
民兵队长李文臣当年才十六岁,在外躲了几个月之后又回到村里,接着加入了共产党,第二年就参军了。
据李文臣、李连亭老人讲,去年不知个部门的人也为此找到他们了解情况,当时说有记载,康宁同志是在河店镇某村牺牲。李连亭老人说,这纯粹是毫无根据的记载,真是太不负责了。我是当时的亲历者,还能错了吗?
我庆幸能及时找到当年惨案发生时的亲历者、见证人李文臣、李连亭两位老人总算清楚地了解到我三伯父及师母等三人被害的真实情况,了却了自己的一个心愿,还原了历史也能给后人一个圆满的交代,不然这场惨案的真相将永无对证。回来的路上,沉重的心情舒缓了很多我真诚地祝愿三伯父及师母祝宝琴、李岱燧的在天之灵可以得到安慰,愿老前辈们在地下安息吧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