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本会要闻 > 康氏要闻 >

康献堂会长赴河北涉县、山西黎城寻亲联谊侧记

浏览: 次 作者:康心健 日期:2020-08-27 09:56

    康献堂会长十几年来致力康氏文化研究、开展宗亲联谊、组织编印《抗日烽火中的康家人》和寻访、慰问健在抗战老兵,大力弘扬康氏优良家风,特别是积极倡导并率先投资建设古卫国康氏文化苑的执着精神和无私奉献,赢得了康氏宗亲的广泛赞誉和由衷敬爱。许多宗亲都说,献堂会长为家族事和康家人,真可谓殚精竭虑,不遗余力。近日,他得知河北涉县马布村发掘出土了清代廉吏康杰(并称是乾隆年间进士)墓葬的消息,觉得这又是一个弘扬优良家风的好范例,便不顾酷暑炎热,于2020年8月3日驱车千余里赶到马布村实地考察,与康杰直系后人和当地宗亲进行联谊,4日又顺道前往毗邻的山西黎城县,与那里的康氏宗亲座谈联谊。他用自己的辛苦与付出,让两地康姓人深切体验了康姓一家亲的真挚情谊,感受了他炽热的满腔家族情怀。

献堂会长是7月23日在去山东采购文化苑建设木材途中得知涉县马布村此消息的,他当即将信息发送给研究会人员,指示通过认识的河北宗亲,想办法与涉县马布村宗亲取得联系,了解具体情况。从山东回到南阳,他就根据已知信息与邯郸宗亲康明正、康宝琦、涉县宗亲康金铁等联系,商定了这次行程。8月3日上午8时,献堂会长带着记者和相关人员一行四人,驱车从南阳出发,入京珠澳高速北上疾驰。中途只在原阳服务区稍停,用过午饭,继续前行。下午3时许,抵达邯郸博物馆(原址)。康明正宗亲已提前与博物馆馆长马小青相约在办公室等候,马馆长把献堂会长一行引进会议室,详细询问此行考察的目的和具体安排。献堂会长介绍了古卫国康氏文化苑的建设情况和布展设计,说明此行一是实地考察涉县马布村康杰墓出土文物,二是希望能从邯郸博物馆寻到有关古卫国及康姓人的文物、资料。马馆长热情告知会长:“约定今天和你们相见,就是因为马布村的考古发掘现场作业已经结束,考古队负责人与博物馆商定,今天前来移交发掘的文物,刚才还电话联系,马上就运到,大家可先睹为快;邯郸博物馆的文物也很有限,且新馆刚竣工,这里的文物正在分批转运、重新布展,待新馆开放后,欢迎各位前来参观,我也会留意有关古卫国和康姓人的文物资料,及时和你们交流沟通。”正说话间,文物仓库那边打来了电话,马布村出土的文物已运到 。马馆长带领大家穿过院子,来到大楼二楼的库房。满头大汗的考古发掘人员正在向仓库保管员移交刚运到的文物,马馆长叫着“常波”的名字向献堂会长介绍:“他叫常波,是这次马布村考古发掘工作队的领队。”又向常波介绍:“这是康氏文化研究会会长康献堂先生,为家族文化研究需要,专程从河南南阳赶来考察马布村康杰墓发掘现场。请你介绍一下发掘情况,让康会长先看一看带回来的文物。”还明显带着多日田野考古疲惫倦意的常波与献堂会长热情握手,对马布村康杰墓发掘过程作简单介绍后,就解开一个个装着文物的袋子向献堂会长展示。献堂会长也赶忙俯下身子,帮助解开袋子,把这些文物都展露出来:油灯、青砖、瓦当、滴水、螭龙、碗、棺上铁环、铜簪、钱币 ……常波说,康杰官至五品,且享敕封三代之殊荣,在当地影响较大,其墓早已被盗,随葬物品肯定流失不少。献堂会长一件一件地品鉴这些文物,思绪则穿越时空,沉浸在与康杰身上承传的康氏优良家风的对话之中,浑然不觉汗水已湿透衣衫。马馆长不禁感叹:“康会长看到康家的文物,真是情有独钟啊!”
  
