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寻根天地 > 学术研究 >

从《尚书·吕刑》中看司法要公正适当

浏览: 次 作者:刘彪 日期:2020-05-22 16:52

 

司法要公正适当,这是关乎社会和平稳定的大事也是社会长治久安的一种必须的国策。
可以说有人的地方,就有组织。有组织就必然形成一个集体。而集体的存在把所有人拉进一个具备各种组织观念和各种组织范畴中,从此我们每一个人不是原本的自然人,我们都成为一个个社会人。
社会本就是一个大集体,维护社会稳定的无非两个方面,道德层面和法律层面。但是建立在社会层面上的道德和法律都是以社会组织原则为基础的。可以说维护社会稳定维护社会和谐,司法公正适当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司法公正适当是社会公平正义的重要方面。
公平正义是这个社会的一颗魂灵,统摄着整个社会。也最大程度地渗透到社会的各个层面,灌输在我们每一个人的身心。古人们一直以来重视社会公平正义的问题。《尚书·吕刑》中一个最大的亮点就是阐述这个问题的。
(一)
王说:“啊,谨慎啊!诸侯国君以及同姓官员们,对我的话要多多戒惧,我重视刑罚,有德于老百姓的也是刑罚。如今上天扶助老百姓,你们是在下面作天之配。应当明察一面之辞,老百姓的治理,无不在于公正地审理双方的诉讼词,不要对诉讼双方的诉词贪图私利啊!狱讼接受贿赂不是好事,那是获罪的事,我将以众人犯罪来论处这些人。永远可畏的是上天的惩罚,不是天道不公平,只是人们自己终结天命。上天的惩罚不加到他们身上,众民就不知有美好的政治在天下了。”
王说:“啊!子孙们,从今以后,我监察什么呢?难道不是行德吗?对于老百姓案情的判决、要明察啊!治理老百姓要运用刑罚,使无穷无尽的辞合于五刑,都能公正适当,就有福庆。你们接受治理我的好百姓,可要明察这种祥刑啊!”(《尚书·吕刑》)
这里的王指的就是周穆王,《吕刑》实际上是吕侯为相时候修正制定的一系列刑法。周穆王重视刑罚,一方面因为刑罚对老百姓来说是有德的。意思是说公正适当的刑罚是执政者德行的表现,也是老百姓生命财产最大的保证。另一方面公正适当刑罚也是上天的旨意,是神圣的,是不可违背的。上天是有好生之德的而且上天一直以来是扶助老百姓的,我们这些执政者只是按照上天的旨意办事,我们是在做着“天之配”的事情。让老百姓体察出我们的执法是合理的,司法是公正的。
周穆王已经将司法公正适当引向上帝旨意的高度,可见周朝统治者非常重视民生,重视社会的和平稳定,重视众生的幸福美好。在我看来公平正义正是成就社会和平稳定的重要力量。
(二)
历史已经掀开了新篇章,两千年以后的今天人们更加关注司法公正适当了。我们不得不承认社会在发展,人类在不断地进步,人们普遍的思想觉悟水平在提高。
当今社会人们面对着比古人多出几倍几十倍几百倍的社会问题和人生问题。经济大潮中各种利益诉求,各种利益纷争层出不穷。各个利益集体,利益单位以及我们每一个人的切身利益都在跟外界发生这样那样的摩擦。我们要活得平安幸福快乐,最起码我们自身的利益不要遭遇过分过大的损失,我们每一个人实际上都在维护着这个社会的和平稳定,都在尽自己最大的理解和同情造福这个社会,造福整个人类。
利益纠纷不能单纯靠道德素养水平来完成。而是靠这个社会的司法体系。只有社会司法体系完善完整,司法做到公正合理适当,才能够保障大多数人的切身利益,才能维护这个社会的公平正义,最终才能构建出一个和谐稳定的人类社会。
习近平总书记非常重视这个问题,在他的治国理政经验中,司法公正己经是这个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他指出:“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必须坚持公正司法。公正司法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如果人民群众通过司法程序不能保证自己的合法权利,那司法就没有公信力,人民群众也不会相信司法。”
