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寻根天地 > 学术研究 >

从宝鸡石鼓山西周贵族墓出土的铜禁与周公的《酒诰》看西周王朝早期的禁酒反腐

浏览: 次 作者:田生华 日期:2021-02-02 10:25

 

2012年,宝鸡石鼓山发现一座三千年前的西周贵族墓葬即石鼓山三号墓葬。在它出土的众多青铜器中,先后发现了两件名为“禁”的禁酒器,极为罕见,意义非凡。大的禁,高20.5厘米、长94.5厘米、宽45.0厘米,其上放置着户彝、户、觯、盉、斗等众多的青铜器,以及一件小型的青铜禁。这两件青铜器禁,不仅为我国解放以后首次考古发掘出土,而且为成套式的首次相伴面世。笔者认为这两件青铜器禁,可以折射出西周王朝早期反腐败的一些信息。值得我们研究与借鉴。
腐败与反腐败,存在于阶级社会的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时期。在中国历史上许多王朝政权的存亡兴衰,都与它息息相关。腐败是政权的腐蚀剂,官员的腐败严重损害国家与民众的利益,损害社会的公正,动摇人们的信念,最终祸害社会稳定,引发政权的覆灭。
腐败与权力相依相伴,腐败与反腐败,历史上很早就存在。中国历史上腐败的最早文献记录,见于2006年宝鸡扶风县发现的西周青铜器铭文上。它铭刻在一对大口尊“琱生尊”上,讲述的是西周贵族琱生因为开发私田被人揭发,遂持续多次向召穆公(即召伯虎)行贿一年,最后免于处罚的故事召穆公为西周名臣。史料记载,周厉王暴虐,引发国人暴动。他把太子靖藏匿在家,并用其子替死,太子脱险。厉王死后,太子继位即周宣王,周公姬旦与他辅佐周宣王,史称“周召共和。他曾率军以七千周师战胜四万淮夷。千古名言“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就出自其口。就是这样一位高政要、功臣名人,竟然被人腐蚀,受贿,搞腐败。这是有史料记载的我国历史上最早受贿的第一位政府官员、地位十分显要。至今已近3000年之久! 
西周王朝由于从早期就重视反腐败的教育与斗争,因此政权比较巩固,社会较为稳定,是中国历史上长达800年之久的第一个辉煌的著名王朝。从石鼓山三号墓葬出土的这两件青铜器禁,可以看出西周王朝早期重视反腐败的教育与斗争。
西周青铜器“禁”是什么?《仪礼·士冠礼》记载:“两庑有禁”。汉末经学大师郑玄注:“禁,承尊之器。”“禁”使用是有严格等级的。《礼记·礼器》:“天子诸侯之尊废禁,大夫士标禁。”
“禁”的形状怎样?郑玄注:“棜,斯禁也。谓之棜者,无足有似棜。大夫用斯禁,士用棜禁,如今方案,隋长局高三寸。”又《仪礼·乡射礼》“席主人于阵阶上西面,尊于宾席之东,两壶斯禁。”郑玄注:“斯禁,禁切地无足者。据此,石鼓山三号墓葬出土的两件铜禁无足,确切地说,应取名“棜”。
可见,西周青铜器“禁”是西周前期的承酒器,是贵族在祭祀、宴飨时摆放卤、尊等盛酒器皿的似几案的器具。放置酒器的几案为什么会被称作“禁”呢?对此,及青铜器禁的形制,古代文献及人们一直众说纷纭。郑玄注中解释:“名之为禁者,因为酒戒也”。这一解释确有道理。
饮酒,能祛湿祛怯助胆助勇,利于战争中鼓舞将士勇气;酒要在祭祀、宴飨等国家的重大场合中使用。宴飨亦作“宴享”,当时指古代帝王饮群臣、国宾。《国语·周语中》:“亲戚宴飨,则有肴烝。”《后汉书·礼仪志中》:“每月朔岁首,为大朝受贺……百官受赐宴飨,大作乐。”但是,饮酒又不能失度,酗酒易使人忘乎所以,挑战法则,滋生腐败。
“禁”字有禁戒饮酒之意。相传禹是中国历史上最早以身作则禁酒的帝王,“女令仪狄作酒而美,进之禹,禹饮而甘之,遂疏仪狄而绝旨酒,曰:后世必有以酒亡其国者夏商的两代末君都是因为酗酒腐败而引来杀身之祸而导至亡国的。从史料记载及出土的大量酒器来看,夏商二代统治者饮酒的风气十分盛行。夏桀“作瑶台,罢民力,殚民财,为酒池糟纵靡靡之乐,一鼓而牛饮者三千人”。夏桀最后被商汤放逐。商代贵族的饮酒风气并未收敛,反而越发沈缅于酒。据说商纣王饮酒七天七夜不歇,“以酒为池,县(悬)肉为林,使男女裸相逐其间、为长夜之饮。不理朝政,听信奸言,祸国殃民,终于走向灭亡。