献堂会长与常波交谈
 
因为明正宗亲早和涉县康金铁宗亲联系好,他已从县城回到老家在马布村等候,所以,看罢这些文物,4:15,献堂会长一行就告别马馆长等,由明正、宝琦前车引路,出邯郸,上高速,向涉县驶去。车子行过一段平原,穿过长达3900米的鼓山隧道,再经一段开阔地,就开始在连绵起伏的峰峦叠嶂间前行。龙虎路口,车子驶出高速,在蜿蜒的山村公路行进一段,停靠在北乱石岩村边。在路边等候的金铁宗亲与大家一一握手,引领各位先到他山村旧居稍事休息。村边溪水潺潺,村里巷道狭长,庭院连环,一片宁静闲适。金铁是2018年才从涉县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岗位退休的,北乱石岩村与马布村紧相毗邻,两村的康姓人同宗同祖,而且他退休后一直热心马布康氏源流探寻,康杰墓一开始发掘就十分关注,积极收集有关资料。他还向大家介绍,抗战时期村里驻有八路军,自家的三间石基坯墙小瓦房,就是129师后勤部负责人的住处,父亲和八路军也交往深厚,涉县到处都留有红色记忆。谈兴正浓,墙上挂钟的响声提醒大家,时已5:30,众人起身,金铁自驾车在前带路,领大家前往村外的康杰墓地。
康杰墓位于邯钢新迁项目的大片低洼空旷地的中心处。上午这里降雨,工地上的几台挖掘机当日都在休息,整整齐齐地停放在一起,地面上的坑坑洼洼里还留有积水。金鉄领着大家沿一缓坡处走下去,指着前面一簇人集聚的地方说:“那里就是康杰墓发掘处,今天来这观看的人少多了。”大家走近,才知集聚于此的人都是搞网络直播的,见来人多了,解说的声调更高。墓地上的“后土皇帝”碑犹在,这是康杰家族当初择地新建墓地的标志。金铁向献堂会长逐一介绍了这几座石砌墓的主人后,他们就一座一座顺着墓道走进去细心查看,希望能有所发现。在康杰祖父母墓道里,献堂会长指着横额上的“牛眠埊”三个字说:“这三个字寄托了先辈多少希望啊!”他抚摸着墓室两侧的竖立条石,仔细审视上面模糊难辨的文字,很想认出墓室门口的对联,然遗憾无果。他嘱咐金铁,方便时可请人拓出图样再作辨析。发掘现场散乱地堆有一团棺木,献堂会长走过去查看,凭自己的经验,断定这是柏木棺材,挑出有贴金标志的几小块木板,拼起来正是棺材的前回(档)。金铁告诉他,这是康杰的棺木,康杰后人把这些墓中的骨骸都分别收殓移葬到村里公墓,棺木就丢下了。闻之,他心有悲戚,拾起这几块木头说:“咱把它带回去,这是康家的文物呀!也得告诉康杰后人,要把这些棺木也埋到公墓里去,不能暴晒在外。”一直随人群旁观的两位老人闻此,也凑过来,指着旁边的一个塑料袋子对献堂会长说:“不光丢下了这些棺木,还丢有骨骸在那里呢!”他走过去,抻开袋子一看,不禁叹惋!经交谈,得知这两位老者也是马布村人,邯钢迁建项目工地聘他们在此照看场地,与墓地旁边的简易帐篷作伴已60多个日夜了,对康杰家族墓群的发掘和移葬过程,都清清楚楚。出于感激,缘于良俗,献堂会长当即掏出两张百元大钞,执意塞给他们一人一张:“感谢你们辛辛苦苦为康家看守墓地,这是康家人的一份心意!”此时,天色已晚,夜幕降临,大家带上几件值得收藏的物品,走出工地,来到公路上。由金铁开车带路,一起赶往马布村,去看望康杰直系后人,进一步了解马布康氏的生活状况及源流播迁脉络。
 