2012年12月4日,在首都各界纪念现行宪法公布施行三十周年大会上,习近平强调,我们要依法公正对待人民群众的诉求,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感受到公平正义,决不能让不公正的审判伤害人民群众感情、损害人民群众权益。
2014年1月7日,在中央政法工作会议上,习近平表示,促进社会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核心价值追求。从一定意义上说,公平正义是政法工作的生命线,司法机关是维护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政法战线要肩扛公正天平、手持正义之剑,以实际行动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让人民群众切实感受到公平正义就在身边。
2015年3月24日,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一次集体学习时,习近平谈到,深化司法体制改革,建设公正高效权威的社会主义司法制度,是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举措。公正司法事关人民切身利益,事关社会公平正义,事关全面推进依法治国。要坚持司法体制改革的正确政治方向,坚持以提高司法公信力为根本尺度,坚持符合国情和遵循司法规律相结合,坚持问题导向、勇于攻坚克难,坚定信心,凝聚共识,锐意进取,破解难题,坚定不移深化司法体制改革,不断促进社会公平正义。
习总书记结合现实社会,结合现实人生给予司法战线上的每一个人一次次推心置腹的教导也从司法角度上殷切关注众生的命运和福祉。体现了司法公正的重要性和必要性。
(三)
怎么做到司法的公正适当呢?《吕刑》中也有答案。现实社会也有答案。“原告和被告都来齐了,法官就审查五刑的讼辞如果讼辞核实可信就用五刑来处理。如果用五刑处理不能核实,就用五罚来处理如果用五罚处理也不可从,就用五过来处理。五过的弊端是:法官畏权势,报恩怨,谄媚内亲,索取贿赂,受人请求。发现上弊端,法官的就与罪犯相同,你们必须详细察啊!
根据五刑定罪的疑案有赦免根据五罚定罪的疑案有赦免的,要详细察实啊!要从众人中核实验证,审理案件也要有共同办案的人。没有核实不能治罪,应当共同敬畏上天的威严。”(《尚书·吕刑》)
周穆王的“五刑”“五罚”“五过”是层层递减的。有着体恤民情的意思。更重要的目的是定罪量刑方式方法是尊重客观事实,要以事实为根本,以法律为准绳。严惩执法人员的目的也是维护这个社会的司法公正和社会的公平正义。
今天的法律专家也给出答案。公正司法,关键在于法院有独立审判权。中国社科院荣誉学部委员李步云表示,所谓社会的公平正义,第一道关是立法,第二道是执法,第三道是法律监督,即检察院、宣传部、审计系统,最后一道才是将矛盾移交到法院,通过司法解决。因此,相对立法、执法与法律监督,司法处的裁决是最后一道防线,公正司法对于维护社会公平正义起关键作用。
公正司法,关键在于法院审判的独立,即其他人不能干预,独立行使审判权,按照法律来办事。同时,检察院可以监督,但是最后仍由法院说了算。
(四)
我们不难看出司法公正适当是人类社会的一个重大话题。自从人类构建社会以来,司法的公正适当是人类反复遇到的问题,也是反复讨论的问题。司法制度是任何社会形态中都具备的一项基本制度,因为它关乎众生的生存,关乎社会的和谐稳定。
当习总书记将司法公正定义为这个社会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时,可见当今社会的司法公正面对巨大的挑战以及肩负的这个社会和谐稳定的神圣责任。