西周早期的统治者、政治家,以“德”“仁”著称提出“敬天”“天命靡常,唯德是辅” “以德配天”“敬德保民”“明德慎罚”等指导思想,而灭商建国。西周认真总结前朝教训,倡导“仁政”“德”“孝”,坚决禁止周人酗酒等。《尚书》是我国流传至今、历史最为久远的一部先秦文献和政史论文的汇编,是研究夏商周政治活动的第一手文献资料。其中的《酒诰》是西周发布的我国最早的禁酒反腐令。《酒诰》,原本为著名政治家周公劝导、命令初封为卫国诸侯王的小弟康叔(姬封)去卫国宣布戒酒的告诫之辞,劝导他到朝歌要治理好国政,革除酗酒恶习。在当时,《酒诰》提出的思想和措施,产生了极大的社会效果和影响力。《酒诰》指出:“庶群自酒,腥闻在上,故天降丧于殷”。在周公看来,商纣之亡国,与夏桀亡国有极为相似的历史原因,那就是酗酒丧德。《大戴礼记·少闲》云:“桀不率先王之明德,乃荒耽于酒,淫佚于乐,德昏政乱……。周公极客观地肯定了成汤到纣王之前的商代先王,认为他们以国事为重,办事勤恭谨慎,“不敢自暇自逸,矧曰其敢崇饮?到商王时“惟荒湎于酒”,远胜于夏桀,“酒池肉林”等,以至于国沸民怨自取灭亡。总结这样的历史教训周公提出:“戒缅酒“无彝酒”,意坚决戒除沉湎于酒、不可经常喝酒;“饮惟祀”,只有祭祀、为父母、老人祝福时,才可以适量喝酒;“德将无醉”即饮酒要有节制,讲道德;“执群饮”群饮,汝勿候。尽执拘以归于周,予其杀!即对于那些聚众饮酒的人,押解京城处以死刑;不照禁令行事执法者,同样治以死罪;“定辟、汝刚制于酒”,即定立法规,必须严格遵守关于酒的法规。最后周公恳切地告诫“封,汝典听联毙。勿辨乃司民于酒”,意一定要要记取和思考历史教训,不要让官吏和人民沉湎于酒!《酒诰》中关于禁酒的思想和措施,成了中国几千年来禁酒的基本主导思想,成为后世人们引经据典的典范。
由此可见,西周禁酒主要是出于借鉴历史的教训,并着重针对当权的各级官吏而提出的要求,也并非彻底禁绝喝酒。
《酒诰》成文于周公平叛后。《尚书》说:“周公摄政,一年救乱,二年克殷三年践奄四年建侯卫,五年营成周,六年制礼作乐,七年致政成王。”由于周公躬亲政事,对殷商败亡的历史教训感受最为深刻,因而在分封康叔去商朝旧都朝歌的时候,特意写下了这篇《酒诰》。
周公考虑禁酒问题站得高,进一步巩固周代政权基础的根本大局出发,想到了深层次的问题,注重解决意识形态和社会教化的规范问题,即社会大文明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说,《酒诰》不仅是西周关于禁酒的一件法令,也是伟大政治家周公进行制礼作乐的一个理论探讨,是中国有史以来第一个较完整的国家典章制度的思想基础
作于西周时期的刑书《吕刑》告诫诸侯和官吏,在审理案件时一定要公正廉明,不要徇私舞弊,不要贪财受贿,不要敲诈勒索。若有此不端的行为将会受到五刑的严厉惩罚。
西周初中期,在全国实施这些严厉的禁酒措施,酗酒的风气有所敛。有专家研究后指出,“这点可从出土的器物中,酒器所占的比重减少得到证明”。
在人们普遍认识到酗酒腐败的情况下,出现了铜禁。当时,鼎等青铜器为国家权威的象征,为了警示各级当权者不要酗酒腐败、祸害国家与民众,特意宝鸡一带地方“发明”制作了似案台的能承放酒器的青铜器具;并且为了进一步彰显禁酒法令的权威,又特意将这一青铜器具取名为“禁”
铜禁的出现看来是件禁酒反腐的大好事。为什么会出现出土西周铜禁数量少,并且以后会绝迹的现象呢?笔者认为,这可能与当时规定铜禁的等级有关。《礼记·礼器》:“天子诸侯之尊废禁,大夫士棜禁《礼记·玉藻》:“大夫侧尊用棜,士侧尊用禁。”这就是说,禁只有较低级的大夫、士使用。这种严格的等级实际是难以行得通的。谁愿意使用这被人不起的器物呢!笔者认为,正是铜禁的这些使用等级,可能是它不愿被推广使用以至以后绝迹的重要原因。因此现在铜禁出土量极少。
石鼓山三号葬出土的大型“禁”是长方体器座,四侧面正中饰直棱纹,直棱纹外饰夔龙纹长方形边框。禁底为空,禁顶饰以雷纹作地的夔龙纹边框,框内素面,恰好放置下出土时在其上的青铜。夔龙均昂首,阔嘴,上下唇外翻,圆目,曲体,卷尾,极为威武,威严。夔,是神话中形似龙的兽名,近似蛇,多为一角、一足、口张开、尾上卷。此纹饰盛行于商和西周前期。西周的夔纹身长,通常作成二方连续纹样。夔龙纹雷纹,是取凶猛神兽以表警示之意。这样的造型、纹饰,既反映了西周的制造技艺和惊人智慧,又突出了禁酒、反腐败的主题,体现了西周王朝的反腐意志、反腐决心。
发掘时发现在铜禁上面放着彝、、尊、爵等酒器,以及一件小型的青铜禁。笔者认为,这些重件青铜器,可能是这西周贵族户氏墓主人地位或荣耀的象征。并非单是墓主人生前嗜酒,将喝酒用的器具和警戒饮酒者的铜禁放在一起,是墓主人当时比较矛盾的心理。这批青铜器组合完整、器形巨大,能容装的酒肯定会不少,墓主人及家庭酒量再大,也一次喝不了这么多酒。因此,笔者推测大型“禁”,可能是此墓主人祭祀、宴飨等重要场合使用的器具;小型的禁,是墓主人个人日常生活中使用的器具。
总之,从宝鸡石鼓山三号墓葬出土的铜禁与周公《诰》,我们看出周人特别西周早期的理智、智慧,与对禁酒、反腐败这一重大社会问题的关注。西周早期重视防腐反腐,与措施之细之具体,其思路之正确,值得我们今人借鉴
(选自岐山周文化研究会编辑组编印的《凤鸣岐山》第十七期)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