献堂会长在康杰墓群考察
 
车入马布村,已是家家灯火通明。但见村道路灯下,三五成群的村民乘凉闲聊,有的正吃着晚饭。车子在一个巷道口停下,大家一下车,在此等候的康家人就迎上来,打着应急灯引领大家穿过两条狭长的巷道,来到康杰直系后人康正元家。七十多岁的康正元行动不便,其夫人、儿子新平、儿媳和12岁的孙子森杰,全聚在正房,欢迎远道而来的康氏宗亲。正元见献堂会长还特意给他带有礼物,更感家族情谊深厚。他拉献堂会长坐到自己身边,让各位都围着小方桌坐下,便热情地拉起家常。他向大家介绍了家庭情况,讲了康杰留给家族的荣耀,特别清晰地记得小时候曾见过父亲悉心保管的四副皇帝敕封先辈的诏书,可惜在文革时被县里来的人收缴了,此后不知所归。献堂会长说:“先辈康杰为官清廉,体恤民情,得皇上敕封,如此恩荣也是康氏优良家风世代传承的典范,我们应该把他的事迹展示在古卫国康氏文化苑里。希望你们下功夫追寻一下,看能否找到这些珍贵的文物。”而后,转向新平说:“刚才我们在发掘现场听说,是你操心、出力移葬了先辈骨骸,精神可嘉!可为啥把出土的棺木丢下了?还有一些骨骸也留在现场?”新平回道:“当时只顾装殓骨骸,无意间忘掉了棺木。而丢下的骨骸不是咱康家坟墓里的,是邻近坟墓里挖出来的。”闻此,献堂会长和言劝导年轻人,先讲了“文王葬骨”的典故,然后说:“文王是咱康氏始祖康叔的父亲,康叔开创的崇德尚善家风,三千多年来康姓人世代相传。那些骨骸即使是异姓人家的,咱给他埋葬了也是积德行善之举呀!”言及于此,新平连声答道:“明白,明白了!您放心,我明天就办!”接着,大家就谈正元以上的世系字辈。正元只能说出自己父亲的名字,往上一概不知。新平说:“我父亲前几年得过脑梗,记忆力较差,很多旧事都记不得了。曾祖父以上的人我也不知道,我干脆去把两个叔叔叫来,他们能记得,而且还保存着世代相传的康杰灵牌哩!”金铁一直关注马布康氏的播迁繁衍,他介绍,马布康氏始迁祖讳道明是明代洪武年间从山西迁来的,他们北乱石岩村的一支是第八世兄弟中分居过去的,康杰是留在马布的其中一支十二世传人,到正元这一代是十九世,正元兄弟五人,他是老三,两个弟弟叫富元、所元。正说间,新平领着他的两位叔叔进屋,老五还手提装着康家世代敬奉的康杰夫妇灵牌的小布袋儿。金铁接过小布袋儿,取出灵牌,递给献堂会长恭敬端详,然后大家互相传瞻。木质灵牌为絳黑色,尺许高,上竖写“皇清诰授奉直大夫丁卯科举人江苏邳州知州考讳杰字超群号双峰府君(宜人显妣李太)神主”字样。金铁依据自己掌握的资料,加上正元三兄弟的记忆打捞,大致理出了康杰以下的字辈世系,再多就说不上来了。看到老一辈人对支系探源的浓厚兴致,新平提议,要弄清楚来龙去脉,还是去问一问会廷老人吧,他对咱马布康家的事知道得多。时已九点多了,新平立即与康会廷电话联系,对方回应,大家在村委会广播室座谈,那里宽敞、安静。离开之际,献堂会长热情地与正平全家合影留念,记录下宗亲情谊暖心的难忘时刻。

