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寻根天地 > 学术研究 >

周文化的核心特质与当代价值浅探

浏览: 次 作者:高强 日期:2019-06-01 17:31

 

       周王朝是中国历史上统治时间最长的王朝,周文化是中国文化的重要来源之一,而周礼在周文化中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探索周文化的核心特质,有利于认识周文化特别是周礼文化的当代价值,更好地传承周文化特别是周礼文化。本文仅就周文化的核心质与当代价值作简要论述。
一、周文化的核心特质
周文化的核心特质是“厚德载物”与“制礼作乐”。周人尊祖敬德,“敬德保民”。《周易》曰:“厚德载物”《诗经》云:“有孝有德”。陕西宝鸡出土的有“德”字铭文的西周青铜器共计29件,其中不乏毛公鼎、大克鼎、大盂鼎、何尊、墙盘、散氏盘、迷盘、迷鼎这样的国宝重器。周人的伦理道德建立在血缘宗法制的基础之上,与礼乐制度相辅相成,构成了周文化的核心特质。
周人的兴起、周朝的建立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德,以德服人。据《史记·周本纪》记载:周人先祖后稷“好耕农”,“有令德”。公刘“百姓怀之,多徙而保归焉”。古公亶父“复修后稷、公刘之业,积德行义,国人皆戴之。当古公欲传位于小儿子季历时,其长子太伯和次子虞仲不争不抢,主动避让,去了吴地,是为“太伯奔吴”。季历即位后“修古公遗道,笃行仁义,诸侯顺之。”季历的儿子文王“遵后稷、公刘之业,则古公、公季之法,笃仁,敬老,慈少。”是周人美德的集大成者。文王礼贤下士,伯夷、叔齐、太颠、鬻子、辛甲、散宜生、姜子牙等贤士皆归之。关于文王有德有两个古代传说的故事为证,一个是“虞芮之争”,另一个是“灵台葬骨”。
古虞国在今山西平陆一带,古芮国在今陕西省大荔县、山西省芮城县一带,虞国和芮国两国交界处为了一片土地争执了好久,始终没有结果。本来像诸侯国之间发生领土纠纷理应去找“顶头上司”商纣王才对,但虞芮两国国君没有这样做。他们听说西伯昌有德,处事公正,就派人赴周原请西伯昌裁决。虞芮两国的代表进入周的地界,就发现周人“耕者皆让畔,民俗皆让长”,一派和谐景象。虞芮之人看到此情此景,羞愧难当相谓曰:“吾所争,周人所耻,何往为?祗取辱耳。”于是返回本国,将争议之地作为闲田,称之为“闲原”。这块“闲原”在今山西省平陆县境内,“闲田春色”为平陆县八景之一。
灵台位于今西安市长安区秦渡镇北的平等寺据传说在修建灵台地基时,曾挖出堆白骨。指挥施工的官员向文王汇报,文王说:“做口棺材,把他们移葬到别处去吧。”那位官员不以为然地说“这都是些无名无主的尸骨,何必劳心费力,随便丢到哪里算了。”文王听后很严肃地说:“拥有天下者就是天下共主,拥有一国者就是一国之主。既然遗骨是从我们周的土地上挖出来的,我就是他的主人,怎么能说无主呢?”文王下令妥善安葬遗骨。这件事情传出去以后,天下百姓无不深受感动,纷纷称赞文王的仁慈,“西伯的恩泽尚且能惠及到枯骨,何况是活着的人呢?”所以天下百姓都来归附周文王。出现了周人尚未伐纣,天下尚未归周,天下人之心已经归周了。难怪“密须之民,自缚其主,而与文王。”也就出现了牧野之战时,纣王大军会临阵“倒戈以战”
周公是周人的另一位道德典范。周公是文王之子,他辅佐其兄武王伐时灭商,建应西周政权。武王死后,成王年幼,周公摄政,平定管蔡霍“三监”之乱,营建东都洛邑,继续分封诸侯,巩固西周统治,然后还政于成王。周公“一沐三握发,一饭三吐哺”,求贤若渴,礼贤下士,勤政为民。曹操曾赞叹道:“周公吐哺,天下归心。
周公制礼作乐,提倡“明德慎罚”,建立礼乐制度,因而被尊为儒学鼻祖。
礼是什么?礼乐文化从物质层面上看是行使礼仪的器物,从制度层面上看是礼仪制度,从精神层面上看是等级观念。礼乐文化有以下作用。
其一,礼是区别人类与禽兽、文明与野蛮的标志。《礼记·冠义》:“凡人之所以为人者,礼义也。”《礼记·曲礼》:“鹦鹉能言,不离飞鸟。猩猩能言,不离禽兽。今人而无礼,虽能言,不亦禽兽之心乎?……是故圣人作,为礼以教人,使人以有礼,知自别于禽兽。”可见礼有文明性、进步性
其二,礼是等级制度和统治秩序的体现。《礼记·曲礼》:“夫礼者,所以定亲疏,决嫌疑,别同异,明是非也。”就是说礼乐制度的宗旨在于区别亲疏、嫡庶、尊卑、贱,在于通过从衣、食、住、行等方面对不同身份等级的人做出不同的规定,从而构建一个尊卑有别、各安其位、各守其礼的稳定的社会秩序。可见礼有不平等性。