司法公正绝不是空穴来风,是关乎到我们每一个社会公民的。因为关乎到我们每一个人最最切身的利益。
我们学习周文化,缅怀西周社会是因为周时代的先人们已经创造了醒目的文化内容。就比如《尚书·吕刑》的刑罚一样,会传播万代的。
周文化是孔子一生致力于学习和传播的文化,孔子不愿被历史的涛浪所埋没。尽管处在马蹄声声的春秋战国时期但是构建一个和谐美好的社会一直是自己的梦想。西周的政策,周文化的神秘以及巨大用途在他的脑海中留下深刻的烙印。
(转载于岐山周文化研究会《凤鸣岐山》第十七期。作者简介:刘彪,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1986年上陕西凤翔师范学校,当过十年凤翔县乡村教师,下海二十年,游荡了很多地方。自费出版一本诗集《真善美》
附《尚书·周书·吕刑》全文:
吕命穆王训夏赎刑,作《吕刑》。
  惟吕命,王享国百年,耄,荒度作刑,以诘四方。王曰:“若古有训,蚩尤惟始作乱,延及于平民,罔不寇贼,鸱义,奸宄,夺攘,矫虔。苗民弗用灵,制以刑,惟作五虐之刑曰法。杀戮无辜,爰始淫为劓、刵、椓、黥。越兹丽刑并制,罔差有辞。民兴胥渐,泯泯棼棼,罔中于信,以覆诅盟。虐威庶戮,方告无辜于上。上帝监民,罔有馨香德,刑发闻惟腥。皇帝哀矜庶戮之不辜,报虐以威,遏绝苗民,无世在下。乃命重、黎,绝地天通,罔有降格。群后之逮在下,明明棐常,鳏寡无盖。
  皇帝清问下民鳏寡有辞于苗。德威惟畏,德明惟明。乃命三后,恤功于民。伯夷降典,折民惟刑;禹平水土,主名山川;稷降播种,家殖嘉谷。三后成功,惟殷于民。士制百姓于刑之中,以教祗德。穆穆在上,明明在下,灼于四方,罔不惟德之勤,故乃明于刑之中,率乂于民棐彝。典狱非讫于威,惟讫于富。敬忌,罔有择言在身。惟克天德,自作元命,配享在下。”
  王曰:“嗟!四方司政典狱,非尔惟作天牧?今尔何监?非时伯夷播刑之迪?其今尔何惩?惟时苗民匪察于狱之丽,罔择吉人,观于五刑之中;惟时庶威夺货,断制五刑,以乱无辜,上帝不蠲,降咎于苗,苗民无辞于罚,乃绝厥世。”
  王曰:“呜呼!念之哉。伯父、伯兄、仲叔、季弟、幼子、童孙,皆听朕言,庶有格命。今尔罔不由慰曰勤,尔罔或戒不勤。天齐于民,俾我一日,非终惟终,在人。尔尚敬逆天命,以奉我一人!虽畏勿畏,虽休勿休。惟敬五刑,以成三德。一人有庆,兆民赖之,其宁惟永。”
  王曰:“吁!来,有邦有土,告尔祥刑。在今尔安百姓,何择,非人?何敬,非刑?何度,非及?两造具备,师听五辞。五辞简孚,正于五刑。五刑不简,于五罚;五罚不服,正于五过。五过之疵:惟官,惟反,惟内,惟货,惟来。其罪惟均,其审克之!
  五刑之疑有赦,五罚之疑有赦,其审克之!简孚有众,惟貌有稽。无简不听,具严天威。墨辟疑赦,其罚百锾,阅实其罪。劓辟疑赦,其罪惟倍,阅实其罪。剕辟疑赦,其罚倍差,阅实其罪。宫辟疑赦,其罚六百锾,阅实其罪。大辟疑赦,其罚千锾,阅实其罪。墨罚之属千。劓罚之属千,剕罚之属五百,宫罚之属三百,大辟之罚其属二百。五刑之属三千。
  上下比罪,无僭乱辞,勿用不行,惟察惟法,其审克之!上刑适轻,下服;下刑适重,上服。轻重诸罚有权。刑罚世轻世重,惟齐非齐,有伦有要。罚惩非死,人极于病。非佞折狱,惟良折狱,罔非在中。察辞于差,非従惟従。哀敬折狱,明启刑书胥占,咸庶中正。其刑其罚,其审克之。狱成而孚,输而孚。其刑上备,有并两刑。”
  王曰:“呜呼!敬之哉!官伯族姓,朕言多惧。朕敬于刑,有德惟刑。今天相民,作配在下。明清于单辞,民之乱,罔不中听狱之两辞,无或私家于狱之两辞!狱货非宝,惟府辜功,报以庶尤。永畏惟罚,非天不中,惟人在命。天罚不极,庶民罔有令政在于天下。”
  王曰:“呜呼!嗣孙,今往何监,非德于民之中,尚明听之哉!哲人惟刑,无疆之辞,属于五极,咸中有庆。受王嘉师,监于兹祥刑。”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