 
献堂会长在康正元家中座谈 
 
马布村无愧于涉县“巨村”之称。告别正元宗亲,大家在新平和他儿子森杰的引领下,走到村子主干道的停车处,又乘车前行三百来米,才在村委会大门外的小广场上停下来。会廷宗亲带大家走进村委会广播室,招呼各位坐定,便从书橱里取出一摞手写的家谱,摆到桌上,抽出一本与献堂会长、金铁一起查阅。会廷老人介绍,马布康氏始迁祖讳道明迁来的时间很明确,但不知原籍山西的具体地址,始祖以下三代单传,第四代才有称、平、斛、斗、满五兄弟,自此马布康氏散枝开叶,繁衍昌盛,康杰是长门称字股后人 ……说到这里,献堂会长欣然插话道:“这五位兄弟的名字很有意味啊!取名寄托着老一辈人的希望,更直接体现了康氏崇德尚善优良家风的传承。”会廷和金铁都说,马布康氏各股的世系大多已理清,只有斛字股和因康杰邳州任上沿途设驿站而分居各地的那些人难以追寻。献堂会长翻阅会廷老人亲笔书写的马布康氏各股谱牒,在钦佩赞赏其崇宗敬祖、无私奉献的家族情怀的同时,又提出有益建议,希望会廷、金铁等宗亲在现有基础上,进一步完善马布康氏家谱,并尽早付梓印刷,成书后赠送康氏文化研究会两部,以陈列于古卫国康氏文化苑的谱牒馆,供天下康氏人查阅,为其他支系寻根溯源提供参考。献堂会长还问及,网上报道康杰是“乾隆十二年进士”,可家谱中怎么不见记载?会廷和金铁都说,其“进士”身份未见明确记载,仅见《涉县志》记其“乾隆丁卯年举于乡,魁豫省”,不知网上报道依据什么?三人达成共识:谱当以信实传世,“进士”之说有待进一步查考,然当年“魁豫省”的成绩亦当为康氏之荣耀。
 