其三,礼是社会活动和人际交往的准则。《礼记·曲礼》:“道德仁义,非礼不成。教训正俗,非礼不备。分争辨讼,非礼不决。”可见礼有一定的强制性。周代盛行宗法制,没有成文法,礼起着法的作用,周礼实际上就是周法。
礼的内容极其丰富,《中庸》里有“礼仪三百,威仪千”的说法。《周礼·春官·大宗伯》将周礼分为吉、凶礼、军礼、宾礼、嘉礼五类,具体内容主要收录在《仪礼》、《周记》、《礼记》三部书里,合称为“三礼”。
二、周文化的当代价值
周文化的历史价值无疑是巨大的,对人类社会发展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在今天,周文化仍然具有重要的当代价值。周文化既具有显性价值,可以作为旅游资源进行开发,产生经济效益,又有隐性价值,可以作为文化软实力的基础,产生社会效益,而后者更为重要。“文化是民族的血脉,是人民的精神家园。”“文化实力和竞争力是国家富强、民族振兴的重要标志。”周文化是中国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源泉,是中国综合国力的重要组成部分。
周文化既属于过去,也属于现在和未来。周文化作为优秀传统文化深深地影响着我们,已经印刻在我们的头脑中,渗透进我们的血液里,表现在我们的言行上。择大者言之,“自强不息、厚德载物”、“一言九鼎”、“和而不同”的精神就是周文化的精华。周文化蕴含着讲仁爱、重民本、守诚信、崇正义、尚和合、求大同的精神内涵。这正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传统文化基源。陕西宝鸡城市精神表述语里的“祟德尚礼,和谐包容”就是对周文化的继承与弘扬。择小者言之,西府人爱吃的臊子面实际上是周礼中扶风脤膰礼的遗存。相传周文王时期小麦稀罕,小麦面是难得之物,而臊子面就是周文王发明的,将小麦面细面条和肉做成美食,与大家分而食之。等到周公制礼的时候,对远古的施财与众的习惯加以改造,这就形成了脤膰
人类目前面临的种种问题可以归纳为三大矛盾:人与自然的矛盾;人与人的矛盾;人自身的矛盾。我们可以从周文化之中找到一些化解或者缓解这些矛盾的重要启示
第一,缓解人与自然的矛盾。人类自以为是“万物之灵长”,无所不能,误以为凭借自身发达的科学技术,定能够征服自然。事实证明人类错了,人类无法征服自然,主宰自然,只能认识自然,尊重自然,保护自然,善待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周文化强调“顺天应时”、“天人合一”,利于缓解人与自然的矛盾
第二,缓解人与人的矛盾。人与人的矛盾较之人与自然的矛盾更复杂、更尖锐,它不仅有个体与个体(自我与他人)之间的矛盾,有个体与群体(自我与社会)之间的矛盾,还有群体与群体(国家与国家、民族与民族)之间的矛盾。中国传统文化的最高理想是“中庸”、“和”,是“万物并育而不相害,道并行而不相悖”。费孝通先生用“人各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来概括这种理想。
第三,缓解人自身的矛盾。人自身的矛盾指的是个体内心深处的矛盾,是中国人所说的善与恶的冲突,是西方人所说的天使与魔鬼的冲突。西方文化解决这个问题的主要方法是宗教慰藉和心理治疗,借助的是外部力量。中国传统文化解决这个问题主要靠的是自身的力量,即“修身克己”。“修身克己”就是“向善改过”、“清心寡欲”,就是加强自身道德修养,克服自身弱点,抑制自身贪欲。
人类要想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就必须克服自身弱点,抑制自身贪欲。人类不应该禁欲,也不应该纵欲,而应该节欲,这正是周文化的题中之义。老子说:“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见素抱朴,少私寡欲。”庄
子说:“知足者,不以利自累也。”孔子说:“富与贵,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处也。”孟子说:“养心莫善于寡欲。”我们应该好好思考学习先哲们的智慧,从周文化特别是周礼文化中吸取思想精华,指导我们的社会生活实践,必将大大受益。
 
注:本文原载2017年5月22日《宝鸡日报》第4版,作者高强。本刊转载时文字略有改动,特此说明并向作者致谢!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