 
献堂会长与康会廷交谈
 
大家沉浸在热烈的讨论中,浑然不觉时已10:30,金铁歉意表示:“只顾探讨哩,这个时间还没吃晚饭。我提前在县城做好了食宿安排,咱们赶快走吧!马布康氏繁衍播迁的更多细节,我以后继续深入查考。”大家告别会廷、新平,金铁开车带路,会长一行紧随,在黑夜里向县城驶去。11时许抵达涉县旅游宾馆。宾馆餐饮服务人员显然等待已久,大家简单洗过,就入席用餐,待安排住下,已过午夜。尽管忙碌一整天,但谁也不觉累,因为这一天收获太大。
4日上午8:30,大家用过早餐,金铁宗亲就开车带着会长一行,参观涉县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八路军129师师部旧址和129师陈列馆。129师师部旧址位于涉县河南店镇赤岸村,当年刘、邓首长故居、太行军区司令部、北方局太行分局、晋冀鲁豫边区政府等也都在此地。大家沿着青石铺就的道路,行至“五家坡”,拾级而上,次第走进依山而建的四进小院,就可一睹当年刘邓首长等起居生活和运筹帷幄的旧居风貌。作战室的陈列介绍,1940年12月——1945年12月间,刘、邓和李达等首长在此指挥大小战役、战斗31000多次,抗击歼灭日伪军42万余人,收复县城198座。在刘伯承元帅当年宿办合一的房间,大家驻足良久,感慨尤深!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胸怀广阔,对这片土地也爱得深沉,2011年10月28日,刘伯承与夫人汪荣华的骨灰合葬于将军岭时,灵堂就设在这处旧居。而且,作为康姓人,此时也油然浮想联翩,会长与金铁谈起了元帅当年在护国讨袁的丰都之役的故事。攻城战斗中刘伯承不幸被流弹击中右眼,血流不止,无法继续指挥战斗,战场上舍身救助、后又秘密陪护他就医的人,还是一位康姓人——与元帅既是战友、又是川东老乡的巫溪县谭家坝康云程。金铁叹道:“这也是康姓人的荣耀啊!我得把这些资料收集起来,融入展览之中,彰显康氏文化精髓里的红色基因。”将近11时,大家结束参观。明正和宝琦先与各位告别,开车返回邯郸。献堂会长则决定,借此机会顺道前往毗邻涉县的山西黎城,看望那里的康氏宗亲。金铁开车把会长一行领到通往黎城的高速路口,下车与会长等握手话别,待会长的车子开动后才返回。
车子驶入高速快道,献堂会长就与黎城县洪井乡庄头村的康宽烈宗亲联系,让他找几位宗亲在村上等候,中午大家一起欢聚、座谈。黎城县位于晋冀豫三省交界地,素有“三省通衢”之称,又是太行山革命老区,与八路军129师结缘深厚。2014年,康氏文化研究会为纪念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面向全国康氏宗亲发起《抗日烽火中的康家人》征文启事,山西宗亲踊跃投稿,由此会长认识了庄头村的康宽烈宗亲,他在来稿里追忆了庄头村康家人勇于牺牲,积极支持和投身抗日的感人故事。此后,宽烈宗亲等又结伴来到河南南阳参加一年一度的中华康氏宗亲联谊会,更进一步加深了相互间的血脉亲情。因此,献堂会长前来涉县考察康杰墓发掘情况时,就计划挤出时间顺道看望黎城的宗亲,一是请他们进一步搜集当地康氏宗亲传承红色基因的感人事迹,二是了解黎城康氏的源流播迁情况。11:40,车子抵达目的地,在庄头村村委会大门口停下。大家下车,但见村舍整洁,绿树成荫,青山为郭。置身此境,献堂会长不禁感叹道:“当年抗战时,129师曾把这儿作为后方医院,几乎家家户户都住有伤病员,康森奇开酒坊为抗日政府巧筹经费,也为医院提供了消毒药品,康丕顺还为刘伯承师长的坐骑治过病,康老虎为保护八路军的弹药不被鬼子搜去而宁死不屈,最终壮烈牺牲,庄头村的康家人做过很多贡献啊!”少时,宽烈、乃庭、村支书文忠、县纪委原常务副书记润芳等宗亲相继赶到,他们热情地带会长一行来到村委会会议室,大家坐下来围绕庄头村的红色文化传承和康氏的播迁繁衍情况热烈交谈。宽烈表示,他仍在继续搜集、整理当地康姓人在革命战争年代的事迹,会尽其所能,做好此事。文忠介绍,庄头村康姓人居多,革命战争年代的光荣传统康家人世代传承。村党支部历任支书中康姓人最多,现在村里的党员,康姓人也占绝对多数,他们始终紧密团结,很好地发挥了先锋模范作用。谈到庄头村康氏的播迁繁衍,文忠说,村委会编印出了《庄头村村志》,里面对康氏家族情况作了介绍,寻根溯源仍在进行中,待理清脉络后再编写康氏家谱。献堂会长还应询介绍了古卫国康氏文化苑的施工进展情况。12:30,大家在会议室合影,留下献堂会长黎城之行的联谊纪念,然后一起驾车前往县城用餐。
 
献堂会长与庄头村宗亲座谈
 
午饭后,顾不得休息,献堂会长一行就在文忠等宗亲陪同下,驱车前往黎侯王陵及黎氏家族捐资建造的黎氏祭祖广场参观。会长细心查看了广场上神像柱的选材及雕刻工艺、长廊里的布展内容、记录宗亲捐建功德的铭文,步测了广场的大小,并深有感慨地对大家说:“慎终追远,寻根溯源,人之常情啊!黎氏在得氏始祖的陵地建祭祖广场,和我们在淇县建古卫国康氏文化苑,用心是一样的。”  近3时,文忠等宗亲把献堂会长送到高速路口,大家热情话别,相约再见有期。
 

 
献堂会长一行在黎氏祭祖广场参观
 
车入河南地界,天又下起雨来。驶过安阳,金铁宗亲打来电话,问询会长行程的同时,高兴地告诉他:“新平今天上午已经把康杰的棺木和丢下的那些骨骸掩埋了。”他欣然回道:“新平真是康家好后生,告诉他‘积善之家,必有余庆’,要多做光宗耀祖的事!”
天遂人愿,联谊圆满。返程雨伴,洗去一路疲劳,也平添些许惬意。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研究会服务号微信服务号

关闭

扫描二维码访问
康氏文化订阅号微信服务号